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军婚甜蜜蜜,小娇媳她赚疯了在线阅读 - 我真是讨厌死了秦时序

我真是讨厌死了秦时序

        三个崽崽懵圈了,大山最先反应过来,小脸蛋气鼓鼓的。

        “你说的,我们洗了手,就给我们饭吃的!你说话不算话!”

        苏如月懒得搭理这娃,直接给他们三个崽崽的碗里都放了一个馒头,一抬眸恰好就对上了秦时序审视的目光。

        她瞬间心虚了起来,看着男人碗里的三个窝窝头,想着这可是一张长期饭票,现在也不能得罪了他。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干脆心一狠,直接将自己手中的半个白面馒头分成了两半,其中一半放进了他的碗里。

        此时,三个崽崽就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一个个的也不说话了,双手抓着碗里的馒头就啃了起来,生怕苏如月恢复正常后就来抢他们的。

        眼下在他们眼里,苏如月脑子有病了。

        满满是小女娃,动作很慢,大山急的不行,恨不得拿手往她嘴里塞。

        “别吃的这么急,要是噎着了,今晚的晚饭就不用吃了!”苏如月拿出了原主的气势,凶了一句,三个崽崽就迅速的放慢了动作。

        秦时序总觉得这样的苏如月怪怪的,他不动声色的观察了起来。

        只见她的筷子一直夹着青菜吃,倒是扣肉一口没动。

        苏如月吃完半个白面馒头,紧跟着就夹起一个窝窝头,咬了一口,一张小脸就皱了起来。

        野菜的苦涩和怪异的腥味让她实在是咬不下第二口。

        太难吃了!

        秦时序沉默的把自己碗里的半个白面馒头放进了她的碗里,又垂着眼把她扔在碗里咬了一口的窝窝头夹起,面无表情的吃了起来。

        一顿饭结束,秦时序将碗筷收了起来,端着去了厨房里洗刷了起来。

        三个崽崽已经跑的没影了,他们不敢在苏如月面前待着,总觉得下一秒苏如月的脚就要朝着他们踹来。

        苏如月也落得清净,进了里屋四处翻翻看看,就在抽屉里找到一个笔记本。

        这年头这样的本子可不多,一看就不是个便宜货!

        打开一看,竟然是日记,并且开头第一段就是原主描述自己有多么思念宋志文!

        原主竟然拿着这么贵的本子写对渣男的思念?

        关键是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难不成还想和依萍一样去跳河?

        想到这一点,她又沉默了。

        原主可不是就去跳河了!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男人沉稳的声音。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苏如月吓的手一哆嗦,笔记本直接掉在了地上,还好死不死的翻在了中间一页上。

        上面写着:我真是讨厌死了秦时序,志文哥哥你要快点来接我哦,我在等你。

        蹲下身来捡日记本的秦时序,眼神暗了暗。

        苏如月:“…………”

        这是什么社死现场!

        她上辈子是不是刨了这宋志文的祖坟,这一辈子才会遇到这种修罗场!

        秦时序站起身来,将笔记本合上,递到了苏如月手中,神色如常。

        虽然男人的脸色瞧着还挺平静,但是苏如月又不傻,是个男人都不能接受自家老婆想着别的男人吧!这已经与爱情没有啥关系了,单纯就是脸面问题啊!

        “你别多想,这都是我之前不懂事被宋志文蒙骗写的话,作不得数,谁还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秦时序默不作声的瞥了她一眼,就见眼前容貌姣好的女人朝着他露出来一抹笑容,瞧着还挺灿烂。

        其实,苏如月根本就不担心被秦时序怀疑自己的性格变化,根据原主的记忆,她和秦时序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加在一起,十根手指头就数完了。

        上一次见面也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再加上当时忙完婚礼没两天老太太就去世了,原主和秦时序单独相处的时间也没多少,最多就是原主的脾气不好暴露的很明显。

        苏如月当着秦时序的面直接打开了笔记本,将原主写的“情书”撕掉了,为了让秦时序觉得合情合理,她特意学着原主的蛮横无理,咒骂了几句。

        “好你个宋志文竟然连我的命都不顾,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过你这个王八蛋!”

        秦时序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苏如月气的涨红了脸拿笔记本发泄。

        直到将那些“情书”撕完,苏如月就像是打了一场架似的,瘫坐在了椅子上。

        原主的身子很娇气,这让苏如月心烦,真是身体不行脑子也不行,纯纯一个笨蛋美人!

        “你之前说找我谈事情,谈什么啊?”

        秦时序见苏如月光洁饱满的额头溢出一层薄薄的汗,沉默的站起身来拿起床头柜上的大茶缸走了出去,没多久就捧着一杯水走了进来,放在了苏如月手边的梳妆台上。

        “我知道自从你嫁给我之后,一直都很委屈你,我常年不在家,没有办法尽到一个丈夫的职责去照顾你,关心你,家中还有三个孩子需要你去操心,你一个人很不容易,你想要和我离婚我也能理解。”

        秦时序想着她一个姑娘家,嫁到他家来,说是给三个孩子的婶娘,实际上就是娘,搁谁心里也不舒服。

        “我不要求你要对三个孩子多好,你不愿意给他们做饭也没事,我这次回来已经和隔壁家的王婶商量好了,我每个月会给她寄上一些钱,让她帮忙给孩子们做口饭吃,你要是愿意也可以过去一起吃……三个孩子还小,他们是我大哥在这世界上的骨肉,平日里调皮捣蛋了些,你训斥也应该的,但不要动手,行吗?”

        苏如月望着男人坚毅的眉眼,人都傻了,这,这是什么优质男啊!竟然能说出这些话来!

        实在是不怪苏如月心里诧异,她在老一辈的口中就听说过这个年代的男人,可不兴跟老婆说什么道理的,动手那都是家常便饭!

        结果秦时序居然说出这些话,真的是难得极了。

        但是,转念想到原主之前对三个孩子的所作所为,她现在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如何接话。

        毕竟,她不可能说那都是原主干的,和她没关系啊!

        要说行,她再也不打孩子了,这也很难让秦时序相信。

        男人转身走到了外间,再次进来的时候,手中多出了一个信封,递到了苏如月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