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把“终臣”包装成“忠臣”,把“忠臣”变成“终臣”

第六十八章 把“终臣”包装成“忠臣”,把“忠臣”变成“终臣”

        看着李辅汉和他娘子李张氏一块儿送郭家父子走了,王忠孝这才把一大包书信文稿搁在了于师爷身边的一张茶几上,笑着问:“师爷,您瞧瞧这个!”

        “这都是从鳌拜家里抄出来的?”于师爷早就知道王忠孝想要利用从鳌拜家里抄出来的黑材料整人和捞钱,看着这一大包好东西,两眼放光啊!

        王忠孝点点头道:“有吴三桂、吴应熊的,有尚可喜、尚之信的,有耿继茂、耿精忠的,有孙延龄的,还有......图海图大学士的!我找了一下午才找着这些。”

        “哎哟,二公子,这些东西可有点烫手啊!”于师爷打开包袱,看着里头的一大捆书信,眉头马上就蹙起来。

        “烫手?哪儿烫手了?”

        于师爷解开绳子,拿起一封吴三桂写给鳌拜的亲笔信,摇了摇头:“一来,这东西不大好变现......您真敢把这些都卖给平西王世子、平南王世子和靖南王世子?

        二来,那三位世子花钱买了这些信,他们就能当上大清忠臣了?皇上就能信他们了?如果皇上不信,这三位早晚坏事,到时候把您供出去怎么办?”

        “嘿嘿嘿,”王忠孝笑了起来,“师爷,还是您想得周到,不过我已经有对策了!”

        “对策?您想怎么办?”于师爷问。

        “我啊,这回卖得不是信,而是大终臣的身份......是专为三位世子爷量身定做的大清终臣!”

        原来王忠孝这次要卖得不是信,而是服务......一个把“终臣”包装成“忠臣”,把“忠臣”变成“终臣”的服务。

        王忠孝又道:“于师爷,您觉得这个平西王世子、平南王世子、靖南王世子对朝廷,对皇上,到底是忠还是不忠?”

        “哎哟,这可不好说,”于师爷摇摇头,“他们仨都是藩王世子,又一直在北京城当人质。要说对朝廷对皇上忠心不二那是不可能的,可要是一点忠心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没有朝廷的支持,他们仨有没有嗣位的那一天都难说啊!他们仨的爹要是马上反了,他们可就得上菜市口挨一刀了!”

        “嘿嘿,这就对了!”王忠孝用手指轻轻敲打着茶几道,“只要朝廷相信他们仨是大忠臣,同时又认为他们仨的爹爹有贰心,那就有可能扶植小的,而让老的早点退位让贤,来北京养老!”

        “这......”于师爷都惊讶了,这买卖还可以这样做啊!

        “这样能行吗?”于师爷还是有点怀疑。

        “嘿嘿,行不行的,事在人为啊!”

        “不好说,”于师爷摇摇头,“平南王、靖南王那边也许能行,可是平西王哪儿有那么好对付?”

        “平西王......当然不好对付,”王忠孝说,“但如果小皇帝知道平西王世子一直和鳌拜商量着要设计取而代之,小皇帝会怎么想?小皇帝会不会当平西王世子是忠臣?师爷,你说平西王世子他想不想当个大忠臣?”

        “肯定想啊!”于师爷说,“可是咱们怎么办到?”

        王忠孝笑了笑:“只要他想,我就有办法......关键是他能出多少!”

        “您要多少他都得出!”于师爷说,“那是买命钱啊!”

        王忠孝笑着从那一堆书信中抽出一封吴应熊写给鳌拜的,交给了于师爷:“明儿你拿着这封信去见杨起隆......告诉他,跟着我干,荣华富贵全都有!再让他拿着这个给吴应熊看,然后安排我和吴应熊见个面。”

        “二公子,”于师爷顿了顿,“这杨三......身边可有许多不得志的前朝遗民,您真要把他收为己用?”

        王忠孝笑道:“师爷,您不也是个不得志的前朝遗民?现在不照样当了大清终臣?况且这天下......眼看着又要乱了!杨三他们就不想跟着我博一个封妻荫子?”

        “行!”于师爷重重点头,“我明儿就去和杨三好好说说。”

        “好!”王忠孝笑着点头,“还有个事也得麻烦师爷你。”

        “说什么麻烦?”于师爷笑道,“有什么您尽管说就是了。”

        “师爷,”王忠孝说,“你还记得锦衣卫缇骑的规矩吗?”

        “锦衣卫缇骑?”于师爷叹了口气,“当然记得......那是我家祖传的手艺!可惜现在用不上了!”

        “用得上!”王忠孝说。

        “怎么用?”于师爷两手一摊,咬着牙,含着眼泪,“大明都没了......都没了......”

        没了,才知道宝贵!才知道苦啊!

        要是上天能给他于得水一个机会穿越回去,他一准要豁出去保卫大明朝!

        不过王忠孝对大明没什么感情......穿清不造反是不行的,他不反他爹也得反——都**惯了!但是复不复明的再看吧,就算复了,那也是暂时的,他可是“世凯”加“大头”,窃国窃天下那是宿命!

        想到这里,他就笑吟吟对于师爷道:“师爷,这个大明没就没了,但是这个锦衣卫说不定还能再回来......我说的可不是銮仪卫,而是北镇抚司!”

        “真的?”于师爷一下就来精神了,“皇上要办个北镇抚司?”

        “没那么大,”王忠孝说,“就办个小号的,就在粘杆处的基础上办......裕王叫我拟个章程出来,这事儿我也不熟啊!要不你来代劳?”

        “行啊!”于师爷高兴了,压低了声音道,“这可太好了,这个锦衣卫要是回来了,大明朝就......”

        ......

        北京,德胜门内,兴化寺街胡同,索额图的府邸当中,这个晚上也来了一位稀客,内弘文院大学士,议政大臣马佳.图海。

        图海图大学士今儿是轻车简从,便服而来的。他和索额图都是正黄旗满洲出身的(明珠是正黄旗的满包衣出身),打小就比较亲近。

        两人都是那一带八旗子弟当中少有的好孩子,别的八旗子弟还在烧杀抢掠的时候,他俩就已经在那儿读书习字了,都属于八旗子弟当中的学霸!

        都是爱学习的好孩子,又都是一个旗的,当然比较亲近了。

        后来大清朝走了狗屎运,定鼎中原坐了天下,就用得上索额图、图海这样的八旗学霸了(其实索额图的阿玛索尼也是个学霸,他们全家都学霸,在满人全是文盲的时候,他们家的人竟然都认字儿!),所以两人的官运都很不错,特别是图海。

        这图海早年还国史院当侍读的时候,一次陪顺治去南苑打兔子,居然还没忘记背着“书包”,别人在玩,他在用功,结果把顺治给感动了——他从来就没见过那么用功的人。

        图海也由此起家,一路飞黄腾达!

        而那么一个积极上进的八旗学霸,现在当然不甘心被鳌拜这个倒霉蛋牵连了。

        所以今晚上,图海就带索额图最喜欢的字画来拜访这位圣眷正隆的老朋友了!

        “索三哥救我!”

        在索额图的书房里面,大胡子、国字脸,看上去特正直、特凛然的图海差一点就给索额图跪了。

        “麟洲,你这是干什么呀?”

        索额图看着自己的好基友一副急哭出来的模样,也是大吃了一惊。

        “我,我.......”图海叹了口气,“我这些年受了鳌拜、穆里玛不少恩惠!所以,所以有不少书信、禀帖、礼单落在鳌拜的公府里面,可能都让裕王给抄回去了!”

        说着话,图海就把一幅索额图亲自创作的仿王羲之的书法作品递上去了。

        “这事儿......”索额图接过那幅字展开一瞧.......马上就明白了!

        索额图仿王羲之的字儿.......这能便宜吗?

        既然不便宜,事儿一定也不小。

        “麟洲,”索额图皱起眉头,“我和你明说了吧......你这事儿可大可小!鳌拜的马屁谁没拍过?我也拍过,明珠也拍过,多隆拍得更卖力,咱们现在不还是皇上的心腹?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这不是得过鳌拜的好处吗?”图海哭丧着脸。

        鳌拜这个人难伺候得很,寻常不会给人好处,可是不知怎么,特别看得上图海,关键时刻捞一把,后来又把他扶上马送一程......这个意思,图海这么聪明能不明白?是要栽培他当大清栋梁!

        以后鳌拜老了干不动了,说不定就让他当议政王大臣会议的家。

        可是这聪明人不止图海一个......索额图也聪明,还有那个一直在眼馋内弘文院大学士位子的明珠,一样是个聪明人。宫里面那位老太后,就更加聪明了!

        索额图想到这里,猛地一拍巴掌:“有了!”

        .......

        拜求收藏,推荐,月票,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