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府落魄?无所谓,夫人会出手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插手府中事物

第八章 插手府中事物

        苏简起床的时候懵了一瞬,她没有料到战磊会在,见他守在她身边,眼睛却时不时的看向她的白粥,她将白粥推到了战磊跟前。

        战磊吞咽了一口口水,艰难的摇了摇脑袋:“我吃了,嫂嫂就没得吃了。”

        “呵……不至于,一碗白粥而已。”苏简摸了摸战磊的脑袋,随即看向鹅黄:“今天一起来就看你心不在焉,也没有出口抱怨,看来我昨日的话你放在了心里,所以立刻就改变了?”

        “小姐……”鹅黄看向苏简,面色复杂:“小姐,要不我们还是赶紧出府吧。”

        “嗯?”好端端的怎么又提到了出府。

        战磊的注意力瞬间从白粥转移到了苏简身上,满面害怕,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扯住了苏简的衣袖:“嫂嫂别走。”

        苏简安抚的拍了拍战磊,随即看向鹅黄。

        四目相对,鹅黄将她的发现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苏简。

        苏简沉默了,许久之后,她叹了口气。看来将军府的形势比她想象的还要严峻,虽说她没有义务去管那些人的死活,也没有那么伟大,要帮着他们顿顿吃肉,但是她在这里生活!既然要好好生活,就不能只她一个人吃好饭,若是周围的人都吃不好,她的安稳日子必定不会长久。

        “去把丽娘找来,嗯……把那个熊瞎子,熊大,熊二,熊三和账房宋思齐也叫上,嘱咐他们带上府中账册。”

        院子里很安静,安静的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

        苏简不着急翻看别的账目,她只粗略的先看了看宋思齐的账本,越看她越是觉得心惊,即便是早对这个结果有所预料,但真的见到,她的眼皮不受控制的跳了跳。

        “月月支出,年年支出,全是入不敷出。”苏简说着话,看了看周围:“也是难为将军府还能遮风挡雨了。”

        苏简对战詹真的无语了,再一次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他。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做善事,真的可以不顾自身的去做。

        宋思齐惶恐,如今将军不在,苏简是府中权利最大的人,他需要解释,不能让苏简认为他做的账目有问题:“夫人,小的的账本没有问题,现在是将军不在,若是将军在,他一定会为小的证明。”

        苏简瞥了眼宋思齐没有说话,转而继续翻动别的账本。她之前听熊瞎子介绍,熊大熊二等人是负责庄子的,古代的庄子一般都是田地为主,她仔细的看了看田地的粮食产量,原以为……呵!看着那小的不能再小的数字,她唇角抽了抽:“府里到底有多少人?”

        丽娘上前一步:“府里伺候的婆子丫鬟一共有二十人,护卫有四十三人,三个庄子里的人加起来有八十七人。不过这些人里面,不算夫人和鹅黄,也不算小公子院子里的三人。”

        “也就是府内总共有一百五十五人。”

        “是。”

        “一百五十五人,守着年产量不过几百旦的粮食生活,开销,我倒是理解你们为何一整年都吃不上肉了。”苏简看向跟前的人,心下无语:“若什么都不做,任由你们继续下去,黑面馍馍又能坚持多久?”

        熊瞎子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丽娘欲言又止,但终究也没有说什么。

        院内一时陷入了沉寂。

        苏简默默的看着院子里的男女,全都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虽知道他们是羞于开口,但她看着,莫名有种她欺负他们的感觉,不能再沉默了。

        “昨日我让你将我买回来的肉全部做了,夜晚的时候我听到弟兄们的感谢声,但是那些肉分到他们手里,估计连油腥味都没有多少吧?”虽然是询问,但是苏简说的肯定。

        “夫人能分食物给我们,我们已经很感激了。”熊瞎子抬头,话语认真:“我们不敢嫌少。”

        “……”果真少了,哎!

        “夫人……”

        “停,我们直奔主题。现如今府内一百多号人,我也不可能把他们都叫到跟前来吩咐,就以你们几个为代表。我就只问你们,想不想每天都有肉吃。”说着话,苏简不由多看了他们一眼:“当然,指不定还能给自己适当的添置几件新衣。”

        丽娘猛然抬头,没有注意到熊瞎子等人听到话之后也都目光灼灼的看向了苏简:“夫人,嫁妆是您的。”

        “夫人是要将嫁妆拿出来救济兄弟们?”

        几乎同时响起的说话声让苏简话语一噎,他们都提到了她的嫁妆,看样子,他们的心底深处是在打她嫁妆的主意。这一刻,苏简庆幸她的决定是对的,果然不能独自一人过好日子,否则,危险迟早会来。

        丽娘见苏简沉默,以为苏简真的要拿出嫁妆,着急出声:“夫人,您的嫁妆不能动。若是将军知道了,不会放过我们的。”

        “对,我们虽然想吃肉,但绝对不能做对不起将军的事情。”熊瞎子斩钉截铁。

        苏简微微一顿,眼中光影闪动,他们又不动她的嫁妆了?

        “夫人,将军对我们有大恩,若是我们这些人还动了夫人的嫁妆,就太不是东西了。”熊瞎子再次开口道。

        苏简低了低眸,合着不动她的嫁妆是感念战詹,但是惦记她的嫁妆却也是因为战詹,毕竟若是府内打理有序,她又怎么会觉得府内“危险”,生存艰难??

        “谁告诉你们我要动我的嫁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