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军婚甜蜜蜜,小娇媳她赚疯了在线阅读 - 二伯你喜欢二婶吗?

二伯你喜欢二婶吗?

        大山和小峰瞬间慌了,这么晚了,恶毒的婶娘竟然还要让他们的二伯伯进山捡柴!

        小峰迅速地从椅子上爬了下来,一股脑的就冲了出来,小家伙跑到了秦时序的面前,仰着小脸奶凶的瞪着苏如月,“你这个坏女人,别欺负二伯!大不了,我去山里捡柴!”

        苏如月望着小家伙气愤的样子,努力挺直了腰,那样子恨不得扑上来咬她!

        大山也追了出来,挡在了小峰的面前,“二婶,你不要生弟弟的气,我去山里捡柴,我最会捡柴了!”

        苏如月见此,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抬头对上了男人的眼,故意装作一副生气的模样,“行,只要你们答应我,以后不在外面乱说话,也不惹是生非,不针对我,这件事情就算了,我也不让你们二伯去山里捡柴了!”

        大山急忙点着小脑袋,倒是小峰用着一副怀疑的眼神望着她。

        苏如月扯了扯嘴角,这个小娃娃才多大啊,心思就这么多了。

        “你这孩子放心好了,只要你们不针对我,我也答应你们,不会打骂你们,也不会为难你们二伯,怎么样?”

        小峰侧着小脑袋看了一眼秦时序,见对方朝着他微微颔首,他这才张口,声音还很稚嫩,偏偏语气像是个大人似的老沉,“你要说话算话,不能骗我们!”

        如果这个坏女人敢骗他的话,他就等二伯不在家的时候,趁着她睡着,在她的屋子里放蛇!

        这次要不是二伯不声不响地回来了,他早就在她的屋子里放蛇了!

        秦时序摸了大山和小峰的脑袋,将两人送回了里屋,一进门,小峰就压低了声音嘀咕了起来。

        “二伯,你不能和二婶离婚吗?我听表舅妈说要是离婚了,二伯就能找个贤惠的好媳妇!”

        小峰口中的表舅妈就是张芳。

        秦时序皱起了眉头,对于大人在孩子面前提离婚的事情是厌恶的。

        “除非是你二婶想离婚,否则我不会的。”

        “啊?为什么?二伯你喜欢二婶吗?”大山不明白他这么好的二伯,干嘛非要让这么坏的女人当他们的二婶!

        明明那个张芬姐姐要比二婶好很多,人又温柔还会给他们摘果子吃!

        秦时序看着两个小家伙急得眉眼都快皱成一团,没忍住的笑了起来,笑过后,语气里染上了一丝孩子们不懂的认真,“这件事和喜欢没有关系,因为二伯已经娶了她,就要照顾她一辈子,这是男子汉应该有的责任,等你们长大了,成为了男子汉就会明白。”

        两个孩子的脑袋耷拉了下来,不能换婶娘,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啊!

        秦时序回到屋子里的时候,苏如月已经梳洗过了,坐在外间的小凳子上,一看就是在等他。

        “有事?”

        苏如月直接点了点头,尝试着开口,“我平日里在村子里也没事做,家里等于就是你一个人挣钱,还有三个崽崽要养活,所以我打算找个工作。”

        秦时序的视线落在了女人白嫩的纤纤玉指上,此时她的掌心朝上,露出了白日里磕破皮的伤,他不动声色地转身走了出去,还坐在椅子上的苏如月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人都呆滞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不同意吗?

        还是说他误会了?以为她是想跑?不想和他过日子?

        她正要站起身追出去解释,谁知男人已经抬脚进来了,只不过手中多了一瓶药膏。

        秦时序将药膏放在了她面前的桌上,“在伤口上抹两次就好了。”

        苏如月没反应过来,就见男人指了一下手心,她这才恍然大悟,心也跟着多了一缕的甜。

        “你不要误会,我也不打算去城里找工作的,家里还有三个娃,离不开人,我就打算在村子里找点挣钱的活。”

        秦时序垂着眼,思索了片刻,才问道:“需要我帮忙吗?我听说村支部里缺一个会计,这个工作相对来说轻松些。”

        苏如月笑了起来,心里越发觉得男人心细,只不过她不考虑去村支部里。

        今儿个才跟刘余结梁子,转头就去他的地盘工作,这不就是羊入虎口!

        秦时序见她摇头,也清楚是因为什么。

        “二哥,其实我想要秦家那山地的使用权,你能不能把那片山地交给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它给卖了,我是想……”

        苏如月话未说完,就见男人点了一下头,说了一个好字。

        “你是家里的一份子,家里的一切资源,你都有权利使用,只要不是破坏或者私下贩卖,我都同意。”

        男人的话传进苏如月的耳里,别提让人有多欢喜了。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家中田和山地的事情?”

        要知道,这件事情连他都被老太太瞒在鼓里,若不是这次苏如月闹了出来,他根本不知道刘余霸占了家中田地!

        而她嫁过来的时候,老太太都已经说不上话来了,就算能说话,也未必会和她说这些事情。

        老太太一直觉得苏如月是城里的姑娘,金贵,不会提这些烦心事的。

        苏如月被这么突然一问,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掩饰地笑着,“就是无意间听到村子里的人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