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当终臣遇到反贼!(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求追读)

第三十九章 当终臣遇到反贼!(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求追读)

        这天上午,王忠孝背着手在正阳门外大街的人流当中缓慢穿行。

        他在紫禁城的第一个“六天班”已经上完了,昨儿傍晚就出宫回了自己在豆芽菜胡同的家宅里。

        王忠孝的这“六天班”可是收获满满,首先是有了新的差事,他去侍卫处上班的时候,是乾清门看门的王大爷,可是没想到还没上岗看门,就已经升职了。从看门大爷一下提拔到了摔跤队领班!正式的官名叫做库布处库布领班。

        不出多隆所料,鳌拜果然没有挡着不让成立库布处,也许在他看来,这就是个小孩子闹着玩的地方——小皇帝玩性大,对他这个权臣也没什么不好,就让他玩去吧。

        所以成立库布处的事儿几天就办妥了大半,裕王福全被康熙任命为库布处管理大臣——十五六岁就当大臣了,可真是年少有为啊!

        头等侍卫索额图当了库布长,是库布处名义上的二把手,实际上的一把手。

        原裕王府头等护卫观音保调入侍卫处,封了个二等侍卫,出任协理库布长,算是索额图的副手。

        而王忠孝这个蓝翎侍卫则封了个库布领班,排在观音保之下,是库布处实际上的三把手。

        库布处的地盘选在了西苑太液池中的瀛台岛,经费由内务府拨付,所用器械由内务府的武备院提供。另外,内务府还调了几个笔贴士和打杂的拜唐阿到库布处办事儿。

        现在就等福全、索额图、观音保、王忠孝他们四个从今年应挑拜唐阿的旗人、包衣人少年中选出至少九十名库布拜唐阿,这个内务府库布处就能开张了。

        到了那时,康麻子这个大清康熙年第一造反家,可就有了自己的造反武装!

        康麻子的造反事业真是蒸蒸日上啊!

        除了新的差事,王忠孝还有了新的妈——目前还是候补,不过这新妈转正是早晚的,因为昨儿王忠孝离宫的时候,这位候补新妈给了王大孝子充满母爱的六十张范家老号的银票。

        拿了张小玉那么多“母爱”,王忠孝怎么都得给人家当“孝子”了......所以王辅臣这个爹必须得交给人家的!他老人家要是不乐意,那王忠孝这个孝子就是五花大绑,也得把这好事儿给办成了。

        不过这“交爹”的日子还没到,张小玉今年虚岁二十四,明年才是放归的时候。

        所以王忠孝还有段时间可以替他亲爹操办娶后妈的事儿......替爹搞包办婚姻,这孝顺儿子也没谁了。

        现在王忠孝已经拿到了充满母爱的六千两银票,加上之前花剩下的一千一百两范家老号的银票,手头的官本已经猛增到了足足七千一百两!

        有了那么大的本钱,王忠孝“终”大清的信心就更足了,这会儿走在大街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终心”!

        大师爷于得水现在正紧紧地跟在王忠孝身后,这几天他也没闲着,一直在北京外城晃悠,为王忠孝找合适的古董字画宝刀宝马。

        这些个东西在北京城里到处都是,好找也不好找。说好找,去大栅栏和马市街兜两圈,保管能找着一大堆,但是真不真的就不好说了。宝刀、宝马王忠孝还识货,可这字画古董......他可就不知道了。

        好在于师爷说他是个识货的......不仅识货,而且还识人!

        这会儿还在和王忠孝吹嘘呢!

        “二公子,不是我和您吹牛,北京外城这里做字画古董的,十有八九都是我家的世交!”

        “你家不是干锦衣卫缇骑的吗?”王忠孝问。

        于得水点点头:“对啊,我家世代都干这行......所以鉴定字画文玩也是我家的家学,北京城里头做古董字画买卖的商人和我爹、我爷爷都熟悉得很。”

        王忠孝不解道:“这锦衣卫缇骑的家学不应该是严刑逼供什么的吗?怎么还要鉴定字画文玩?”

        于得水一笑:“嗨,严刑逼供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为了最后能去抄了那些乱臣贼子的家吗?乱臣贼子家里面都有的是好东西,我们干这行的要不识货,岂不是把好东西当破烂丢了,把赝品送进宫里,这不就要误国误民了?”

        “哦,原来如此!”王忠孝心说:误国误明......原来大明的国就是被你们这些不好好抄家,把好东西都抄回自己家去,把破烂都送上去的锦衣卫给耽误了。看来你这个于师爷还真是个人才啊,回头抄鳌拜家的时候一定要把你带上!也不知道能不能一把从鳌拜家里抄出一千万两银子?

        “二公子,到了。”

        王忠孝正想鳌拜的家呢,于师爷突然说了一声“到了”,可把他吓一跳,还以为鳌拜家到了,赶忙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还在正阳门外大街上。

        “到哪儿了?”王忠孝左右张望了一下,“这里也不是大栅栏呢!”

        “这是珠市口。”

        “珠市口?”王忠孝一愣,“来珠市口干嘛?咱们不是去大栅栏吗?”

        于师爷指着前方一座三层楼高,门外插着面“杨三茶馆”旗号的铺子说:“二公子,咱今儿不去大栅栏,咱今儿要来这里和杨三茶馆的东家杨三爷谈生意。”

        “杨三爷?”王忠孝问,“他是什么人呢?”

        于师爷笑道:“他在北京外城这边可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祖上和我祖上一样,都是前朝的锦衣卫世家,两家也算世交......不过他家的家业比我家要大,他爹也比我爹能耐,还能给他留下点东西和人脉。”

        王忠孝又打听道:“他家也是北镇抚司的缇骑?”

        “不是,”于师爷苦笑道,“缇骑又不算什么大官......他家可是锦衣卫世袭千户,还连着好几代掌管n子府!”

        “什么?n子府?”王忠孝一愣,“是管奶妈的?这油水可大了!寅哥儿他娘就是皇上的奶妈。”

        “对对,这n子府现在还有呢,不过归内务府管了。”于师爷顿了顿,又说,“前朝n子府的正式名称叫礼仪房,隶锦衣卫,除了替皇子皇女选择乳娘外,还管选驸马。这可是锦衣卫里面一等一的好缺,比什么北镇抚司强多了。北镇抚司尽得罪人了,一不留神就把自己折进去。而n子房的主事只管捞好处,不大会招惹到祸事。所以杨家连着好多代人把持着n子府,真是捞得盆满钵溢。可惜......”

        “那这个杨三现在除了开茶馆,还有别的买卖吗?”王忠孝和于师爷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杨三茶馆”跟前,这是一座四开间门面三层楼高的大茶楼,还开在珠市口这种黄金地段,显然得花不少本钱。就靠泡几碗茶,这能赚得出来吗?

        于师爷笑道:“这杨三可是个能人,仗义疏财,结交豪强,自己还搞了个罗教斋堂,叫三郎香会,在运河漕工和往来北京、通州的运粮苦力当中有不少门徒......”

        “什么?三郎香会?”王忠孝听见这个名字就惊住了,“于师爷,这位杨三叫什么名字?”

        “杨三的名字?”于师爷说,“他以字行世,字起隆!”

        “杨起隆?”王忠孝心道:好嘛,又遇上个反贼!我这人是命中注定招反贼吗?怎么在哪儿都能遇上造反的?在云南遇上王辅臣、吴三桂,跑北京又遇上康熙朝第一反贼康麻子,来趟外城还遇上个杨起隆!再接下去是不是该遇上陈近南了?

        他正想到这里的时候,杨三茶楼里面突然响起一声好听的娇叱:“姓陈的,光天化日之下,你带着那么多人手持凶器,擅闯民居,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