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奉旨造反去!(求收藏,求推荐,求追读)

第五十一章 奉旨造反去!(求收藏,求推荐,求追读)

        大清康熙八年三月初八,刚到寅时。

        北京城,东安门外大街上,一大队人马正提着灯笼,顶着刚刚开始褪去的夜色,往紫禁城方向而去。

        这队人马是从台吉厂大街上的裕亲王府开出来的,带队的当然是裕亲王福全了,他一身普普通通的蓝色行褂,骑着一匹和他的小身板不大相配的大马,还挎着一把腰刀,藏在黑暗当中的面孔上一会全是兴奋,一会儿尽是忧愁。

        因为今儿就是决定这位小孩子王兼大清好哥哥生死的时刻!

        照理说,他一小孩子,又是皇帝的哥哥,生下来的赢家,而且小皇帝如果扑了他就能赢更多,完全没有必要帮着康麻子造反。但架不住这个福全他是个“扶弟魔”!

        当年他阿玛顺治问他长大想干什么的时候,他就回答想当“闲王”,现在又“闲不住”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帮弟弟康熙造反......这样的好哥哥,实在让跟在福全身后一块儿进皇城的王忠孝很是羡慕啊!

        他要是能有这样的哥哥该多好啊!

        想到这里,王忠孝就回头望了穿上正二品武官朝服的王辅臣一眼——看看人家的儿子,再看看你的大儿子,怎么就差别那么大呢?

        王辅臣似乎察觉到了王忠孝的眼神,还以为这小子头一回造反,心里头慌张呢,于是就笑着宽慰道:“莫慌张,这种事儿没啥大不了的,以后做多了就习惯了!”

        王忠孝心里头有“反”,听见王辅臣这么一说,顿时就是一惊,差一点就上去捂这老家伙的嘴了。

        这老家伙乱说什么呀?什么做多了就习惯了......这话能当着福全的面说?

        不过他还没行动,那边福全已经接话了:“没错,大头,你别害怕......我皇玛嬷昨儿已经和景运门统领穆占说了,等他的闺女养到十三岁,就挑进宫当贵妃。

        安亲王岳乐和正黄旗的顾命大臣遏必隆等会儿也会进宫去给我皇玛嬷请安。而且今儿担当守卫皇城的骁骑营值班统领的是董额董贝勒。

        另外,銮仪卫里头的那个蒙古掌卫事大臣鄂齐尔又是太皇太后的侄孙......”

        这就是实力,同时也是大义名分的威力啊!

        穆占是正黄旗那拉氏,顺治年间就是副都统,现在是上三旗护军营的一个统领,向来和索尼、索额图父子关系亲密。现在老太后又许出一个贵妃给他闺女,关键时刻该怎么做,他心里自然清楚。

        而岳乐、遏必隆更不必说了,一个是宗室大长辈,一个是和鳌拜平起平坐的顾命大臣兼銮仪卫大臣。让他们在鳌拜和小皇帝之间选边,他们肯定支持小皇帝。

        岳乐是没什么实权了,但遏必隆是銮仪卫的掌卫事大臣,銮仪卫的衙门就在午门外的千尺长廊上,里面还不少校尉和亲军呢!

        而另外一个銮仪卫的掌卫事大臣鄂齐尔又是科尔沁蒙古的贝勒,姐姐还是个太后(康熙的后妈)。

        还有一个骁骑营值班统领董额又是多铎的儿子......也不知道怎么排班的,今儿居然就轮到他上岗看大门了。

        当然了,以上这几位是不会参与康熙和布木布泰的造反密谋的。可一旦康熙发难,并且康熙本人没有被鳌拜控制,那他们必然会站在康熙一边狠踩鳌拜的!

        落井下石,人之常情嘛!

        虽然侍卫处和侍卫亲军以及紫禁城、皇城护军里面还有不少鳌拜的党羽,但有了岳乐、遏必隆、穆占、董额这些人带头,大部分混日子的侍卫和护军肯定还是会效忠皇上的,即便是鳌拜的党羽也可以重新站队。

        所以今儿造反成败的关键,其实不是擒鳌拜,而是康熙别让鳌拜擒了。挟天子、令八旗的关键,是手里得有个天子!

        只要鳌拜从乾清宫落荒而逃,那他的大势就去了......你个满洲第一巴图鲁让一个小孩子皇帝给打跑了,谁还和你混?

        “王爷所言极是!”王忠孝发现福全没在意王辅臣的话,就赶紧送上马屁话,“有皇上和太皇太后运筹帷幄,我等只须遵照行事,就能万无一失了。”

        福全点了点头,还想说什么,前头带路的观音保已经喊起来了,“王爷,东安门到了。”

        王辅臣马上对福全道:“王爷,您先请,我父子随后再入东安门。”

        “好!”福全点了点头,一扯缰绳,打马上前。

        王忠孝则对身后已经换上了王府护卫衣服的“贤、义、安、全”,还有于师爷、小李子、郭金宝等人道:“你们快去保护王爷!”

        “嗻!”

        七个人应了一声,一起策马向前,跟随在裕王福全身边。

        而王辅臣、王忠孝两父子则让到了路边,看着福全带领着一百多号人走向东安门。

        这百余人中,只有二三十人是王府护卫,剩下的都是“精武门的编外布库少年”,也就是裕王福全和王忠孝各自训练的一批少年中看着比较能打的。

        这些人加上布库处的布库拜唐阿,总共也就是二百人,再加上王辅臣、王忠孝领来的三十来个亲兵家将,再加上索额图、佟国纲、佟国维手下的健壮家奴,再加上福全的护卫和家奴,以及康熙、布木布泰可以掌握的侍卫,总数不到四百人。

        这部分人大致上又一分为三,一部分由王忠孝、观音保率领,在乾清宫南书房设伏,抓捕鳌拜,并且控制侍卫档房和乾清门。

        一部分由福全和王辅臣率领,以御膳房为据点,先夺取御膳房北面的箭楼,然后再控制景运门。

        最后一部分由王辅臣的另一个义子王忠仁带领,全都装成裕王府的苏喇家奴,以看守马匹,等候主子出宫的名义留在东安门外,等到乾清宫、景运门得手后,再配合从景运门出击的王辅臣和索额图,一起夺取东安门。

        在控制了乾清宫,打通了乾清门、景运门、东华门(位于东安门、景运门之间)、东安门之后,康熙皇帝的谕旨就能发到四九城各处了......

        当然了,未来不让这些“编外人员”因为紧张露出马脚,除了带队的几人(都是王辅臣的亲兵和裕王府护卫),其他人直到现在还不知道真相。

        “给福大爷请安了!”

        “福大爷,您今儿又带那么多人,又要和皇上赌撂跤了?”

        在东安门外负责看大门的一个骁骑参领和一个骁骑校看见福全一大清早就来了,赶忙上前请安。

        福全的心理素质不错,挥挥手,哈哈一笑道:“今儿这些人不全是撂跤的,还有些是来御膳房当学徒的......御膳房的饭菜太香了,比我家的好吃,所以就和我皇玛嬷请了个恩典,让我的人来学。”

        那骁骑参领问:“有太皇太后的懿旨?那这些人的腰牌一定都办好了吧?”

        “那当然,景运门统领亲自给办的!尽管查看,看看有没有混进反贼!”

        “王爷,您说笑了,不过卑职职责所在......”

        裕王一挥手,毫不在意:“没事儿!查吧!”

        查,当然是查不出哪儿不对的,因为所有的腰牌都是真的,而且绝大部分跟着福全入皇城的人,都不知道他们今儿是要去帮皇上造反的。

        根据有六次造反经验的王辅臣建议,造反行动正式开始之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才不容易走漏消息。至于大部分不知情的反贼,事到临头裹挟上他们就是了。

        这一次的造反还是奉旨造反,大义名分在手,成功的希望极大,是不怕底下的人不跟着干的。

        “成了,他们进去了!”

        远远看着裕王带着的大队人马已经通过了东安门的哨卡,头一回造反的王忠孝终于长长出了口气儿。

        “好了,该轮到咱们俩了!”王辅臣对儿子道,“老二,你进去之后,先和于得水一起去御膳房北面的箭楼瞅瞅,看看郭金宝和他爹办事到底靠不靠谱。如果有什么不对,你马上来告诉我。如果没什么不对的,直接去乾清宫就是了。”

        郭金宝和他老子“火药郭”,早已经被福全这个大贵人拉上贼船了,他俩负责的是把造反工具送到御膳房北面的箭楼里存放——当然是有内务府总管大臣的批文的。

        而和这些造反工具一起送进去的,还有几十件黄马褂和官帽——都是王忠孝和于师爷亲自去窃来的,到时候王辅臣和福全拿下箭楼后,就能让手下的人都扮上了。

        “孩儿知道!”王忠孝点点头,“包在孩儿身上!”

        “好!好好干......”王辅臣一笑,“咱家的荣华富贵,就在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