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世独尊在线阅读 - 番外 葬花归来,天上地下唯剑独尊!

番外 葬花归来,天上地下唯剑独尊!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一世独尊    !

        东荒,葬神山脉。

        这是昆仑最恐怖的禁区之一,十万年前的神战之地。

        在更古老的年月里,青龙王也曾在此战斗过。

        山脉下方封印着无法想象的魔灵强者,那是传说中的无法杀死的神境强者,重创之后也只能选择封印。

        当盛世降临后,山脉本身的封印就不断减弱。

        从最初生死境界强者无法自由进出,倒最后连半圣都可以自由进出。

        此地一直都是魔气冲天,时不时有魔灵族的妖孽跑出来为祸四方。

        自从林云孤身进入葬神山脉后,此地异象变得更多了。

        时不时有凄厉的惨叫声从中传出,那些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连魂魄都在颤抖。

        偶尔有惊天洞天的打斗声,让十万山脉都为之晃动颤抖。

        天摇地动的可怕场景,几乎隔断时间就会出现。

        最可怕的异象是血光冲天!

        数百万丈的血光冲天而去,伴随着凄厉的惨叫,还有可怕的虚影在三十六天外发出哀嚎,跪地求饶。

        那是葬神山脉下的神境幻影,他们的幻象渗透出来,遮天蔽日,连绵数百万里,大半个东荒都能清晰看到。

        他们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可以依稀瞧见他们跪拜的方向是一个身背剑匣的青衣少年。

        无论他们怎么求饶,那青衣身影永远都是一剑。

        而后幻象消失,笼罩整个葬神山脉的魔气就会少上一些。

        时间一久,昆仑的修士便见怪不怪了。

        都能猜到,这是葬花公子在斩神!

        “真的夸张啊,当年南帝做不到的事,如今葬花公子竟然可以做到了。”

        “斩神啊!”

        “圣境斩神灵,在史书只有紫鸢剑圣可以做到,但现在葬花公子也可以做到了。”

        “这就是神话再现!”

        “准确来说,现在的林云比当年紫鸢剑圣还要强大的多。”

        “紫鸢剑圣只有一次出手的记录,而且他当时的年纪,也比葬花公子要大的多,已经五百多岁了。”

        “也不能这么说,当年上古黄金盛世,紫鸢剑圣面对的是巅峰神灵,葬花公子斩杀的是被封印的神境。”

        “谁强谁弱不好说,反正葬花公子已经是当世无敌了!”

        “话不能说太满,等他先走出来再说吧,我三十六天上偶尔显现的画面,葬花公子赢的也很艰险。”

        ……

        两年时间内,关于林云的传言就没有断过。

        每一次魔灵族神境强者的陨落,都会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林云杀的越来越快了。

        这太恐怖了!

        他的实力已经足够恐怖,可在这般厮杀之中,他竟然还在不断变强。

        两年后,葬神山脉忽然暴起一声惊天剑吟。

        等这剑吟声过后,葬神山脉的封禁彻底破掉,紧接着天降祥瑞如雪纷飞。

        笼罩葬神山脉十万年经久不散的魔气,在这一刻被彻底清扫一空。

        而后那片山河降下了金色的光芒,有天道衍化的金色虚影,如神祇般对着葬神山脉不停礼赞。

        “我的天,葬花公子出来了!”

        “他横推了葬神山脉!”

        “新的神话出来了。”

        昆仑境所有帝境强者全都震惊了,许多古老世家的太祖和圣地的老怪物全都出来了。

        “哈哈哈,葬花公子要重铸天路了!”

        “我等终于可以冲击神境了,昆仑要重回盛世了。”

        “我等了数千年终于等来了。”

        许多躺在地底棺材板的老怪物,他们白花苍苍,面容老朽,走路都颤颤巍巍。

        可他们体内涌动得力量,连寻常帝境强者看了都害怕。

        这都是十万年来苟且求生的帝境老怪物,他们在寿元将近时全都用异宝和大药苟在了地底。

        这一刻,他们感受到了希望。

        有很多枭雄和老怪物,眼中露出野心勃勃的目光,甚至不少还发出了狰狞的笑容。

        天路一旦重铸,他们就有机会冲击神境。

        盛世降临,可也是群雄并起,诸神争锋的乱世。

        将会有一场恐怖的厮杀,决定谁才是昆仑界真正的王者。

        呼哧!

        也有许多人按捺不住,在金光闪耀的刹那,就腾空而起朝葬神山脉飞了过去。

        他们要朝拜葬花公子,想要在第一时间见到林云。

        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在林云破开封禁,落在葬神峰山顶时,那里已经有一道身影在了。

        那人一袭紫裙,风华绝代。

        帝境强者的锋芒,连葬神峰都有些压不住。

        不是苏紫瑶又是谁。

        “紫瑶!”

        林云面露喜色,赶紧上前走了过去。

        他并未隐藏自己的欢喜和思念,二人相拥在一起,在一片礼赞之声红唇紧咬在了一起。

        “可以啦!”

        苏紫瑶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抹娇羞之意,将林云轻轻推开。

        这家伙恨不得将她吞了!

        也只有面对林云时,这位神龙帝国的新晋女帝,才有这么一丝丝柔情。

        林云笑道:“这两年我很想你,在离开葬神山脉前,我都在扶桑神树下闭关。”

        苏紫瑶露出回忆之色,神色愈发柔和,轻声道:“扶桑啊,一眨眼好多年了。”

        “你伤势都恢复了?”

        苏紫瑶想起什么,连忙开口道。

        这些年葬神山脉上方偶尔出现的幻象中,可以看到林云身上总有鲜血存在,每次看到苏紫瑶都会很揪心。

        “无碍。”

        林云笑了笑,心中涌起一丝暖意。

        苏紫瑶没有问他葬神山脉荡平没有,而是第一时间关注个人安危,说明时间并没有淡化二人的感情。

        林云继续道:“都是敌人的血,葬神山脉算是彻底荡平,所有神墟废土都不复存在。”

        “我现在算是知道,这帮魔灵老怪为何都喜欢往葬神山脉跑了,再最深处有一片缝隙,链接域外魔灵界,那才是真正的大恐怖之处。”

        “我这两年一路横推,其实没受什么伤,反而是抹平这处缝隙时与域外神境隔空交手,受了些许轻伤。”

        苏紫瑶皱眉道:“魔灵一族,看来从未放弃征服过昆仑界,只怕天路重铸后,依旧不会太平。”

        林云眉头轻挑,眼中闪过抹自信,轻声笑道:“应该会太平一段时间,我受了些许轻伤,可也毁了那人一只魔灵眼。”

        苏紫瑶稍稍松了口气,终于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也是她私人比较关心的问题。

        苏紫瑶笑道:“连域外神灵都能毁了一只魔眼,那位王姑娘恐怕烟消云散彻底不存了吧。”

        林云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目光,顿时感到不妙。

        若让苏紫瑶知道真相,后果怕是相当不好。

        “看来有故事啊?”

        苏紫瑶笑吟吟的道。

        林云欲言又止,讪讪笑道:“三言两语,实在难以说清。”

        “去我行宫慢慢说吧!”

        苏紫瑶看了眼远处,四面八方都有帝境强者的气息,正在快速靠近葬神山脉。

        “走……吧。”

        林云无奈一笑,目光中也有些许期待。

        唰!

        两人消失在山顶,陆陆续续赶来的各方强者,全都扑了一空并未见到林云身影。

        “剑匣留在了山顶,剑意残留的气息还在,葬花公子确实出来了。”

        “还叫葬花公子不合适吧?”

        “他应该有封号了,就像他得师尊瑶光一样。”

        “昆仑很多年没有出过剑神了,葬花公子也没有神境,若非要说封号,应该是葬花剑仙!”

        “是仙不是神,这倒是很贴切。”

        诸多帝境强者稍稍议论一翻,就有人壮着胆子探入葬神山脉,他们惊讶发现封禁真的不存在了。

        “封禁真的不存在了!”

        “去看看!”

        这些帝境强者眼前大亮。

        葬神山脉是神战之地,哪怕对帝境强者来说,也是一片机遇之地。

        ……

        所谓行宫,是一座悬在九天之上的殿宇。

        殿宇精致典雅,内里自成一界,竟然也是一座空间至宝。

        林云上去后初始兴致很高,战意高昂,气势如虹。

        可这一战,整整战了七天七夜。

        林云真的累惨了,他是真没想到,即便到了如今这般境界。

        对付起苏紫瑶还是稍显勉强,不能太过自满。

        而且苏紫瑶明显带着气,很不满意他关于王慕焉的回答,必然得狠狠收拾一下。

        不过七天过后,苏紫瑶的气却是明显消了起来。

        “相公起来了,紫瑶侍候你穿衣服。”

        苏紫瑶笑吟吟的走来,她面带春风,眉眼带着笑意,眼神中尽是温柔之意。

        这座冰山彻底融化了。

        “相公,喝茶,尝尝紫瑶亲手给你泡的茶。”

        “相公小心点,紫瑶扶着你。”

        “相公神体相比往日,确实大有进步。”

        从苏紫瑶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林云这七天到底是怎么过的。

        一翻耕耘,总算让苏紫瑶消了气。

        这时候总算是能说王慕焉的事了,稍稍解释一番,苏紫瑶也是长叹一口气。

        “这王姑娘也是位苦命人,你将其体内神灵斩灭,也算是将她斩断了她和血月神教的因果。”

        按照林云说法,这位王慕焉两年一直都随着他征战神墟废土,许多隐秘之地还是王慕焉告知的他。

        横推葬神山脉算作十分功劳的话,王慕焉至少占了一分。

        之后通过那片缝隙,林云将她送往了域外,暂时了解了二人之间的因果。

        “我师尊如何?”

        林云这才想起来,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愧疚。

        “瑶光前辈一直在征战四方,清剿血月神教余孽,如今血月神教彻底被铲除,只剩下血月教主一人。”

        “血月教主?这是个狠人!”

        林云回忆了当初的往事,当年这血月教主凭借一人之力,差点覆灭了整个天道宗。

        那一手空间圣道也是震撼了林云许久。

        苏紫瑶正色道:“他现在更强了,黑白二帝联手都压制不了他,甚至差点落败了,幸亏你师尊出手才勉强镇住了他,但也无法将他真正封印起来。”

        封印?

        竟然需要封印了?

        林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沉吟道:“他是半神之境了。”

        苏紫瑶点了点头。

        “无碍,两年前我对半神还有些忌惮,现在嘛……一剑就足够了。”

        林云宽慰一翻,而后双目未必,很快他得剑道变与天相融。

        轰!

        苍穹之上,有一道外人无法看到的庞大虚影,那是林云的天道之眼。

        他正在俯瞰昆仑,寻找血月教主的踪迹。

        “找到了!”

        林云睁开双目,殿宇外的纱窗被风吹了起来,他弹指一剑射了出去。

        有剑光透过窗口呼啸而去,眨眼睛就消逝在这片天地。

        “他死了。”

        林云轻声笑道,苏紫瑶则是震惊无比。

        昆仑界极西之地,瑶光和黑白二帝正在与血月教主大战。

        血月教主太强了!

        他如今的实力,比之两年前的神龙女帝也差不了太多。

        半神之境几乎无敌。

        若非瑶光实力也是今非昔比,绝对无法将其镇压。

        可也仅仅只是镇压,半神也是神,他们已经杀不死了,只能想办法将其重创后封印起来。

        轰!

        就在交手时,葬神山脉上的异象也被他们注意到了。

        “林云出来了!”

        白帝惊讶过后,神色兴奋起来,笑道:“血月教主你得末日到了。”

        黑帝和瑶光也是面露喜色,两年来最担心的事总算有了个结果,林云横推葬神山脉出来了。

        “哈哈哈,林云已经当世无敌了!”

        白帝张扬的笑道。

        可血月教主稍稍惊讶后,嘴角勾起抹诡异的笑容:“我的末日?你们的末日才到了吧。”

        “他既然出来了,必然要重铸天路,我今日只要有一线生机逃离此地。等到天路重开,我必然会在你们前面冲击神境,倒时候他葬花公子也早就离开了吧。”

        血月教主大笑起来,眼中尽是得意之色,冷笑道:“倒时候我必千倍奉还,你们一个都少不了!”

        瑶光、黑白二帝脸色大变。

        噗呲!

        就在三人准备不惜代价也要将其留下时,一道平平无奇的剑光呼啸而至。

        唰!

        剑光所过之处天地只有黑白二色,轮回转动,时间和空间同时停止了流动。

        在这静逸的空间,唯有那抹剑光不止。

        血月教主双目怒睁,想尽办法都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到剑光穿过自己眉心。

        轰!

        等到剑光呼啸而去后,这片天地恢复色彩,时空重新流动起来。

        而血月教主的身体则如流沙般飞逝,他到死都想不明白,这一剑到底隔着多远。

        弹指灭半神!

        这一剑,将许多蠢蠢欲动的老怪物全都按了下去,他们害怕的瑟瑟发抖,全都回到了棺材里躲起来。

        这一剑,彰显出林云的无敌实力。弹指一挥,便震慑住整个昆仑,天下地下唯我独尊,唯剑独尊,唯葬花公子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