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我们是“吕布”,我们要反复无常!

第八十章 我们是“吕布”,我们要反复无常!

        “爹,你老实和我说,你和孔四贞到底是什么关系?上没上床?有没有一块儿生过儿子?那倒霉的孙延龄知道自己戴绿帽子了吗?”

        大晚上的,在从孔四贞府上返回大豆腐巷赐第的途中,王忠孝趁着月黑风高,四下无人,就跟王辅臣打听起和孔四贞的那点事儿了。

        王辅臣一听这话就急了,横了儿子一眼,就吹着胡子教训起来了,“你个小兔崽子,胡说什么呢?你爹我是这样的人吗?”

        “还真是!”王忠孝一脸的不高兴,“和你相好的可不止一个孔四贞,明珠家的那位格格,还有曹寅他妈孙氏是不是都和你是老相好?”

        “你,你都是哪儿听来的?”王辅臣还是抵死不认,“你爹我可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干那种y人妻女的事儿?”

        “你还正人君子?曲靖府的卢一峰送我的两千两是不是给你黑了?”王忠孝可不惯着这爹,张口就质问起来了,“还有......我那金莲妹子是不是被毒打了一顿?金莲妹子那么可爱,你怎么忍心打她?”

        “我,我,我......就轻轻打了几下,那是家法!我也是不得已的......而且,她只是叫得凶,其实根本不疼!”王辅臣替自己辩解了两句,就发现不对了,“咦,你个小兔崽子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是王忠仁那小子吗?”

        王忠孝瞪了老子一眼:“是你那好大儿王吉贞!”

        “什么?”王辅臣大惊,“老大来北京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王忠孝说:“你都夜不归宿好几天了,你上哪儿知道去?”

        “什么夜不归宿......”王辅臣哼了一声,“这是应酬......官场应酬!我现在是九门提督了,又是新官上任,方方面面都要应酬!对了,你还没说老大来北京干什么呢?我让他留在曲靖好好看家的,他怎么来北京了?家里其他人呢?不会跟着他一块儿来了吧?”

        王忠孝压低声音说:“我大哥是和吴世珏、吴小菟一起来的......平西王想把吴小菟送给我当老婆!”

        王辅臣这下可高兴了,“吴小菟?那可是大美人啊!你个小兔崽子艳福不浅,这点随我......你那个女徒弟杨小环也是个尤物,要姿色有姿色,要身段有身段。对了,小菟来了,你那女徒弟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姐妹二人,共侍一夫了......”王忠孝得意洋洋地说。

        “有那么好的事儿?”王辅臣嘿嘿笑着,“你小子果然随我,不错,不错......不对啊!”

        王辅臣终于发现不对了。

        “哪儿不对?”王忠孝问。

        王辅臣眉头大皱:“吴小菟可是平西王的孙女......你要娶了她,那咱们算哪头的?”

        王忠孝笑了笑,道:“爹,那我可得先卖个关子......您老路上好好琢磨一下,等平西王反了,咱们应该支持谁?”

        “是啊,我得仔细想想。”王辅臣拈着大胡子陷入了沉思,这一路上没再和儿子说话。

        没一会儿,王辅臣就被儿子领到了一条幽暗、僻静,空无一人的小胡同内。

        “这是哪儿?”王辅臣停下脚步,举起手里头的灯笼,警惕地四下照了照亮,“这里不是大豆腐巷......老二,你怎么领路的?”

        “爹,这是咱家后门的那条胡同。”王忠孝一指前头一扇小门脸儿,“那就是咱家后门了。”

        “回家为什么走后门?”

        “因为没什么人知道我哥来了北京!”说着话,王忠孝又前后左右瞧了瞧,没有发现盯梢的,这才吐了口气儿,上前去在自己后门上派了三下。

        “谁?”门内传出了王安的声音。

        “是我,大头。”

        “嘎吱吱......”

        门开了,然后就看见王忠孝的那个书僮王安探出了脑袋,瞧了瞧王忠孝和王辅臣,马上就乐了起来:“老爷,您可回来了,大公子等您等得都快睡着了......对了,老爷,我的官......”

        “有有有,一个候补千总,已经报上去了。”

        王辅臣一边说话一走后门进了自家宅院,王忠孝也跟了进去,等后门合上,才问王安道:“我哥呢?”

        “大公子在就在后罩房里面眯着,”王安说,“除了师爷,我,还有王全,家里就没人知道他来了北京。”

        “行,”王忠孝点点头,“王安,你和王全去看着点......爹,咱们去找大哥说话吧。”

        王辅臣嘟哝道:“回个家咋就跟做贼似的?”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跟着王忠孝钻进了自家大宅西路院子的后罩房。后罩房就是三进、四进四合院中最后一进院子里房子,一般用作女佣房、杂间、库房。

        王忠孝的西路院子里面还没有女佣,所以后罩房里有几个空着的房间,王吉贞就眯在其中一间里头,靠在床上,抱着个枕头,正在打瞌睡。不过睡得并不沉,王辅臣、王忠孝进屋的声音把他给惊醒了。这间屋子里还点着灯,所以他睁眼一瞧,就看见王辅臣和王忠孝了。

        而王吉贞醒了之后,就开始数落他爹了,“你们可回来了......爹,不是我说你,都快娶媳妇的人了,该收收心了!”

        王辅臣当然不服了,哼了一声,就在一把太师椅上落了座,然后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有你这么数落老爹的儿子吗?你有功夫说我,还是想想你自己怎么办吧......我现在都是内大臣兼九门提督了,你弟弟都是头等侍卫了!你呢?才是一云南候补县,还是西选的!等平西王造反了,你可怎么办?”

        “对啊,平西王造反了我怎么办?”王吉贞一下子惊醒了,“不,不,是咱家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起兵响应吗?”

        “这个......”王辅臣给儿子的问题给问蒙了,说实话,现在他知道也不知道要不要造反?

        “这个事儿晚点再说,”王忠孝也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咱们先说眼前的事儿......现在咱家最要紧的就两个事儿,第一当然是我娶媳妇了;第二则是给我大哥安排个四川盐法道的缺!”

        “啥?盐法道?”王辅臣一愣。

        “这怎么安排?”王吉贞一听说自己能当盐法道,那就一点儿也不困了,“二弟,你快和哥好好说说!”

        王吉贞现在不过是正七品的候补知县,盐法道可是正四品。那可连着升了五级,几乎就是一步登天!

        而且盐法道可是个肥缺啊!

        “立功啊!”王忠孝道,“举报平西王收留鳌拜企图造反......现在皇上正因为不知道鳌拜跑哪儿去而睡不着觉呢!如果他知道鳌拜去了云南,一定会大松口气儿的。大哥你有了这功劳,即便不能一步到位拿下四川盐法道,一个四川的知州总是能赏下来的。混个一两年,再运作一下,还怕没有一个盐法道?”

        “可是举报平西王收留鳌拜,意图造反......”王吉贞大惊道,“二弟,你还娶不娶小菟了?”

        “娶啊!”

        “那你还坑平西王?”

        “又如何?”王忠孝一脸的无所谓,“反正大家都知道平西王要造反,再多一条勾结鳌拜的罪名也算不了什么。

        而且,小菟又不挂吴家的名头嫁给我,她会以小环姐姐的名义和我订娃娃亲......对了,爹,你还有个已故的把兄弟,就是那个珠市口杨三的爹,名叫杨进忠。您早年在北京城落难的时候得了他的资助,还和他拜了把子,并定了两个娃娃亲,把我和我那个夭折的兄弟指给了小菟、小环......”

        “等等!”王辅臣赶紧喊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又是娃娃亲,又是把兄弟的......老二,你到底是我儿子还是我老子?你自己给自己订娃娃亲也就罢了,怎么还给我找了个把兄弟?”

        “爹,听我的,没错!”王忠孝说,“这个珠市口杨三不是一般的混混......交游广阔,和三藩世子都有关系。他还是直隶罗教的一个头目,在运河上有许多门徒,家里头还是前朝锦衣卫的大官,知道不少前朝余孽的下落,而且他现在还搭上了裕王的线,要帮裕王放印子钱了。您要是和他已故的老父结拜了,以后他就是你的子侄,他的门徒就能我们所用......以后咱们要响应平西王,他也能帮得上忙。”

        “老二,”王辅臣皱着眉头问,“听你这意思,咱们将来还是要反的?”

        王忠孝点点头说:“总是要有所准备......平西王是肯定要反的!我看他成事的可能不小,而且我娶了小菟就是他的孙女婿,以后就是皇亲国戚啊!不过反平西王的旗号咱们也不能放下,同时也得做好和平西王撕破脸的准备。”

        “老二,咱们到底是哪头的?”王辅臣也是糊涂了。

        “爹,您这是怎么了?”王忠孝看着有点茫然的王辅臣,“您是活吕布,我是小吕布......咱们当吕布的,就应该要反复无常!现在可以帮着小皇帝坑平西王,将来也可以帮着平西王坑小皇帝,兴许有一天,咱们还得再坑一次平西王!”

        ......

        星期五上架,求首订,拼加更!星期五先连发五更,首订过千后多一百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