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轮回终结者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异世情仇

第三章 异世情仇

        陈晋从远远看到临安城的那一刻起就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渐渐平复下来的心已经有点接受这结果了,“小说里穿越的人最后都混的不错,不知道我能不能混出个名堂来……”

        “我们快到了地方了,你有什么打算吗?”谭老头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现在那里的,现在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在这里我人生地不熟,我没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旁的谭梦儿从他那还算清澈又带着迷茫的眼神中读出了无奈和些许恐惧,暂时压下了对商队说出发现他时的情景的想法,出于同情和好奇心,她微笑着说:“要不你暂时先跟着我们吧,等你想好了以后要去的地方再说,或者我们可以帮你打听回家的路!”

        谭老头是个标准的“草民”,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处世,可是对这唯一的亲人却非常的顺从,谭梦儿的想法就是他的想法,哪怕违背了他的原则…

        “谢谢你们,可是我没有银两。”

        “银两就不用了,你就暂时帮我们搬搬抬抬的干些杂活,算是弥补生活费用吧。”

        “遇到你们,我真幸运,谢谢你们!”陈晋发自内心的话!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陈晋发现原来内在的美可以写在眼神里…

        “你还想不起以前的事吗?”谭梦儿微笑问道。

        “还是想不起……”陈晋摸摸头再看看身上谭梦儿找商队要给他的古装,他不知道如何去和她解释自己的一切,只好继续用失忆这招来逃避,可是他知道这么做不应该,至少不该骗眼前这善良的女孩,于是他用抱歉的眼前看着谭梦儿,这个聪明的女孩马上读懂了他的眼神,微笑了下算是回应了!

        临安城,这个南宋的都城,南宋也算是个乱世吧,可在这帝国的都城内,在这天子脚下,却一点都看不出乱世的迹象,繁华的街头街尾,街边林立的店铺地摊,街上人来人往的人潮,商贾的叫卖声、孩童的嬉闹声不觉绝于耳,虽然前些日子英雄岳飞等人的冤死在百姓心里都雪亮,可是生活少了谁都得继续,至少在绝大部分百姓心中是这样的,这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在帮谭老头把东西卸完后,谭梦儿一个人带着陈晋在临安城里乱逛起来,买了些必要的日用品和衣物后就回去住处吃晚饭了。

        晚饭后,陈晋对谭梦儿坦白:“我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国度,那里和这个国度有着非常大的区别,总之可以说是不同一个世界,所以我无法对你细说,说了也许你也无法理解,比如这个东西在我们那里有很多用处,算是日常用品,可在来到了你们这里我不知道它还有多少作用;当时我在工作,来到这里是个意外,怎么来的我也不明白,因为超出了我理解范围以外。”边说边拿着手机给谭梦儿看,虽然他说的不全是事实,可是这也是目前他所能让这年轻的古人明白的解释了!

        谭梦儿对上他那诚恳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这个陌生男人会有着不一般的好感,明知道他话里的漏洞不少,可是她知道他没恶意;

        在这个时代,二十未嫁的女孩非常少,谭梦儿一是舍不得她那相依为命的老爹,二十心里有了仰慕的人,那个忠心为国的大英雄,岳飞!虽然他有家有室,虽然她不愿嫁与人为妾,虽然他不知道她的存在,但这些都无法阻止她心里对他的爱慕之情!

        她赶来临安城就是为了能见到岳飞,哪怕只能远远的望上几眼,可是老天竟然如此无眼,这般为国的英雄竟被自己的国家冠上谋反的罪名处死!想着他曾做的诗词:满江红·怒发冲冠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你…不信我说的吗?一时之间我也无法让你全部明白,有机会慢慢给你解释好吗?”陈晋看到谭梦儿眼神定格住了,以为不相信他的话,却不知道她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啊…,不是,对不起我走神了。”谭梦儿囧道。

        “你那身打扮好特别哦,还有那个椅子…”

        “嗯,椅子…”要是研究它的科学家听到估计要吐血了…

        饭后时间就在这闲聊下度过了。

        当陈晋躺在那张暂时属于他的木床上时,思潮起伏,现在的他不得不为以后的路想想了…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在他再次试过所有联络方法均告失败后,他不得不深思了:联系不上那个世界了,一切都得靠自己,但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空间机研发的人都没把握使用它,要是再把我穿到石器时代那真是生不如死了,可是在这个世界我就能过的好么?现在已经够糟糕了,还能有更糟糕的么?

        经过内心的挣扎,他决定搏一搏,他给谭梦儿留了字条,当他一切准备就绪,按下确认按钮那一刻,他有种哭的冲动…

        这张关键的“椅子”没电了,原来是充一次电只能用一次,看了看四周,除了皇宫那边看的到朦胧的光亮外,视野中一片漆黑,他知道皇宫那边的光不过是蜡烛之类的东西发出的,就算他文化再低历史再差,他也知道古中国是没有电这玩意的(人类的第一台发电机于1832年问世),以他的知识和目前的状况他是造不出发电机的,至少一年半载内造不出…“难道这就是命?”

        “算了吧,我就当是来逃难的吧,以那个时代的格局说不定哪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呢…”想起以前一个同事的钱被偷了时,那个同事说“老子就当赌博输了,还省了赌博的熬夜呢”,当时陈晋说“你真看得开”,可如今他体会到了,看不开又如何呢?聪明的人会只想它的好处,愚蠢的人只会叨念它的坏处!

        第二天,除了科学家给他的手机和打火机,他把他所有的东西用布包着埋在城外的丛林里。用导航定位下位置,以备以后需要可以准确找到埋藏地点(直到他在火堆旁拿出手机才知道这空间机也许有太阳能和热能充电,虽然21世纪末太阳能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热能技术也投入实用了,但还没广泛应用到如此程度,最重要的是他忘记了他所带的设备是走在科学尖端的那群人造的)!来到南宋已经有十多天了,陈晋和谭梦儿已经由陌生人变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谭梦儿的善良和聪明再加上在他面前展现的真实面貌后,他发现这个古代的女子无论是内在还是外在的美都对他有着非常的吸引,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在慢慢变化,虽然有些事物目前还不能完全告诉她,他也已经尽量把能说和她能理解的告诉她了,但他还是有种欺骗她的负罪感。

        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也慢慢变化着,在平时的生活琐事上、生意上他总能给出些她意外又实用的点子,在她心中他有着另类智慧,有着和其他男人对女人不一样看法…

        这一日他们购买了一些货物准备离开临安,带到别的地方卖掉,谭老头驾着马车,陈晋和谭梦儿跟在后边走,在接近城门处,身后忽然传来了喊叫声、怒骂声和马蹄声,十来个官兵和一个官员各骑着一批骏马冲开繁华街道上的人群,向着陈晋等人直冲过来,眼看就要撞上了,陈晋立刻拉着谭梦儿往边上让,可是喊声却惊到了谭老头的马匹,受惊的马拉着马车撇开四踢往路边狂奔起来,马车的轮子刚好从路边的地摊上辗过,致使马车往路中间侧翻,后面的官兵中前面那个冲的太快了,闪躲已经来不及了,眼看就要撞到倒地的马车了,骑士夸下的骏马突然直立起来,硬生生的刹住了,马是好马,可马上的骑士却不是……,他的身体和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后面的官兵立刻下马把地上的人扶了起来,“大人您没事吧,下官该死请大人责罚。”“哼,回去再和你算账,哪个不长眼的贱民敢拦本官的路?”

        两个官兵马上把坠地的谭老头拎过来,谭老头已经摔的晕晕乎乎的了,他还没清楚到地发生了什么,一只大脚就踢在他的心口上,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谭梦儿和陈晋只来得及一声惊呼,谭老头就挨了一脚躺在地上了…

        “本朝宰相的路都敢拦?想死很容易,哼!”

        在这帝王时代百姓的命在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官眼里连蝼蚁都不如,死了就死了,那帮官兵拥着秦桧绝尘而去。路边的百姓都是敢怒不敢言。

        陈晋和谭梦儿扶起谭老头,在路人的帮助下扶起马车捡起货物拉着谭老头找大夫去了!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爹吧!”一向聪明大胆的谭梦儿如今只会重复这句话了…

        当走遍大小医馆,大夫都只以摇头代表回答后,谭老头停止了呼吸,谭老头可能是心脏不好,导致一脚致命,陈晋知道这类情况就是在21世纪要是抢救不及时也救不了,更不用指望在这个时代了…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劝谭梦儿节哀,看着谭老头开始僵硬的尸体和伤心欲绝的谭梦儿,想想自己在这里的遭遇,他的心底有股悲伤的情绪在蔓延…

        把谭老头的尸体停放在义庄后,谭梦儿在陈晋怀里整整哭了一天。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没事了,你也累了,吃点东西快去休息吧。”

        “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我,如今在这里我在乎的人只有你了,我不陪着你的话就是街上一个流浪汉了。”陈晋眼中真情流露。

        “你是个好人,刚遇到你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这也是我帮你的原因。”谭梦儿答道。

        时间没有因为谭梦儿的悲伤而暂停,转眼间已过了几天,头七刚过,谭梦儿就跟陈晋说:“我要带我爹的尸首回故乡明州,让他老人家落叶归根,你陪我一起好吗?”

        “好,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陪你!”陈晋想都没想就回答。

        “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要为我爹守孝三年,我怕耽误了你。”聪明的谭梦儿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可她如今不想面对情感的问题,因为她曾经仰慕的人和最亲的都是因秦桧这个狗贼而死,一想到情感方面的事就想到岳飞,就想到秦桧,就想到她爹…

        “我不知道三年对你来说代表着什么,但我觉得如果活了一百年,却带着遗憾离世的话,那样活着会更痛苦,我情愿等,等到生命最后一秒都愿意,至少有的等就是还有希望!”

        谭梦儿望着陈晋,四目相对,无需语言,彼此都能读懂对方眼中的含义!

        “去收拾收拾吧,一会启程!”

        “好”

        也许是天意,秦桧的官队出现在街上,由于离得远了,陈晋没注意到,但是谭梦儿却注意到了。“晋大哥,我忘了把银两放在客栈了,你先走,我一会追上。”陈晋根本没想到谭梦儿在对他撒谎,一个善意的谎言。“嗯,你快去快回。”

        当身后传来的吵闹声“抓刺客,有人行刺宰相大人”惊醒了沉思中的陈晋后,他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当他跑过去就看到谭梦儿被抓住了,两个官兵,两把雪亮的钢刀架在她脖子上,双手被反扭到身后,秦桧站在她面前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行刺本官?”谭梦儿用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睛回答了他的问题。秦桧得不到明确的答案,但是他心里清楚多少人想要他死,光看此女的眼神就知道那是不共戴天的仇恨。本来他今天的心情就不好,又遇到这档子事,刷的一声就抽出了佩剑,扬手就像往谭梦儿的脖子砍去,突然围观的人群中冲出一个人,猛的扑向秦桧,那一剑擦着谭梦儿的脖子划过,锋利的剑锋销断了她些许乱发,陈晋还没来的及爬起来,一只大脚就踏在他的胸口上,谭梦儿向他望去,本来想说些什么的,但看到了他那坚定的眼神后,只是苦笑了一下…

        “全都斩了”秦桧爬起来后刚发话,在他身后几支暗箭就朝他和他身边的几个官兵飞来,他身边一个死士在刻不容缓的情况下挡在了他身后,箭穿过死士的左胸顶在秦桧的身上,剪头上泛着幽绿的寒光,不知道剪头有没有接触到他的血肉,秦桧本来就慌乱,此刻脸色写满了惊恐,现场马上就乱了起来,所有的官兵都丢舍下手头的一切把秦桧围住保护了起来,陈晋趁机拉着谭梦儿拼命的跑,本来以陈晋和谭梦儿的本事,是跑不掉了,只要官兵关闭城门,他们迟早都会被抓,也许秦桧觉得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他竟然不让,哪怕一个官兵去给守城将领报信,现场所有官兵都拥着他向守卫最森严的皇宫方向移动,这就给了陈晋足够的时间逃跑。

        “怎么办?”陈晋有点六神无主。毕竟生长于乱世,谭梦儿这时已经恢复了冷静,她在心里飞快的思索了一遍:如果带着爹的尸体走肯定跑不掉,但是不带又是不孝…

        她看看陈晋,回想刚才他扑向秦桧时那坚定的眼神,心里一横道:“跟我来,城门那边应的守卫该还不知道这事,镇定点混出去,没事的!”

        “好,听你的!”陈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切都在谭梦儿的意料中,守城的官兵只是对进城的人检查,出城的不管。

        临安城十里开外丛林成片,密密麻麻的,不规则的向远方蔓延,一眼望不到边。如果从高空上看,从临安附近开始往明州大致方向一百六七十公里全是丛林。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你了。”离开临安城后,他们为了安全起见,选择了穿过丛林再做打算。回想起看到秦桧要杀谭梦儿那一刻,心里的焦急和刺痛,陈晋才知道眼前的女孩在他心里的位置已经不亚于初恋情人了,每个人都说初恋情人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人,那么如今他忘不掉的人又多了一个吧?

        “我不知道你信不信,如果你被杀了,不管我有没有能力,报仇将是我活着唯一的意义!”

        也许是那个时代这样坚定的爱就像熊猫那样濒临绝种了吧,或者是谭梦儿之前根本没听说过世上有这样的爱,自丧亲以来脸上都是悲痛和仇恨的表情,如今难得出现了微笑,一种满足的微笑。

        “以后别再说连不连累什么的,你就当我是个被你迷惑住的傻子吧。”难得看到她笑,陈晋想用话题把她隔离悲伤的回忆,哪怕是短暂的…

        凭着以前在电视和书本上看过的野外、丛林生存节目,和古代丛林里众多的野生动物,再加上他身上有手机可以定位导航(太阳能、热能充电,手机周围的温度达到四十度就可以慢速充电,如果人发高烧了把手机贴着身体也能充O(∩_∩)O,温度越高充电越快,超过一百度有损坏的可能)和打火机,他们的“丛林之旅”倒也算顺利,唯一不便的就是没有衣物洗换和睡觉时面对真实身貌的谭梦儿,虽说以目前的情况他们都无心往情爱那方面想,古人守孝期间又不可以发生关系,可他是个正常人,面对年轻貌美的谭梦儿,他能控制住情绪却控制不了生理,有时候谭梦儿在他怀里睡觉,压着他坚挺的老D两人都非常的尴尬,但这是在逃难没办法…

        这些天,谭梦儿开心、惊讶和悲伤、仇恨的情绪不断的循环重叠着,而陈晋努力的让“生活”过的好些和掏空脑袋逗谭梦儿

        开心!经过四十多天的缓慢速前行,终于快走出丛林了。

        “梦儿,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探探风,风头紧的话我们就再躲一阵子再出去。”

        “你要小心点,我要看到你平安回来。”谭梦儿满脸的关怀。

        “嗯,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回来的。”

        明州城(今宁波市),出乎意料之外,进出城门只对检查货物,不检查行人,陈晋壮着胆走进城里,隔了半个时辰又走出来都没有受到盘查“奇怪了,他不是宰相么?那么大的官遇刺就这样不追查了?难道是放暗箭的被抓住了?”陈晋在心里犯嘀咕。其实是最近秦桧等主和派在忙着和金国谈判,根本没有心思追查下去,要不抓住谭梦儿的时候也不记着当场要杀掉了。

        陈晋又回到陈梦儿等他那里“风头应该过去了,但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恢复原来的面目吧,进城的时候分开走,要是出事还有可能逃掉一个,梦儿我们现在进城吧。”“嗯,要不我们不进城了,我老家不在城里,我们直接去我家。”说完谭梦儿脸上又出现了悲伤的表情。“好,你说去哪都行,我就是你的尾巴,这辈子都别想甩掉了!”陈晋知道她又想起了谭老头,她如今的家,没有亲人的家…

        看着陈晋满脸的关爱,这个曾经仰慕岳飞的女孩如今才知道,她对岳飞的“爱”,只一种是爱慕而已,眼前这个能让她转悲为喜、能让她心跳加速、能让她安然入睡的男人才是她真正爱着的人,她不在乎他一无所有,不在乎他平凡的外表,她知道他爱自己绝对比自己爱他深,如果不是守孝期没过,在丛林里就已经成为他的人了!

        经过一天的跋涉,到了谭梦儿的故乡,她的“家”,一堆废墟,陈晋看的出来那是一栋土坯房,因为临海,风吹雨淋加上没人修理,就只剩下如今的一堆废墟…

        谭梦儿静静的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切发呆,陈晋知道她在回忆属于这里的过去,他轻轻的走到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双手,她的头靠着他的肩,任由双手被他握着,两人就这个姿势一直坐了好久,直到夜幕降临了谭梦儿才开口说话“我现在和你一样,一无所有了。”,“不,我们彼此拥有对方啊!”,“嗯,我们是彼此的尾巴,谁都不能抛下谁!”肉麻的情话陈晋只说过一遍聪明的谭梦儿就学会了如何作用…

        “梦儿,我们把它修好,长期在这里住下吧。”

        “嗯,只要有你,在哪里住都一样!”

        “要是你对这里没有留恋的话,跟我走吧,那张“椅子”也许能带我们回到我那个世界,但也有可能我们会出现在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或者更坏的结果。”

        “我不怕”谭梦儿用三个字和无比坚定的眼前回答了他。

        虽然有了她,陈晋曾经想冒险尝试回去的念头已经非常淡了,可如今她在这个世界没有牵挂和留恋了,只要带着她,除了回家失败,无论穿到哪里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了,所以陈晋就和她提出来,得到谭梦儿的答案后,次日两人又开始往回走,只不过这次不用再钻丛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