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他是鳌拜的接班人,他想当大清首辅!(第二更)

第八十七章 他是鳌拜的接班人,他想当大清首辅!(第二更)

        “皇上,图海是内奸!现在已经查明,当日在御药房外吼了一嗓子,致使鳌拜逃脱的罪人就是图海!”

        乾清宫,南书房内,康熙刚刚把伺候的太监、宫女都支开,他的好哥哥福全就向他报告了一个不出所料的大消息——图海果然是内奸!

        康熙其实早就怀疑图海了!

        鳌拜对图海那么好,又是捞人又是送功劳,把图海从抄家罢官流放宁古塔的厄运中,硬生生拔到了如今位极人臣的地步,这图海怎么可能不是鳌拜的党羽?

        这鳌拜为了捞图海,连捏造和尚皇帝“遗言”的事儿都干出来了,这已经不是知遇之恩了,简直就是过命的交情。

        和图海相比,前两天刚刚在菜市口杀头的班布尔善从鳌拜那里得到的好处都差了一大截!

        那个班布尔善不过就是从闲散宗室被提拔到领侍卫内大臣和秘书院大学士,这就成了鳌拜的死党。图海拿得好处更多,凭什么就不是鳌拜的人?

        而且在侍卫处、内三院、御药院、敬事房送上来的“内奸嫌疑人名录”上,图海也是嫌疑最大的一个。因为在鳌拜到来之前,多隆、小桂子和明珠已经想方设法把有可能是鳌拜党羽人的都支开了。只有图海因为官太大,而且是内三院隆宗门值房里面唯一一个大学士,明珠还是他的下属.下属指挥上级这也不行啊!

        所以这个图海就成了“内奸第一嫌疑人”,如果不是有明珠、周昌两个人证,康熙早就让人把图海送去内务府尚方院(慎刑司的前身)里去审查了。

        想到这里,康熙就把目光投向了和福全一起过来的明珠,淡淡地问:“明珠,你之前不是证明图海一直留在隆宗门的值房内吗?”

        “皇上恕罪,”明珠一脸愧疚地道,“奴才之前被图海蒙蔽了,图海当日看见穆占和小桂子有说有笑进了乾清门,又瞧见多隆跟着王忠孝也进了乾清门,便察觉到有异样。于是便和心腹周昌商议,由周昌问奴才拟诏的事情,将奴才的注意力转移了,图海便趁机悄悄溜出了隆宗门值房。

        而奴才的心思都在擒鳌拜的事情上,压根就没在意隆宗门值房里面少了个人。”

        康熙心说:这话没毛病,明珠毕竟是个没见过腥风血雨的书生,当日心里藏着性命交关的大事,全部的心思大概都在鳌拜身上,哪儿还会关心图海是不是在隆宗门值房内?

        “那个周昌在哪里?”康熙问。

        福全回答道:“就在南书房外面,由王大头带着。”

        康熙点点头,“那就宣他们进来,朕要当面问话!”

        守在南书房门口的太监一听这话,马上就张开喉咙喊了一嗓子:“宣王忠孝、周昌觐见!”

        王忠孝听见太监的喊声,就扭头看了周昌一眼,低声道:“培公,不要慌张,知无不言就是了。”

        周昌点点头,深吸口气,便跟着王忠孝一块儿迈步进了南书房,然后一块儿给坐在一张案几后头的康熙皇帝跪了,没等他和王忠孝开口请安,康熙皇帝突然大喝一声道:“大胆周昌,安敢欺君!”

        这一嗓子把王忠孝吓了一跳,心道:这个小孩子吓唬人呢!

        他赶紧扭头看了一眼周昌,发现这位在历史上(也许是、电视剧中)敢于深入虎穴忽悠王辅臣的大谋士都给康熙吓趴在地上,还呜哇一声哭起来了:“皇上饶命,我再也不敢了,都是图海逼我的.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幼儿,我可不能死啊!”

        看来这个周培公还是有点能耐的!演技一流啊!

        王忠孝这下放心了,于是就板起面孔训斥道:“你个奸佞,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饶命,饶命”周昌一副崩溃的模样,看上去特别老实。

        康熙轻轻点头,觉得这个周昌不会骗自己了,便温言道:“周昌,朕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你一个芝麻绿豆官被图海这样的大学士逼迫,做了伪证,也是情有可原的。现在伱只要老实交代,朕就既往不咎,还可以给你升官!”

        “皇上真是仁君,小臣一定老老实实的。”周昌马上就是一副感激涕零状了。

        康熙又问:“周昌,你老实和朕说,图海是不是鳌拜的党羽?”

        周昌回答说:“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周昌回答:“皇上,据小臣所知,图海对鳌拜而言并不是寻常的党羽,而是鳌拜的.接班之人。”

        “接班之人?”康熙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周昌道:“就是.鳌拜想让图海在将来接他的班,率领群臣辅佐皇上,当大清的首辅。而有图海掌控朝局,鳌拜就能放心退下来养老了。”

        听周昌这么一说,康熙的麻脸一下就放沉了,“凭图海也想当大清首辅?”

        “想啊!”周昌道,“内阁首辅,位极人臣,他怎么可能不想?”

        康熙冷哼一声:“他还真敢想啊!”

        周昌被康熙哼得一哆嗦——当然是装的,然后就趴在那儿屁都不敢放了。

        而明珠、王忠孝这两个陷害奸佞的大终臣则在心里面偷着乐.因为他俩都知道,图海这回算是凉透了。

        对图海而言,“造反罪”还是有点牵强的。图海一个当奴才的,而且还是“文奴才”,想造反实在太难了。

        但是一个“想当首辅罪”扣上去就太合适了!

        实际上康熙和鳌拜的斗争,某种程度上就是君权、相权(议会权)之争。康熙也不一定认为鳌拜要反,但他一定觉得鳌拜想通过把持议政王大臣会议来总揽朝政,用相权和议政之权来架空君权。

        而图海当大清首辅的这个想法,四舍五入一下,不就是想用相权架空君权吗?

        而且图海造反是不现实的,而他想当首辅似乎是很现实的.但是对圣心独断的康熙而言,这就是不可饶恕的死罪。他的皇权是不容他人分享的!

        图海,死定了!

        “福全、明珠、王忠孝!”康熙皇帝脸色铁青,点了三个人的名儿。

        “奴才在!”

        三个人一起给康熙跪了。

        “朕名你等人前去内三院值房拘捕图海先把他带去尚方院好生看管!”康熙沉着说,“随后你三人立即带上周昌去图海家中查抄罪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