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什么?吴三桂把女儿嫁给朱三太子了?(第九更)

第九十四章 什么?吴三桂把女儿嫁给朱三太子了?(第九更)

        “王军门,大胖哥,大头哥,你们再走快一些,可别让皇上等急了!”

        “寅哥儿,皇上那么着急叫我们爷仨入宫是有什么要紧事情吗?”

        “对啊,我和你大头哥才新婚燕尔,我还好些,毕竟只娶了一个老婆。你大头哥一次娶了俩,现在走路都有点飘了”

        “爹,伱胡说什么呢?我现在步履稳健,一点都不飘!倒是您老人家看着有点虚啊!”

        “爹,大头,你们别吵吵了,快让寅哥儿和咱们好好说说,皇上到底找咱们有什么事儿?寅哥儿,能说吗?”

        紫禁城内,已经当上御前侍卫的曹寅正领着王辅臣、王吉贞、王忠孝父子三人,一路小跑着往乾清宫而去。今儿才是王辅臣、王忠孝爷俩新婚燕尔的第三天,两人的婚假都还没完呢!

        虽然这爷俩身子骨都跟铁打的差不多,还不至于“路上飘”。但是昨晚上两人都忙活到深夜,特别是以一敌二的王忠孝尤其辛苦。老婆太漂亮、太婀娜也不好容易折寿!

        昨晚累着的爷俩,今儿直到日上三竿就被人从被窝里叫起来。然后胡乱吃了一点,就来皇城里面“跑步”了,有点没精打采也是正常的但他俩都是大清终臣。为了终康麻子,再没精神也得顶上去啊!

        而且康麻子也不是不懂体恤奴才的主子,那么心急火燎叫他们来,一准是有大事儿。

        “能说,这里都快到景运门了,还有啥不能说的.”曹寅左右看了看,都快到景运门了,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放慢了些脚步,压低声音道,“你们知道吧,云南那边出了件大事儿!”

        “什么?”王辅臣一下紧张起来了,“该不是吴三桂造反了吧?”

        “不是,不是”曹寅连连摇头,笑着说,“吴三桂还没反,只是吴三桂把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叫花子。”

        “什么?”王辅臣一愣,“哪儿来的消息?胡说八道吧?”

        王吉贞则笑道:“寅哥儿,吴三桂怎么可能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情?他的女儿可是郡主,在云南那边可精贵了!难道那小丫头是看那叫花子长得英俊,所以才”

        说着话,他还回头看了眼王忠孝。

        王忠孝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只是等着曹寅回答王辅臣、王吉贞的问题。

        曹寅摇摇头道:“这事儿我也不大清楚,只知道是云南巡抚李天浴用六百里加急送来的密折上说的。”

        “啥?六百里加急就说这事儿?”王辅臣一脸的诧异。

        “爹,”王吉贞则皱着眉头提醒道,“李抚院是朝廷重臣,他动用六百里加急报告的事情一定非常重要!”

        “没错,”王忠孝这时候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一边走一边对王辅臣道,“爹我看这叫花子不是一般的叫花子!他没准就是朱三太子!”

        “什么?朱三太子”王辅臣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吴三桂他居然把”话说到一半,他就看见俩儿子都在那里挤眉弄眼,马上就改了口,“对,对,这就是朱三太子,错不了的!一定是了,要不然吴三桂怎么可能嫁女儿给他?

        而且鳌拜前脚到云南,吴三桂后脚就嫁女儿给个三十多岁的叫花子.这怎么可能不是朱三太子呢?”

        王辅臣的话只讲了一半,而另一半则是:吴三桂没来由的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一个三十多岁疑似朱三太子的花子,也能反过来证明鳌拜百分之百到了云南!

        这事儿在逻辑上已经完全圆满了!

        所以康熙对王辅臣、王忠孝父子的那点猜疑,应该是完全打消了。

        其实这个叫花子并不是朱三太子,而是吴三桂早年间一个好基友的儿子,姓王,名永康。他爹早年间和吴三桂有过命的交情,一时头脑发热就来了个指腹为婚。

        后来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当上了平西王。而这个王永康的爹大概是当了大明忠烈,家道也破落了。王永康本人三十大几了都没娶上媳妇,穷得没办法,所以就拿着老娘传给他的婚书去云南找平西王想讹一笔。

        而吴三桂这个人素来是有小义、无大节。他虽然看不上这叫花子女婿,但他得维持自己重信守诺的美名。于是就现找个女儿(多半是现认的,当年指给这王永康的闺女现在早嫁人了),然后再陪上一大笔嫁妆,又保举了个空头参领,打发他回苏州过好日子去了。

        本来这事儿有人能当笑话讲,有人会当美名谈,但总归和朱三太子牵扯不到一起。可这不凑巧遇上“鳌拜出逃云南”的事儿了吗?

        康熙皇帝之前因为担心鳌拜投靠吴三桂,所以一早就给云南巡抚李天浴发去了廷寄,让他在云南密查鳌拜和朱三太子的踪迹,发现可疑事情立即六百里加急密折上奏。

        那个李天浴哪里敢去查鳌拜的踪迹.活腻了才查!可他又不敢什么都不干,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差事的时候,碰巧来了个讹银子和老婆的王永康——这事儿足够可疑啊!

        于是李天浴就写了密折,六百里加急给发送北京了。

        在王辅臣父子进洞房的那天,康熙皇帝就受到李天浴的密折了,然后研究了一天,觉得这事儿实在太可疑了,这个什么王永康,没准就是朱三太子啊!

        要不然一叫花子凭什么让吴三桂把女儿许给他?

        而且鳌拜前脚到云南,吴三桂后脚就多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婿这事儿是不是太巧了?

        所以,康熙就不等王辅臣父子销假,便让他们赶紧来宫里商量。

        而对王辅臣父子三人而言,这次的吴三桂嫁女事件,简直就是老天爷帮忙啊!

        这事儿不仅可以把“鳌拜逃滇”的事儿完全做实,而且还可以把吴三桂、鳌拜、朱三太子这三个康熙最忌惮的人物串在了一起.

        当王辅臣父子三人抵达南书房门外的时候,南书房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大臣了。除了那一群大学士和学士,还有裕王福全,领侍卫内大臣多隆,平南王世子尚之信,靖南王世子耿精忠,以及另外一个獐头鼠目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王忠孝在自己和王辅臣的婚礼上见过,是洪承畴的儿子洪士铭。

        洪承畴和吴三桂的关系是很好的,还曾经教吴三桂怎么当忠臣——得养着永历这个寇,才能当一个很重要的忠臣。可惜吴三桂不学好,就想着当一个手握十万重兵,随时可以杀进北京,夺了鸟位的大终臣

        王家父子三人在南书房门外等着皇上宣召的时候,他正趴地上回答康熙的提问呢!

        “皇上圣明,奴才也觉得此事甚为可疑!因为据奴才所知,平西王的女儿们都是嫁给平西王藩下大将之子的。如夏国相、胡国柱、郭壮图等,无一例外都是平西王麾下的将领的儿子。而他们自己在平西王的提拔下,现在也都成了平西王藩下的大将重臣。如果这个王永康真的和平西王有婚约,那一定早就在平西王军中得到提拔了。怎么会一直在民间蹉跎?而且奴才家里和平西王也算故交,却从没有听说过平西王有个走散了的女婿.”

        康熙皇帝这时候也瞧见王辅臣他们了,于是就提高嗓门问:“王辅臣,你久在云南,可知道平西王有这么一个女婿吗?”

        王辅臣闻言赶紧撩起袍子屁颠屁颠进了南书房,然后先给康熙跪了,才恭恭敬敬回答道:“回秉皇上,奴才从没有听过吴三桂有个走散的女婿,也没见他找寻过.而且据奴才所知,吴三桂的三个年纪比较大的女儿,都是一早就指婚给吴三桂手下大将的儿子了。而他那些年纪比较幼小的女儿,大多是在四川、云南镇守时和小妾们生的,也不可能指婚给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婿。这差了十几岁,生都能生出来了,还怎么指腹为婚?”

        康熙说:“可李天浴的折子上说,吴三桂嫁了个十几岁的女儿给那叫花子女婿。”

        “皇上,”王辅臣道,“奴才以为这事儿极为可疑!吴三桂的这个叫花子女婿一定不是寻常人,他极有可能就是朱三太子!”

        康熙冷笑一声说:“可是李天浴的奏折上说,吴三桂已经把自己的这个叫花子女婿打发回了苏州,还写信给江苏巡抚委托其代为购置田产宅邸,让他的叫花子女婿当个富家翁。如果这个王永康真的是朱三太子,那吴三桂为什么要把他放走?”

        “皇上,”王辅臣说,“奴才觉得有两种解释,一是这朱三太子必有党羽爪牙,说不定和江南各处逆贼还有海贼都有联络,他必须坐镇江南才能指挥各处反贼配合吴三桂!二是前往苏州的那个朱三太子已经被掉了包.真朱三已经躲到云南去了,而苏州的那个是伪朱三!”

        康熙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无论这个朱三是真是伪,朕都不能放过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