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吴三桂,我们都知道你要造反!(求收藏,求推荐,求追读)

第四十六章 吴三桂,我们都知道你要造反!(求收藏,求推荐,求追读)

        “王爷,您看这事儿......下官也没想到我那个犬子居然如此孝顺,都那么多年了还记得下官喜欢包子张家的小玉姑姑,还替下官在太皇太后跟前请了恩典......这可真是,真是难得的好孩子啊!”

        五华山,银安殿。正在吴三桂跟前夸儿子的,当然就是王忠孝的老爹王辅臣——他们虽然一个坑了儿子两千两卖官钱,一个为了筹钱在官场活动把老爹卖给了张小玉张姑姑当如意郎君。但这都是家丑,家丑不可外扬。

        当着吴三桂的面,王辅臣也不能说自己挺大一老爷们居然让儿子卖给一个二十五岁的老姑娘当丈夫了。

        他到底是个总兵,面子还是要的!

        吴三桂则拿着太皇太后的懿旨在那儿一边看一边点头:“老夫早就看出世凯是个好孩子了......不过老夫却没想到辅臣你竟是个痴情男儿,很好,很好啊!”

        吴三桂是相当重视男女之情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嘛!他虽然忌讳这事儿,不让别人说,但他对同样的痴情男儿还是高看一眼的。

        王辅臣嘿嘿一笑道:“王爷,我这不是活吕布吗?吕布可是整本《三国演义》里第一痴情男儿啊!”

        吴三桂一想,的确是这样......《三国演义》里面的兄弟情、父子义和君恩臣忠是有不少,但是为了个女人杀干爹,后来又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不肯突出下邳城的,好像也就是吕布吕奉先了。

        看来这个吕布......还是条汉子!而这个活吕布比死吕布还更强,活吕布只是爹比较多,但他并没有杀过爹啊!

        虽然他在大顺、大明、大清之间来来回回各跳了两次,但除了第一次干掉了一个姐夫,后面几次要么跟着上司被动造反,要么就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投敌保命,还算有点忠义,比那个杀了两个爹的吕布强太多了。

        而太皇太后把她贴身的姑姑嫁给王辅臣,显然也有拉拢的意思,也许还会顺便提拔一下。毕竟这个王辅臣不仅是包衣人,而且还是御前侍卫出身——御前侍卫可不是一般的侍卫,而是可以领着刀子在皇帝身边护卫的侍卫。能当上御前侍卫的,都是皇帝的心腹。

        而王辅臣又是被先帝亲自提拔为御前侍卫的,绝对是先帝的心腹!虽然和今上康熙小皇帝没什么交情,但终究是小皇帝和太皇太后夹带里面的人物......也许王辅臣和那个苦恋了十几年的张姑姑完婚后,就有机会专镇一方了。

        这样的人物,有机会还是应该拉拢一下,大家联合起来,才能一起忠大清,保皇上嘛!

        想到这里,吴三桂就对在一旁伺候的吴世琮道:“世琮,去账房取三万两银票来!”

        三万两?

        王辅臣当然知道这钱是用来收买自己的......给得可真多啊!那个张小玉买他当丈夫才给了六千两,相比之下,还是吴三桂派头大,真是好人呢!

        看着吴世琮去拿银票了,吴三桂就笑着对王辅臣道:“辅臣,你在云南十几年,日子过得清苦,这段时间又帮着老夫练兵,实在操劳。老夫也不能让你白辛苦,这三万两银子就算是老夫给你的婚礼随的份子吧!”

        “可,可这也太多了。”王辅臣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吴三桂有一点没说错,他这个云南“剿总”总兵的确清苦......别处的总兵可以吃空额、喝兵血,三千兵额起码可以吃个五六百空额。可是吴三桂这里兵多额少,根本没有吃空额的余地。兵血就更别想了,那可都是跟过李自成、张献忠、李定国的兵!王辅臣敢克扣他们的钱,他们随时拿刀砍上来。

        所以在云南干了十几年总兵的王辅臣的确没什么积蓄......要不然他也不至于把儿子的“官本”给黑了两千。

        吴三桂笑着对王辅臣道:“辅臣,你到了北京少不得要上下打点,银子可不能省。你的总兵都干了十几年了,早就攒够了升提督的资格,可我云南这边的提督位子就一个,实在安排不了......如果在北京走个门子,花钱活动一个,那咱俩将来就能互为依靠,一起忠大清了。”

        同样的话,吴三桂其实和不少人说过!

        譬如现在当甘州提督的张勇,在广东当高雷廉总兵的祖泽清,在贵州当提督的李本深,在四川当提督的郑蛟麟,在四川当保宁总兵的吴之茂,当夔州总兵的谭弘等人,都收过吴三桂的好处,还都约定好了一起忠(终)大清......只不过吴三桂的本意是大家一起拥兵自重,然后效忠大清。

        但是那些人总是误解吴三桂要拉大家一起造反!

        王辅臣也有点误会了,他也觉得吴三桂终究是要造反的......虽然吴三桂今年已经五十八岁了,但是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汗的时候也有五十六岁了。

        而且,就算吴三桂自己来不及反,他不还有儿子吴应麒和孙子吴世琮吗?

        所以这个反......肯定是要造的!

        “王爷,你放心,”王辅臣拍着胸脯道,“真有那一天......只要王爷您用得着王某,王某一定跟着王爷一起干!一起终大清!”

        “好好,咱们一起忠大清!”吴三桂连连点头的时候,吴世琮已经拿着一大包银票进来了。

        吴三桂将银票交给了王辅臣,然后又亲自将王辅臣送到了五华山下,还目送着王辅臣离去,好一副依依不舍得样子。

        看见王辅臣走远了,吴三桂的孙子吴世琮就悄悄凑到了爷爷身边,低声道:“爷爷,王辅臣此去怕是不会再回云南了吧?”

        吴三桂点点头,道:“小皇帝毕竟亲政了......也许老太后想为孙子找几个保驾的吧?这王辅臣将来至少能有个提督的前程,运气再好点,总督都没准啊!”

        “爷爷,这样的人物,咱们可得好好笼络住了,将来必有大用!”

        吴世琮当然也误以为他爷爷有造反的想法——在他看来也挺好,如果造反成功了,他将来最少一个亲王,甚至可能当皇帝!

        吴三桂点点头:“是啊......可是这样的人物,想要笼络住了也不容易。”

        “爷爷,这事儿其实也没多难。”

        吴三桂回头看着孙子:“怎么?你有办法?”

        “爷爷,”吴世琮笑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这活吕布、小吕布,都是痴情男儿!”

        “可这和咱家有什么关系?”吴三桂皱着眉头问。

        “小菟啊!”吴世琮道,“小菟可是个难得的大美人啊!”

        “小菟......你要把小菟送给王辅臣?”吴三桂愣了愣,“王辅臣可是小菟她爹的把兄弟啊!”

        “不是王辅臣,是王世凯!”吴世琮笑道,“爷爷,他俩其实早就好上了......已经私定终身了!”

        “什么?私定终身了?”吴三桂一愣,“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吴世琮说,“爷爷,您难道没听陈姨奶奶唱过那个什么‘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吗?”

        “怎么没听过?”吴三桂说,“圆圆每次唱完都会哭个稀里哗啦的。”

        “这首歌就是王忠孝创作了送给小菟的!”

        “什么?”吴三桂大吃一惊,“王世凯还有这样的才华?”

        “那是,”吴世琮点点头,“我二弟那也是文武双全的.....爷爷,只要咱们能拉住世凯,就不怕王辅臣不和咱们一条心!”

        “可是......”吴三桂皱着眉头,“现在朝中有些人不知道本王的忠心。如果王世凯娶了小菟,恐怕会连累着王辅臣都一起倒霉吧?”

        “爷爷,”吴世琮笑道,“这事儿不能明着来,但是却可以咱们来暗的......只要小菟和王世凯成婚了,那王家两父子就是咱们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