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军婚甜蜜蜜,小娇媳她赚疯了在线阅读 - 我也娶了媳妇成了家

我也娶了媳妇成了家

        苏如月朝着秦时序望了一眼,精致的眉眼之间弥漫着委屈,她扯了扯男人的衣袖,“二哥,刘叔都说了这话,我要是还执意报警,会不会伤了你和刘叔之间的情分啊?”

        秦时序愣了一下,有一种眼前女人不是苏如月的错觉,苏如月什么时候会在意他的感受了?

        苏如月也不在乎秦时序回不回答,她这话也不是说给他听的。

        果不其然,刘余激动道:“秦二家的,你这话可算是说到叔的心坎上来了,咱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用得着报警吗!有什么矛盾,咱们私下商量着解决就好了,还跑去报警,这不是平白无故叫人看笑话!”

        苏如月偏过头来,为难地望了刘余一眼,又看了看身旁的男人,还有站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的两个男娃,脸上的神色也渐渐的变了,就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眼神都坚定了起来,“刘叔,我嫁到村子里也不过才几个月,也听说了二哥小时候受了乡里乡亲们的照顾,现在你也提到了咱们私下解决,我就看在二哥的份上接了你的提议,咱们私下协商,可刘叔到时候可不能因为我提的要求刁钻就觉得我不是真心想要和解的啊……”

        刘余是个人精,此时听苏如月这话,眉头一跳,笑问:“什么要求?说出来让叔听听有多刁钻!”

        苏如月知道自己的目的被刘余看穿了,神色不变缓缓道:“其实也算不上刁钻的,不过是想让刘叔把秦家三个娃的田给孩子们,还有山地。”

        这话一出,刘余和秦时序的脸色都变了。

        在原书剧情中,秦海去世后,秦时序又常年在军队里,家里就剩下了一个秦老太太带着三个嗷嗷待哺的娃娃们,可没少被村子里的人欺负,而且那时候秦时序的身上也没有军衔,根本没人正眼瞧他们一家!

        当初分田到户的时候,秦海已经不在了,秦时序又在部队里,一年只回来一次,作为大队书记的刘余以老太太带着三个孩子,家里没有男劳动力,以会浪费了田地的理由将三个孩子的田和山地都给霸占了,还美名其曰说是替他们减轻负担!

        秦老太太手里拿着秦时序靠着军功挣回来的粮票和钱,再加上她和秦时序两人的田地还在,日子苦一点也活得下去,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重要的是家里确实没个男人,在村子里要是再把土皇帝刘余给得罪了,日子更加难过!

        苏如月想的也不是那三块田,而是那长着茶树的山地!

        在二十一世纪,她的爷爷就是声名远播的制茶大师,她自小跟着爷爷学习制茶,梦想就是打造一个属于她和爷爷的品牌出去!

        现在换个地方,还是个盛产茶叶的地方,苏如月觉得这是上天安排给她的一个惊喜,她必须抓住!

        而且,她和秦时序没有感情,离婚是迟早的事情,她也必须要有能力在这个世界里活下来。

        过不了几年,到时候生意开放,她有信心依靠爷爷亲传的制茶手艺闯出一片天地!

        刘余皱起了眉头,脸色难看,没想到这女人瞧着年纪不大,这野心可真不小!

        “秦二,你这婆娘可真够有心的,刚嫁到你家来才几天啊,就打起了你们家田地的事情,”他似笑非笑地瞥了苏如月一眼,“你是个城里人,会种庄稼吗?要了田回去,到时候种不出粮食,可不就是白白的糟蹋了这几块地!”

        这挑拨离间的话,苏如月才不怕呢!

        “种不出粮食来,那是我的事情了,更何况,这不还有两个男娃子嘛,我看村子里好多家像他俩这么大的男娃子都能下地干活了,别人都能干,大山和小峰肯定也行的!”说到这里,苏如月的目光落在了两个男孩的脸上,语气意味深长的接着说了起来,“大山,小峰,这三块地也算是你们爹娘的东西了,我问一句,你们能干得了庄稼活吗?”

        大山和小峰毫不犹豫地点头应了下来,异口同声道:“能!我们都会的,我们能吃苦!”

        刘余气的一口气堵在了心头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本就理亏,霸占了人家的田地这些年,现在人家想要回去,还是借着这个争执的机会,分明就是有备而来!

        秦时序见刘余张口,抢先一步,不动声色道:“刘叔,前些年多谢你照顾我们家的田地了,现在我也娶了媳妇成了家,不好再麻烦刘叔了,之后每年的春种秋收我都会请假回来搭把手,不劳刘叔费心了!”

        这话可算是完全堵死了刘余的任何一个借口,刘余站在原地,眼睛都涨红了起来,朝着两人扯了扯嘴角,冷着嗓子说了一声好,转身就直接离开了。

        孙桃红没想到自己不仅没有占上便宜,还把田地给赔了出去,跟在刘余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出!

        闹剧结束,苏如月看着那两道离去的背影,心情都变好了,眉眼染着笑意,一转头就对上了男人审视的目光。

        她搓了搓手,勾着唇笑得格外灿烂,“走走走,站在风头上这么久,人都要冻傻了,回家后,我们包饺子吃吧?对了,满满的脚伤得严不严重啊?你们怎么这么快就从镇上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