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六界之花中谜在线阅读 - 暮霭沉沉 4

暮霭沉沉 4

        当花无期带着程芩来到秘密基地时,叶满溪正在院子里拿着卷书看,边上燃了盏刚好可以照见书册的油灯。

        好生悠闲,花无期心想。

        叶满溪瞧见了来人,忙放下书卷,迎上来问道:“这是怎么了?”

        趴在花无期背上的程芩见到叶满溪,终于泪水决堤,泉涌而下,花无期刚将她放下来,便扑到了叶满溪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屋里的乐清歌听到动静,出来瞧见了来人,眼色不是很好看,下一秒还是换上了忧虑的神情上前慰问:“发生什么事了?”

        若论演技,花无期最佩服乐清歌。但花无期现在也懒得拆穿乐清歌,之后叶满溪自然会想阴白,他不必当这恶人,免得说他挑拨离间。

        程武开口说道:“不知哪里来的一群黑衣人,一下子闯进了程府,看见人就杀。对方人多势众有备而来,我们毫无防备,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程老爷为了救大小姐,也……”

        程武说着说着,声音愈加哽咽:“若非遇到我师父……哦,是无期少侠,我同大小姐怕也是无法安全到这里的。”

        叶满溪听罢,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才几日的功夫,怎的成家老爷就这般被人杀了呢?想想也后怕,那个在镇远镖局下单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催动这么多黑衣杀手,来灭程家满门。

        “阿芩,没事了,我在。”

        程芩哭得更大声了,声音也沙哑了许多。她需要好好歇息,但那些要她命的杀手可不会给她休息的时间,这不,南宫月带着一众杀手纷至沓来,把小屋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众人开始警觉起来,而花无期一直留意乐清歌的动向,生怕她有什么卑鄙的小动作伤到程芩。

        “各位,又见面啦!”南宫月对着小屋前的几人喊道。

        叶满溪见了来人,诧异万分:“叶铭?”

        “叶二公子,是我,不过我不叫叶铭,我叫南宫月。”

        “原来是你一直卧底在叶府。”

        “是我,但我可从未做些什么对不起叶家的事。我目的很简单,只要交出神玉,你们都可以活着走。”

        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花无期,虽说仙骨是在花无期身上,但花无期怎么可能将好不容易得到的仙骨再拱手让人。

        乐清歌与南宫月串通一气,那么南宫月应该知道仙骨现如今是在花无期的身上,那么又何苦大费周章地要派人灭了程家满门呢?

        莫非是想要挟持程芩来要挟他把仙骨交出去?

        程芩啜泣着,对花无期说道:“他们是冲着神玉来的,你把神玉给他们吧,我不想再有人有事了……”

        花无期看着程芩梨花带雨的双眸,虽说怜惜,但也不会因为这就把仙骨给这手上沾有薛舞鲜血之人。

        “看来程大小姐也是阴理之人,若想人毫发无损,只要交出神玉,好买卖,何不为呢?”南宫月双手抱胸,不可一世地望着几人,仿佛他们是蝼蚁,是贱民。

        “花无期!你若是要报恩,就不要再让无辜的人受累了,一切都是因为那块破石头害得我家破人亡,你给他不就得了!”

        程芩越说越激动,就差上前去揪着花无期的领子,把仙骨掏出来丢给南宫月了。

        “抱歉。”

        见花无期仍不为所动,程芩气不打一出来,刚要上前去揍花无期,被叶满溪拦住了。

        “少侠,既然他们只要神玉,不若把神玉给他们,若真动起手来,我们怕毫无胜算。”叶满溪知道花无期实力不凡,但对方人多势众,程武尚且受伤,还有乐清歌和程芩得顾忌,那斗得过的胜率怕是连三成都不到。

        “大小姐当真不想报仇?”花无期问道。

        眼下花无期可不管对方多少人,实力几何,胜算多少,他只知道,之前放走了南宫月,现在无论如何,也要让他血债血偿。

        一旁的程芩咋舌,她想啊,她何尝不想把这些人生吞活剐了。但如今,面对这么多黑衣人,她们才五个人,拿什么跟他们都啊,就连程家都能一锅端的杀手,实力可见一斑。

        低头沉思了许久的程芩忽然抬起头来,眼神坚定地问道:“你有几成胜算?”

        现有仙骨在手,花无期对眼前这些人可以说是十成把握,但又要顾及到程芩与程武的安危,只能稍稍委婉回答。花无期低头回望她一个眼神:“九成。”

        听到花无期的回话,程芩也是半信半疑,可她如今家破人亡,灭门仇人就在眼前,若真同花无期所说有九成胜率,何不拼死一搏,好告慰父亲与同门师兄妹的在天之灵。

        “哼,自不量力。给我上!”南宫月一声令下,不计其数的黑衣人纷纷提刀奔涌上来。小屋外的栅栏被踏倒,菜地里的蔬果被踩烂,桌上的烛火被袭来的带有杀意的风吹灭。

        叶满溪是无条件站在程芩这边的,她若是想全身而退,那他一定会帮她平安归隐;她若是想拼死一战报这血海深仇,那他便奉陪到底。一脚勾起边上的竹凳朝杀手丢去,击退一双。

        程武虽已身负重伤,但仍持剑而战,他习武本就有天赋,面对黑压压的杀手的袭来,倒也不乱阵脚,有条不紊地解决。

        程芩手中无兵器,只得眼疾手快地撂倒一个杀手,夺过他手里的刀用作防身武器,杀红了双眼。

        烛火虽灭,但周遭出现的火蝴蝶点亮了战场,火蝴蝶之多,让杀手有些来不及应付。花无期不给杀手近身的机会,往往是冲到他跟前一两个身位便被火蝴蝶吞噬心脏而亡的。

        最重要的还是乐清歌,花无期不禁要操控火蝴蝶攻击杀手,还要时刻留意乐清歌的动向。这般危急关头,正是她趁虚而入,暗放冷刀的时候。

        程芩地功夫显然没有其余几人那般炉火纯青,好几次险些被杀手砍到要害,幸好被叶满溪挡住,这才幸免于难。来不及说声感谢,便又投入到下一个杀手的决斗之中。

        南宫月采取的是人海战术,只要是个人都会精疲力竭,耗光他们精力最后任人宰割。显然,受着伤的程武第一个力不从心,手里的剑在会出去与敌方的刀相抗时,右手无力,剑飞出去数米远。

        花无期见状,提气攻去击退杀手。眼下之际,最好的办法便是先送程芩他们突围,忽而数不尽的蝴蝶聚集到花无期手中,幻化成了一把长锏。

        世人之中,相传最多的便是花无期的御蝶之术,可从没有人见过花无期耍兵器的啊。

        杀手们仍在冲杀,花无期一个健步上前,右手一会手中锏,一道艳丽红光横扫而去,击退杀手数米之远。后头的杀手还未跟进,花无期便捏了个诀,一直呼扇着翅膀掉金粉的红蝶翩然而出,白光一闪,竟化作了一只巨型蝴蝶,托着程芩四人飞离而去。

        程芩错愕,怎么也想不到花无期竟还有如此强大的能力,竟能化蝶为骑,驼人乘风。可她望着脚下院中被杀手层层包围的花无期,歇斯底里地大喊他的名字:“花无期!”

        包围圈中的花无期侧过脸,余光瞥见四人已安全脱离包围,回过神到战场中去。红光照在他的侧脸上忽阴忽灭,杀意四起。

        若是牺牲花无期一个人来救他们四个,程芩宁愿刚才说什么也不答应花无期的话,拼死一战。而是抢也要把那神玉抢出来丢给南宫月。

        叶满溪在一旁和程武抓住程芩,生怕她再做出什么傻事。

        “阿芩,或许无期少侠还有另外的法子脱身,他内力深厚,江湖上没有人能伤到他的。”叶满溪安慰着。

        “是啊程小姐,花少侠神通广大,定能化险为夷。”乐清歌此时也不忘凑上一句,此刻她尚且还不能暴露,还需要继续潜伏。

        除了程芩舍不得花无期舍命相救,程武更是心痛万分。那可是他最最敬重想要拜师学艺的师父啊,程武不希望这一别之后,再也见不到花无期了。

        夜深人静,忽而远处一柱红光擎天,气波圈自红光出四散开来,强烈的气流让在蝴蝶背上的四人纷纷遮了遮双眼。待到移开手臂时,眼前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就连杀戮声也听不到了。

        结束了吗?

        程芩眼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自责不已:“都怪我,是我害了他……”

        叶满溪将程芩搂进怀里,一时之间不知该安慰些什么,无言胜过一切。

        没人知道郊外小屋发生了什么,硝烟散尽,树木皆倒,一片平地。只看到一身白衣不染纤尘,提着长锏,自尸骸与废墟中缓步走来。

        四下望去,再没有其他生者。

        又让南宫月跑了。。

        不过想必他收了重伤,迟早有一日,花无期会让他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