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学霸封神指南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李哲历史文人套路

第十九章 李哲历史文人套路

        睁眼看见古色古香的陈旧装饰,李哲意识到又带入剧情了。

        房间内散发着某种长期不透风的酸涩味,李哲利索的从上跳起,打开糊着白纸的木窗。

        嘎吱,窗户因为古代封闭性差,木料膨胀,记忆中每次开启都发出一阵牙酸的声音。

        房间内还有一张书桌,一个衣柜,加上一张床,面积差不多二十几平方,简陋到无法述说。

        书桌上放着几本封皮泛黄的书本,砚台笔墨很有条理的摆放,是这房内为数不多的亮点。

        李哲抱怨,吊丝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啊,居住环境都差不多。

        “穿越过来身份倒是读书人,听着高端大气上档次,还不如杀猪的屠户。”

        摸摸干瘪的肚皮,李哲记起一天才吃两顿饭,明明二十周岁刚好长身体的时候,连温饱都不能解决。

        当然,书生要讲究体面,五指不沾阳春水。原来的书生就是这么做的,他与大家族生活在一起,一日两餐还有专人供应。

        要吃饱吃好,也要配上对等地位。父母早逝,田地由大家族管理,至于里面有没有有点名堂,书生作为立志科举的才子,不屑计较过多。

        科举童生刚过,以这年纪算是规规矩矩中人之姿。族长也看着他像潜力股,表面上该有都不缺。

        在衣柜内翻找一阵,换上一件相对干净地袍子,李哲准备出门打听消息。

        门外秋露正浓,李哲打了个哆嗦,身体寒冷让他想到改善社会的需求。

        “如果是长期潜伏,一定要把北方少数民族打的嗷嗷叫。顺便的发动嘴炮遥控战役,不小心让居住在隔离的公主听到,偷偷告诉皇帝,皇帝懵逼,知道民间潜伏大能。”

        “到时候皇帝肯定圣旨征辟,三拒三让后自己领元帅衔,然后继续在兵营安利医疗酒精消毒,马镫啥的。老将打打酱油,个个对自己重视,自己指点江山在地图上勾画几下把它们灭族。”

        至于懂不懂军械,行军布阵,后勤问题,这么较真做啥,主角模板天生就是能靠嘴炮无敌的。

        灭族的原因,李哲也想好了,不是为民族大义,是为了在北方种棉花保暖。

        波司登雅鹿等羽绒服卖到欧洲,让那帮一年洗一次澡的西方人开开眼界。

        意淫的路燃烧了他的脑力和体力,肚子又在咕咕叫了。

        “好吧,温解决了,下面饱的问题。那啥地方有玉米红薯,美洲还是澳大利亚来着?没事的,国家远洋力量强大,海军靠谱,除了核潜艇不能制造,科技树攀登太假,其他吹吹牛都出来。让手下在全世界转悠上五年十年的,总有机会找到。”

        航海路线?季风?全球地图?续航能力?船员伤病以及士气?

        这些不在考虑范围中,别忘记,主角穿越前会把这些事先背诵下来,就差随身带着百度百科。

        这些不过唐朝以前文武不是的特别分明时代的武人晋级之路,李哲认为自己才华那么高,做武将还是欠缺爽点,科举状元才是宿命。

        大街上人来人往,穿着反正以李哲历史知识说不清,排除外族的猪尾巴,其他无所谓。

        晃下头脑回顾世界历史,隋炀帝以前还是老样子,后面就似是而非了。

        本世界隋炀帝雄才伟略,把太原李家蹂躏了一遍又一遍。老实说李世民的才华,比年轻时杨广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这里历史背景就是个伏笔,为了主角更能装逼,抄诗词流不能把儒家消灭吧。没了科举制度,怎么让考状元这个爽点爆发。

        然后把唐朝以后地文化精髓抹杀,王羲之的书法,唐伯虎的画,李白的诗,苏轼的词都变成主角的。

        胡吹一顿当代最强才子出来了,爽点爆发,大家看地都呼爽快。

        “爽快,想的美。”

        李哲在大街上闲逛,见到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就上去询问:“兄台,最大青楼在哪?”

        “兄台,最有名花魁在哪家青楼?”

        年轻人被他拉着,要么低声咒骂并远远躲开,来上一句有辱斯文。当然,有斯文人肯定也有衣冠禽兽。

        这不,到第三人,那年轻公子都给了李哲一个遇见同好的眼色。他抬头看天泛起疑惑,大早上的逛青楼,姑娘们都没起床吧,果然玩的有格调。

        李哲顺着他的指点,找到了目的地:临芳苑。

        眼角下涨着显眼黑痣的龟公早就在门口候着,看见来人就热情地招呼:“公子好几天没见了,姑娘天天盼着呢,快请进。”

        李哲竖起大拇指,瞧瞧这服务态度,这就是宾至如归,明明从来没来过,从龟公嘴里差不多把这里当家了。

        微微发福的老鸨,满脸地肥肉堆成一团,扯开嗓门大叫:“姑娘们起床了,有客到。”

        她从上到下审视李哲一遍,暗淡的袍子浆洗次数太多不够光鲜,发黄的面色及下巴尖锐,看着就是营养不良。

        老鸨颇具城府,心里众是千般鄙视,脸上笑容似鲜花绽放:“公子,春花桃花早等急了,快进来。”

        李哲眉头一跳,这些花那些花透着股低档次,老鸨瞧不起人。站街有几个像话的,大神是要追求会所嫩模的。

        “把如烟,如玉,含香,那什么花魁都叫出来,本公子靠才华吃饭,有的是做小白脸的本事。”

        老鸨面色大变,三根手指快速戳动。花魁也是穷书生能见到的,没十两八两的茶水费,老鸨都懒地搭理人。

        气氛一时僵持,李哲全身上下加起来也没一两银子。

        “好个老鸨,竟然如此鄙视本公子才华,等下一定要翻转剧情,客客气气的把自己迎进去,打脸打脸再打脸。”

        李哲捏着下巴在客厅内沉思,二楼栏杆出早就有姑娘被老鸨嗓门吼醒,张扬者穿着肚兜含蓄着拿圆扇半遮脸,对着李哲指指点点。

        “人不少,装逼机会来了。”

        李哲酝酿情绪,声音朗朗穿透四方:“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十步杀人一,千里不留痕。”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

        李哲把记得的经典诗词不要钱似的一股脑吐出来,楼上楼上半掩的门开辟更多了。

        一个个娇媚中带着文弱,上档次的色艺双全女子都跑出来看李哲装逼了。

        老鸨年轻时就是花魁,薄有见识,听了几段用尽平生最大力气嘶吼,吩咐龟公:“把大门关死,今天我们临芳苑歇业一天。”

        “三个花魁都出来接客,还有如烟如玉。”老鸨一系列命令非常干脆,“公子,后堂准备好雅间,今天我们就只接待你一人。”

        李哲板着脸,道:“不行,你还要再请两次。打脸还不够爽。”

        “是是是,公子怎么说就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