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惊鸿楼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清风明月(让你想不到万赏加更)

第三十八章 清风明月(让你想不到万赏加更)

        阎氏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后欣喜若狂,何文青也很高兴,他哼着小曲回到自己家,迎面却遇到了郎中,郎中向他道喜,他这才知道,妻子劳氏竟然也有了身孕。

        怀孕后的劳氏脾气不稳定,何文青又常常激怒她,二人时常吵闹,又有何老夫人时不时写信过来煽风点火,于是便有了劳氏大腹便便独自出京。

        虽然两人是差不多时候诊出有孕的,但是阎氏的孩子比劳氏的略大一些,就在劳氏离京前的两天,阎氏生下了一个女儿。

        何文青的心思都在阎氏母女身上,下仆告诉他,劳氏回真定了,他不但没有去追,反而很高兴,那个讨厌的女人总算走了,他可以抽出时间好好照顾月华和他们的爱情结晶了。

        后来他接到消息,得知劳氏半路早产,消息送到衙门,当着一群同僚,他不得不请假出京。

        后来的事,阎氏不知道了,那时她也是刚刚生下孩子不久,何文青身边的长随何长福忽然回来,要带走她的女儿。

        阎氏不明所以,但是何长福带来了何文青的亲笔书信,阎氏只好把刚刚出生几天的女儿交给了何长福。

        几天之后,阎氏收到何文青的信,劳氏死了,他们的孩子已经送回何家,有乳娘,还有丫鬟婆子,让她放心,好好坐月子。

        不久之后,何文青便回到京城,女儿则留在真定,阎氏已经出了月子,何文青搬了家,与阎氏悄悄过起了日子,几个月后,阎父和阎大舅找上门来,何文青便正式向阎家提亲,回到真定办了婚礼,对外则说是女儿太小,没娘不行,为了孩子,他这才提前续弦。

        至于劳氏,何家对外的说法是产后血崩,丫鬟吓坏了,担心被责备,自己跑了,何文青找到时,劳氏奄奄一息,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便咽气了。

        而那个孩子,何文青则亲口向阎氏承认,那孩子又瘦又小,肯定养不活,再说,刚出生就克死亲娘,这个孩子留下也是个丧门星,生就不吉,索性让她跟着亲娘去了,也好让她们在黄泉路上做个伴。

        孩子是被何文青“不小心”捂死,扔到了结了冰的河面上,当时还在下雪,那孩子肯定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阎氏的孩子比这个孩子早出生几日,其实是有区别的。

        可谁会怀疑呢?

        何文青亲自抱回来的女儿,亲爹都认了,别人还能说什么?

        再说,因为劳氏死了,所以这个孩子的洗三、满月、百日全都没有操办,外人也根本看不到这个孩子。

        等到劳家两个舅舅赶到真定府时,这件事已经过了半年,何淑媛也已经六个月了,就更加看不出区别了。

        因此,当武安侯夫人认定何淑媛是假的时,何大老爷和阎氏是心慌的。

        当然,他们可以说孩子被人换了,茫茫人海,找不到亲生骨肉,武安侯府也不会拿他们如何,顶多就是将亲事作废,从此两家人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

        可是何大老爷舍不得,阎氏也舍不得。

        这么好的亲家,谁又想放弃呢。

        所以他们要去找孩子,可那个孩子早就死了,上哪里去找?

        可若是一直都找不到,就要继续找下去,不知何年何月才是个头。

        于是他们索性便不找了,让刘妈妈和燕儿去了黄河边的万春县,一口咬定好不容易找到的大小姐,回来的路上遇到贼人,大小姐掉进了黄河。

        黄河凶险,人呢,肯定是死了。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大小姐居然被找到了!

        阎氏招供时,已经被折磨得伤痕累累,可她还是咬牙切齿,说找到的是个假货!

        真的早就死了,一出生就死了,哪有什么真的。

        这个假货只不过恰好脚上有红痣,若是这颗红痣长在何淑媛脚上,哪里还有她什么事。

        说到这里,上官夫人一把抓住何苒的手:“好孩子,你就是我们劳家的骨血,你是我的外孙女,是不是,是不是?”

        何苒点点头,没有说话。

        上官夫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是吧,是吧,我就说是,老天有眼,我的外孙女没有死,她长大了,她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

        何苒把自己的手从上官夫人手中抽出来,下一刻,她张开手臂,把上官夫人拥进怀中。

        上官夫人瑟缩着,浑身颤抖,忽然号啕大哭!

        马车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停下,何苒撩开车帘,目光所及之处,劳光怀站在那里。

        两名婆子将已经平静下来的上官夫人搀扶进另一驾马车,何苒没有下车,劳光怀走过来,车帘撩起一半,一老一少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车外。

        “谢谢。”

        声音沧桑,但睿智,却又透着淡淡的疏离。

        何苒明白,他知道她不是他们的外孙女,但是为了妻子,他不会说破。

        何苒微笑:“应该的。”

        她借用了这个身份,那她就应该为他们,为那对已经死去的母女做些事情。

        “以后我会留在京城,直到乞骸骨,你若有事,只管找我,我能给她的,同样会给你。”

        或许也只有何苒知道,劳光怀口中的这个“她”是谁。

        是那个被亲生父亲杀死在漫天冰雪之中的小小婴儿。

        何苒弯腰,行礼谢过。

        再抬起头来,老人削瘦的背影已经消失在暮色之中。

        何苒坐回到座位上,对车把式说道:“去老磨坊街。”

        老磨坊街就是何苒现在住的地方,这里有各式各样的小吃摊子,何苒吃饱喝足,这才回去。

        一进门,小八迎面飞过来:“大当家,你总算回家了,没有你的地方不是家。”

        何苒拍拍它的脑袋,任由它站在自己肩膀上,小梨从屋里出来,递上一支竹筒:“大当家,鸽子送来的。”

        鸽子不认识这里,京城里鸽子能送到的地方,便是惊鸿楼,显然,这是何苒离开惊鸿楼后再送来的消息。

        何苒打开小竹筒,将里面的纸条打开:白林山下一老妪被四名侍卫带走,此刻正在前往晋阳的路上,放或不放?

        “放。”何苒淡淡说道。

        小梨应声而去。(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