万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夫人快复婚吧,总裁又开虐了在线阅读 - 第二章 还没离婚呢,你也太着急了

第二章 还没离婚呢,你也太着急了

        宁煜行冷笑着:

        “你不配提她的名字,像你这种人,出轨也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好,既然你同意了,我也懒得再跟你浪费唇舌,我时间宝贵,不想再在你身上浪费一分,明天上午,民政局见。”

        这时,蒋柔突然跑过来:

        “不行,不能离婚,我不同意!你们想离婚,除非我死了!”

        “妈,很多事您不清楚,您就别管了。”宁煜行皱眉。

        蒋柔不管那套,直截了当道:

        “儿媳妇我只认蓝溪一个,别人都休想进宁家这个门,那个裴语晨你就别想了,她嫁过人了,在国外一定是过得不好才回过头来找你的,你堂堂宁氏集团总裁,怎么能被那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快醒醒吧,看看眼前人!”

        宁煜行无语:

        “眼前人我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妈,你不知道她......”

        他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蓝溪冷眼看着,原来,宁煜行也是个十足的可怜虫。

        “她怎么了?我这儿媳妇好得很,比那个裴语晨好一万倍,这两年我看得一清二楚,她对你一心一意,对我也恭敬孝顺。我现在就等着蓝溪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孙儿,你小子安分点,好好对待蓝溪,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我心脏不好,你可别气我,听到没?”

        宁煜行听着这些话,只觉得无比讽刺,什么一心一意,什么孙儿,那肚子里是有一个,可跟他毫无关系啊...

        他也是顾忌到母亲的身体状况,不好将蓝溪的所作所为直接说出来,无奈只能强忍着,但看向蓝溪的目光则更加嫌恶憎恨,恨她用手段蒙蔽了单纯善良的母亲,真真是可恶至极!

        “妈,集团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宁煜行拔腿就走。

        蓝溪和蒋柔说要出去送一下。

        两人在别墅大门口停住,蓝溪率先开口:

        “明早民政局见。”

        宁煜行转头扫了她一眼,冷笑着哼了一声。

        ---

        次日一早,民政局。

        蓝溪等了一上午,宁煜行都没有出现,她给宁煜行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终于打通了。

        可还没等她开口,电话里的宁煜行已经暴躁地吼道:

        “你这个女人还有完没完了?”

        蓝溪气得脑袋嗡嗡作响,她也不甘示弱,扬声道:

        “宁煜行,你有病吧?我等了你一上午,你还有没有点诚信可言?”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紧接着语气十分嘲讽:

        “蓝溪,我现在真的是对你刮目相看了,你倒打一耙的功力还真是深厚!难道不是你给我妈出的主意,让她把我们的结婚证藏起来的吗?没有结婚证,怎么离婚?你装模作样的给谁看?”

        蓝溪蒙了:

        “结婚证不是一直在你那里吗?我怎么可能让妈...喂,喂...?”

        还没等她解释清楚,宁煜行已经挂了电话。

        蓝溪现在是浑身有嘴都说不清楚。

        但,那也要说,不说岂不更不清楚了。

        一气之下,蓝溪只能去宁氏集团找宁煜行。

        结婚两年,她还一次都没有来过宁煜行工作的地方,宁煜行不喜欢她来,她便不来,现在反正都要离婚了,她不必再听宁煜行的了。

        “小姐,请问您找宁总什么事,有提前预约吗?”

        “我是他妻子,蓝溪,不用预约。”

        蓝溪说着直接推门进去。

        可一进门,便傻了眼,站在宁煜行面前的这个女人,竟然跟她长了一张一样的面孔。

        她整个人愣在了当场,连基本的呼吸都忘了。

        “这位就是蓝小姐吧?你好,我是裴语晨,很高兴见到你。”

        裴语晨一副大家风范,周身带着落落大方的贵女气质,恭敬有礼地朝着蓝溪主动伸出了手。

        蓝溪看着那手,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

        宁煜行一见到蓝溪,火气就蹭蹭直冒头顶,俊美的脸上难以掩盖对蓝溪的厌烦。

        “蓝溪,你是狗皮膏药吗?你到底要干什么?”

        蓝溪逐渐缓过神,此时此刻,不论是心底,还是眼底,都是一片的悲凉,听说是听说,眼下见到了,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心如死灰。

        自己,果然是个替身。

        “宁煜行,还没离婚呢,你也太着急了。”蓝溪笑容中带着一丝凄美。

        裴语晨看着蓝溪这张脸,有一瞬间的愣神,这张脸明明和自己很像,但奇怪的是又比自己美了很多。

        裴语晨眼中的嫉妒一闪而过,紧接着非常通情达理地温声解释:

        “蓝小姐一定是误会了,我是和宁总有一些业务上的往来,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

        宁煜行看向裴语晨,语气明显温和很多,那是蓝溪从未听过的温柔。

        “语晨,不必和她解释那么多,她不配。”

        “煜行哥,你别这么说,蓝小姐可是你的妻子。”裴语晨嗔怪了一句,并露出不悦的神色。

        “很快就不是了。”宁煜行说这句话时,是看向蓝溪的,眼神瞬间又变得冰冷起来。

        蓝溪的指尖都已凉透了。

        “藏结婚证的事我压根不知道,我没必要让妈藏这个,因为我跟你一样,都迫不及待地想赶快把这个婚离掉,多一秒我都觉得恶心难受,我现在就去找妈,把结婚证拿来,这样还能赶在民政局下班之前,把事办了。”

        宁煜行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蓝溪已经夺门而去了。

        裴语晨垂下眸,掩住了眼底的毒辣狠意,心里粗粗算了下时间,今天下午,也差不多了......

        宁煜行翻了翻合同,心烦意乱无法专注,想了想,还是略带歉意地对裴语晨温声道:

        “我得回去看看,省得她再搞出什么别的花样来,我先送你回去。”

        裴语晨心中一喜,正中下怀,忙道:

        “你这么忙,就别送我了,你要注意身体啊,不然我会担心。”

        说着已经拎起包朝外走了。

        她这般通情达理,让宁煜行更是心中愧疚,只想着未来一定要好好弥补。

        裴语晨从宁氏集团大楼出来后,没有回裴氏,而是去了一家私人医院。

        驾轻就熟地上楼,进了一间办公室,一进去就被一穿白大褂的男人紧紧搂进怀里,还没等说话,娇艳红唇便被对方狠狠吻住。

        直到吻到俩人上气不接下气,衣衫不整,从椅子上滚到了床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运动后,才有时间开始说话。

        “语晨,你一去找他,我心里就不舒服。”

        裴语晨坐在他腿上,娇笑着:

        “我不去找他,你将来哪有钱开这么大的医院,宁煜行这个人也就是长得好,其实不过是个人傻钱多的蠢货,哪比得上你有情趣,我回国后暗示他那么多次,他连我的手都不碰,真是个木头,

        他还蠢到把你当成他的好朋友,你给他做检查,骗他不能生育,他就信,真是蠢到家了!”

        郝日升推了推眼镜:

        “他虽然蠢,但做生意是把好手,你看宁氏集团现在的发展势头,已经今非昔比了。”

        裴语晨抱住郝日升的脖颈:

        “你就别嫉妒啦,他赚多少钱,日后还不都是你我的,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我们的计划非常顺利,宁煜行很快就会离婚,那个拦着路的老不死,以后也再也别想多管闲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