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诸天之焚诀成道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三年了,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吗

第三十五章 三年了,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吗

        峨眉山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是普贤菩萨的道场。此地成为一处胜景之后,来往的游人极多,随之而来的渺渺红尘,让修道者望而却步。

        所以峨眉山的佛寺道观也步了京城白云观的后尘,沦为了外门之地,只有外门凡俗僧道,而无真正的修道之人。

        言宽并未在峨眉山上停留,而是沿着山势左转右转,最后进入一片上古法阵中,来到了一片浩瀚的无人区,也就是传说中的蜀山。

        蜀山诸峰直上直下,每一座都犹如长剑贯空,傲立苍穹之下,每一座山都透着一股杀伐锐气。

        这就是真正的蜀山,山峰都如同剑锋,有一种惊天动地的气势,像是要刺破云霄。

        赤松子大圣在这里留下道统,让后人得其法,开创剑修一门,这些特殊的山川地势就已经注定了,蜀山会是剑修的圣地。

        而今这个时代,赤松子所留道统,剑修一脉很是低调,平日间根本不出世,很少有他们的消息流传出去。

        言宽能够感受到,这十几座山峰之间有着不弱于万妖谷大妖的气息,想来就是蜀山剑修的真传。

        他这一次并非来拜师,也不是来找麻烦,更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远远绕过有剑修气息的山峰,远走四百余里,终于接近目的地,仙剑山峰。

        他记忆中那一座耸入云霄的山峰出现在视野尽头,凌厉的杀意让他浑身汗毛直竖。

        言宽的额头之上显出剑意印记,脸色苍白的一步步靠近山峰,一路走来被阵阵剑气所袭,肉身承受很大压力。

        这座仙剑山峰很是危险,没有得到赤松子的剑意传承就硬闯的话,结果会很感人,万妖谷一位修道八百年踏入仙台秘境的大神通者就喋血于此,给后人留下了血淋淋的教训。

        不过言宽比之更有优势的地方在于,他是有传承的,虽然被剑气贯体相当难受,但他这一路走去并没有遭遇危险。

        他临近此山极目望去,上面寸草不生,光滑如剑体,杀气化成了有形之质,斩人神魂。

        这是一处神地,若是长居于此,能承受住这种剑意,可间接得到赤松子的道统,这是一笔无价的遗产。

        赤松子大圣心怀仁慈,此地虽有剑气纵横,但却化尽了杀戮气,不是毁灭性的,不然世上难有人可以接近。

        言宽登上了仙剑山峰,感悟到了一种剑道真意,快速让自己心静去感悟这种剑道。

        他艰难的来到剑湖之前,湖水澄清透亮,发出千丝万缕的剑光,像是埋有一柄绝世仙剑,这就是真正的仙剑天池,赤松子真正的无上道统就在这里。

        言宽神色郑重的在湖前盘坐下来,认真体悟,冥思苦想,揣摩赤松子的无上剑道。

        剑修,主攻伐,一剑既出,万里山河皆破,无物可挡。到了一定境界,剑不局于有形之质,一草一木,甚至一尘一沙都可为天剑,动辄可劈裂山海。

        赤松子的剑道繁衍到巅峰,与仙古岁月的十凶宝术草字剑书有异曲同工之妙,一粒尘化剑可填瀚海,一株草化剑可斩下日月星辰来。纵横上古宇宙,毁灭诸多星域都不成问题。

        赤松子将一器破万法演化到了极致,成就自己的一剑破万道。万物皆可为剑,最终聚在一起,十剑、百剑、千剑、万剑……最终所用的只是“一”剑。

        一粒尘来填海,一株草斩日月星辰,一个人战六合八荒,修剑一生,平定乱世乾坤。这是赤松子的道,剑只是其形而已。后世人得到了其剑修传承,但究竟有几人得了其神就不得而知了。

        言宽盘坐于剑湖认真揣摩,以心来体悟,任由万道剑气冲刷己身。

        他额头的的剑心印记在不断释放剑芒,一丝丝的帝炎席卷而出,言宽用自己的办法来体悟剑道,化剑为火,取其神而不拘于形,将那千道万道全然不同的剑气全部归纳于心。

        他的气息逐渐和这仙剑山峰相合为一,某一刻的他心中做出决定,伴随着噗通一声,平静的剑湖荡漾起阵阵水波,隐约可见剑湖深处有一抹火光不断闪烁。

        ……

        三年之后,仙剑山峰之巅,仙剑天池之内,成千上万道剑光聚纳于水中,一丝丝的绚丽彩焰不断升腾而出。

        通灵剑池汇聚无上剑意,湖水之中雷声隆隆,这样的惊人异象持续了大略一个小时之后,一道身影陡然自天池之底冲出,手持一柄残剑落在湖畔的几株苍松之下。

        “大圣用过的残剑,好东西啊!”

        言宽将手中那一柄残缺的青铜剑收回轮海,接着目光又扫向别处。赤松子生活很简朴,一生只为成仙,别的都不在意,并没有留下特别的东西。

        不过在湖畔之旁有着几棵苍松,树龄不知多少,像几条老龙盘绕,擎天古桠苍劲,展向天空。

        这其中一株古树下,有一张石桌,很是粗陋,古拙自然,一点也不讲究。它依据一块岩石凿刻而成,如卧牛横陈。在上面有着三块古玉,色泽暗淡,蒙尘数以千年,有鸟篆刻录在上。

        言宽走到石桌之旁,小心的将这几枚古玉纳入掌心,略微把玩了片刻之后,他才将之置入苦海,随后离开了这仙剑山峰。

        言宽一步一跃近乎瞬移一般很快离开了深山老林无人区,来到了峨眉山脚下的镇子里。

        三年时间过去了,他已经长大了许多,衣物都略微有些小了,找了个商店换了一套合身的衣物,他又找了家宾馆住下,然后拨通了家里的座机号码。

        “喂!儿子,你要回来了,我知道了,我和你妈在家,都在家呢。”

        言宽一接通电话,自家老爸兴奋的声音就传入耳中,他离家许久,父母都很想念,一直聊到深夜才有机会挂掉电话去睡觉。又过了几天之后,言宽回到了京城,一进门就被人直接抱住了。

        “呜呜呜……儿子,三年,三年了,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吗!”

        言宽被这一连串的话弄的有些懵,好久之后才推开死搂着自己的老爸,看了眼旁边已经开辟苦海气色极好,眼中带着泪光看他的老妈,再看看这还没突破的老爸,内心多了一丝同情。

        wap.

        /131/131502/30694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