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小桂子公公(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求追读)

第三十六章 小桂子公公(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求追读)

        从海淀打猎回来的第二天,一大清早,天还没亮,王忠孝就和呵欠连天的李吉祥一块儿到了东安门外。王忠孝背着包,李吉祥牵着马,马背上还驮着李张氏为王忠孝收拾的铺盖卷,以及王忠孝的长枪、弓箭、腰刀、盾牌和一箱子书籍,还有笔墨纸砚。

        其实长枪、弓箭、腰刀、盾牌这一套上阵杀敌的家伙,照着老规矩是肯定要带上的。保护皇上也得有好家伙啊,就一把腰刀,真遇上了全副武装的刺客团体,自己都保不住,还保什么皇上?

        不过那都是老规矩了,如今的御前侍卫入宫当值的时候都不带那些个,都是挎把腰刀就来了。所以王忠孝拉着这一套出门打仗的装备出现在东安门的时候,还把守门的骁骑营们吓一跳,还以为大清早的见鬼了——会一大老早就拉着这套装备出门的,不就是他们早就遭了报应的恶人阿玛和恶人玛法吗?等走近了才知道,原来不是见鬼了,而是见着一个老古董了。要不是那块乾清门行走的腰牌含金量太高,再加上王忠孝这个“杀猪勇士”的名头实在忒想,守东安门的护军差一点就没让王忠孝进去。

        虽然王忠孝进去了,但是李吉祥还是让人拦住了不让进,谁让他没有腰牌呢?所以王忠孝只能打发李吉祥先回家去,等他的腰牌办下来,再让张小包或是郭金宝给他送去。

        当然了,李吉祥这号“侍卫家人”是进不了紫禁城的,但是却可以到达紫禁城外的红铺,也就是侍卫居住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老房子了,和紫禁城一样,都是明朝传下来的,里头曾经居住的都是保护大明皇上的锦衣亲军。昨儿于师爷还跟王忠孝吹呢,说他爸爸、他爷爷、他太爷爷还有别的什么爷爷,都在那里头住过。

        王忠孝照着师傅多隆的指示,沿着东安门内的大街一直往前,没一会儿就到了东华门外,倚着紫禁城墙根修得一排小四合院儿。

        东华门这个时候已经打开了,还有不少送水的送菜的送肉的送米面的大车进进出出......这都是张小包他们家和其他御膳房大师傅的油水!这御膳房负责的可不仅是皇上一家的吃喝,还管着好几百御前侍卫,一千多侍卫亲军,以及到皇城当值的八旗护军、内务府奴才、外朝官员,还有太监、宫女、仆役等等的吃喝,每天的流水大得惊人!

        紫禁城墙根边的那排小四合院儿门口都有门牌,王忠孝很快寻到了多隆居住的小院,多隆的院子大门紧闭,估计人还没起呢!王忠孝可不敢打扰领导睡觉......领导睡踏实了,才能好好为人民,不,现在是为皇上服务啊!所以他就老老实实在院子门外候着。

        也不知道候了多久,天都大亮了,附近几个院子的侍卫们三三两两地出门去吃早饭了,就是不见多隆的院子里面有一丁点动静。

        就在王忠孝怀疑自己的这位师傅要睡过头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世凯,你那么早就来了?”

        这是多隆的声音!

        王忠孝赶紧回头去瞧,就看见他的多师傅已经换上了御前侍卫的黄马褂,挎着把细细的腰刀,戴上了双眼花翎的帽子,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着蓝色袍子,捧着根拂尘的小太监......不,不是小太监,而是个小孩子大太监!因为王忠孝瞧见这太监年纪虽小,还是个孩子,但是帽子上的顶子却是金色的,这是七品或是八品的首领太监。

        那么小就是首领太监......这一准是小麻子的心腹啊!

        王忠孝赶忙一路小跑着就到了多隆跟前,行了一礼:“徒儿给师傅您请安了。”

        多隆笑着点点头,然后一指身边的小太监,“这是桂爷......叫桂爷!”

        桂爷?桂公公?小桂子?

        果然是皇上的心腹啊!

        王忠孝赶紧给这小桂子也行了一礼:“忠孝给桂爷请安了。”

        行完了礼,又顺手拿出一张十两的银票塞到小太监手里,笑着说:“请桂爷喝茶。”

        那小太监似乎对王忠孝称自己为“桂爷”很高兴,倒不是他想当“爷”,而是“某爷”在北京城里头就是个寻常称呼。虽然都是为皇上服务,但太监们并不以本职工作为荣,就想让别人当自己是个正常人。“公公”的称呼在别人看来是尊称,但对太监自己来说,还是有些刺耳......所以真正和某太监关系好的,一般都用寻常的称呼叫他们。太监之间,也不会称什么公公。

        “别叫爷,”小桂子微微一笑,“你可是正六品的蓝翎侍卫,我不过是个八品内臣......以后咱们还是兄弟相称,你就叫我桂兄弟,我叫你王大哥吧。”

        “好好,桂兄弟!”

        王忠孝心里那叫一高兴啊,他现在已经是明珠的学生,多隆的徒儿,小桂子的王大哥——朝中有人啊!

        小桂子这时笑着对王忠孝道:“王大哥,皇上听说你在景运门箭亭外和观音保比武时一脚就把人家踹翻了,觉得你有点耍赖,所以想让你和观音保好好比上一场!去西苑的瀛台岛上比......这回可不许再耍赖了!”

        “皇上既然下旨不让耍赖了,那我一定不耍赖!”王忠孝笑着答道,“桂兄弟,那我什么时候去西苑的瀛台岛?”

        小桂子道:“你现在先安顿一下,再和你师傅一块儿去侍卫档房把该办的手续都办了,然后马上和我一块儿去瀛台等着,皇上什么时候忙完,就会来瀛台看你和观音保摔跤的。”

        小桂子话一说完,多隆就指着他住的那小院,对王忠孝说:“徒儿,这是为师的红铺,现在就我一个人用,还空着好几间房,你就住这儿吧。不过为师晚上一般也不过来睡,为师在八大胡同有个相好......所以这院子其实就你一个人住。另外,你这马得牵到咱们侍卫专用的马厩里头,会有专人照看的。你先把行李扛进院子,我再带你去马厩,把你的这匹大马给安置好了。你这马骑着威风,养起来可费劲儿,记得给管养马的马伕一份见面礼,人家才能给你好好照料着。”

        ......

        当王忠孝穿上了侍卫的黄马褂,戴上了插了双眼花翎,装饰着鎏金砗磲顶子的暖帽,腰里挂着御前侍卫专用的鲨鱼皮鞘鎏金腰刀,跟着小桂子公公一块儿横穿过紫禁城,又走西华门进入西苑,登上瀛台岛的时候,都已经快到午时了,福大爷和观音保两人早就已经到了。

        福大爷就在瀛台岛最南边的迎薰阁里头靠近太液池湖水的地方坐着钓鱼,观音保则在他身后站着当保镖,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福大爷就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来者是王忠孝和小桂子,便朗声笑了起来:“大头,你穿上这身黄马褂还真挺精神的,这要是往皇上身后那么一站,那一帮朱三太子见了,哪儿还敢反?”

        王忠孝赶紧给这小大爷行了个打千儿礼:“请福大爷大安。”

        福大爷也不钓鱼了,笑着转过身看着王忠孝,“你和我说老实话,你要是不耍赖,比撂跤能赢观音保吗?”

        “这个......”王忠孝瞅了眼观音保这个矮壮汉子,“王爷,说实话,比撂跤我还真没把握能赢观大哥......我个子高,手长脚长,要是比拳脚,我肯定占上风。但比撂跤,观大哥比我壮多了,我要被他猛撞一下,也许就倒下了。”

        “所以你就冷不丁踢他一脚?”福全笑着反问。

        “这不是耍赖嘛!”王忠孝脸皮挺厚,还自己承认耍赖,还笑嘻嘻道,“要不耍赖,照着撂跤的规矩来,我肯定输啊!”

        福全回头问观音保:“他说的对吗?”

        “对!”观音保说,“王兄弟的本事在马背上,昨儿那招朝天枪要搁在二三十年前,说不定能赚到一个巴图鲁。但是要比撂跤,奴才还是有把握可以赢他的。”

        福全点点头,刚想说什么,有一个正在变声期的男孩子的嗓音从迎薰阁外面就传进来了,“朕还想看一场真功夫撂跤呢,你们俩倒好,一个认输,一个稳赢,这还比什么?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