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三章 这些门路都靠谱吗?(求收藏,求推荐,求追读)

第三章 这些门路都靠谱吗?(求收藏,求推荐,求追读)

        王辅臣这个不孝之爹关起门来骂儿子的时候,王贞吉、王忠孝哥俩已经一前一后走进了王忠孝自己的小书房。兄弟俩才一进门,王贞吉这个不懂事儿的哥哥就指着比较高一个头的兄弟的鼻子教训起来了。

        “老二,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又偷了咱爹的银票?这回又是欠了谁的赌债还不上了?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要学点好的,不能和咱爹一样,就知道喝酒、赌钱、玩女人!”

        被这个不懂事的哥哥一顿教训,王忠孝非但不生气,反而乐呵起来了,笑着对哥哥说:“大哥,你这么说咱爹可不对。咱爹的毛病可不止喝酒、赌钱、玩女人......其实这都不叫事儿!那老家伙最大的毛病是反来反去,又叫反复无常!活吕布的名号,可不只是因为他长得随我!”

        “随你?”王吉贞瞅着这个乱说话的兄弟,眉头大皱道,“老二,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那是咱爹,应该是你随他!”

        “都一样,”王忠孝对王吉贞道,“反正这就是个坑儿的爹!咱俩可不能事事都指着那个爹,咱自己得上进。我这次从老头子那里拿了些钱就是想回北京后走点门子,搞个蓝翎侍卫当一当。大哥,你可知道什么门路?花多少钱可以买上个蓝翎侍卫?”

        “买蓝翎侍卫?”王吉贞愣愣地看着兄弟,“老弟,你还记得咱家是什么身份吗?”

        “当然记得!”王忠孝道,“咱家是内务府正白旗、汉军旗分内、旗鼓佐领下包衣汉军啊!”

        王吉贞点了点头,又叹口气道:“老弟,说实话,咱家要是正白旗汉军,凭着咱爹的总兵地位和门路,再加上你的武艺和长相,想挑上侍卫无非就多花点银子的事儿。但咱家是包衣人,虽然内务府的包衣人也不是一般的包衣人,但是包衣人出身想当上御前侍卫可不容易!”

        “不容易?”王忠孝问,“咱爹不是当上了?他还是头等侍卫呢!”

        “那是先帝下特旨提拔上去的,”王吉贞道,“老弟,你是不知道当初咱爹在北京有多红!连先帝都佩服咱爹的勇武。若是先帝还在,许是可以提拔你一个蓝翎侍卫。可是如今......鳌太师那关可没那么好过!他是六个领侍卫内大臣里面真正说了算的那一个,你要当侍卫得他点头。”

        原来王辅臣当年在北京城是个“明星”般的人物!这个反来反去的王辅臣在顺治五年的时候跟着同样反复无常的大同总兵姜瓖反清归明,后来又一起被多尔衮、阿济格他们围攻,在大同前前后后打了近十个月。

        而王辅臣就是在这场大同之阵中成名,得了“马鹞子”和“活吕布”两个外号。

        当年的王辅臣是姜瓖手底下的狠人,经常着黄衣,骑白马,夹长枪,率队突阵,满洲勇士莫不能当。再加上他的长相特别突出,谁见了都忍不住叫好。所以到了大同之战快结束的时候,王辅臣已经圈粉无数,连清军主帅阿济格都成了王辅臣的粉丝,用一等王府护卫的官职招揽了王辅臣,使之免于在大同城破时被屠。

        后来阿济格倒了台,王辅臣受到牵连,被贬入内务府的内管领处为奴。但很快就被他的另一个超级粉丝顺治皇帝给捞出来,以正白旗包衣汉军的身份当了头等侍卫。

        再后来顺治又让洪承畴领着王辅臣去西南立功,捞了个总兵官。可惜顺治皇帝没几年就出天花出死了,王辅臣没了这个大靠山,就只能跟着吴三桂在云南混日子了。

        吴三桂待王辅臣倒也不错,让他当了云南援剿右翼总兵,还让他驻扎在油水比较丰厚的云南门户曲靖。但王辅臣终究不是平西王府的人,他是内务府的包衣汉军,还是御前侍卫出身......是天子家奴!

        王忠孝还知道北京城里面的那位少年英主也是王辅臣的“小粉丝”,他是不会让王辅臣在云南舒舒服服呆下去的。而且,那个小皇帝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需要一个“小活吕布”帮忙对付满洲第一巴图鲁的!

        这可是一步登天的机会,决不能放过!

        王忠孝下定决心要帮康麻子去揍鳌拜的时候,他哥哥王吉贞突然叹了一声,压低声音道:“老弟,哥哥就给你指一条门路吧!”

        “好啊,好啊!”王忠孝换上一张好弟弟专用的笑脸,看着王吉贞,“大哥,您可真是我的好大哥啊!以后小弟要是得了皇上宠信,一定不会忘记您的。”

        王吉贞欣慰地笑了笑,道:“咱们可是亲兄弟,互相提携是应该的。”他顿了顿,又压低了声音,显得非常神秘,“这个门路......你知道纳兰明珠吗?”

        “纳兰明珠?”王忠孝眼珠子都圆了,“他和咱爹很熟吗?”

        “不熟。”王吉贞摇摇头。

        王忠孝有点失望,“不熟?那你提他干什么?”

        王吉贞嘻嘻一笑:“但咱爹和纳兰明珠的夫人很熟!”

        “纳兰明珠的夫人?”王忠孝一愣,“她和咱爹是......”

        “她是咱爹的故主。”王吉贞低声道,“明珠的夫人名乌林珠,是老英亲王家的和硕格格,想当年咱爹给老英亲王当王府护卫的时候就和这位格格认识。后来老英亲王坏了事儿,咱爹还是不忘故主,时常往格格那边走动,安慰开导格格。”

        王忠孝总觉着有点不对,“老头子一个活吕布还不忘故主......这门路靠谱吗?”

        王吉贞连连点头道:“靠谱,太靠谱了!老弟,我可是你亲哥哥,我蒙谁也不能蒙你啊!你到了北京之后就去明珠府上拜见格格,准保错不了。”

        “真错不了?这和硕格格也不掌权,她丈夫明珠能听她的?”

        “当然了,”王吉贞笑道,“谁不知道明珠怕老婆?当那么大的官,家里连个小妾都没有,甚至连个模样过得去的丫鬟都没有!”

        “行!我听你的!”王忠孝琢磨了一下,又问,“大哥,我手头只有一千几百两......够买个蓝翎侍卫吗?要不您再借我一点,等我得了小皇帝的宠信,就多贪一点,加倍,不,翻十倍还你!”

        王吉贞笑道:“老弟,银子的事儿你不必担心......虽然你哥哥我没多少积蓄,但我知道搞钱的门路。”

        “什么门路?”

        “等你拜见过和硕格格以后,于师爷自然会告诉你去哪儿借印子钱的。”

        “什么?借印子钱?”王忠孝一听就急了,“大哥,你这不是坑我吗?”

        王吉贞摆摆手道:“放心吧,你只要得了皇上的宠信,那点印子钱根本不用还。”

        “不用还?”王忠孝又一愣。

        “没错,”王吉贞笑道,“不用还......只要你以后外放当官的时候带着人家一点就行了!人家可都是捞银子的内行人,错不了的。”

        王忠孝马上就明白这个借钱买官的买卖是怎么回事儿了,这他m就是贪污受贿的产业化经营啊!

        这可真是太腐败了!王忠孝心想:王吉贞这个当哥哥的一毛不拔,看来我也只能和那些大清蛀虫们同流合污了......唉,这也是为国为民啊!

        “好,就这么着了!”王忠孝一咬牙,“为了给大清效命,为了给皇上保驾,借点印子钱算个屁!”

        “对了,这才是忠臣!”王吉贞挑着大拇哥道,“老弟,你继续用功,老哥先回了。”

        “大哥,您慢走。”

        “不送,不送。”

        ......

        “什么?那小兔崽子也想当御前侍卫?”

        “是啊,爹爹,看来二弟是真的懂事儿了。”

        “呵呵,是懂事儿了,知道要忠君爱国了!”

        内书房之中,王辅臣听完长子王吉贞的汇报,总算露出点笑容了。儿子偷老子的钱去买官那可是忠君爱国的好事儿,当爹的能不高兴吗?

        王吉贞看见老爹高兴,也笑了起来,问:“爹,孩儿让他上京之后去走走和硕格格的路子,您看这路子能走得通吗?”

        王辅臣捋着大胡子,琢磨了一下,摇摇头道:“有点难......包衣人要当侍卫,那得皇上下特旨或是鳌太师提拔才行,明珠可使不上劲儿。他最多给老二安排一个位子好一点的拜唐阿,然后再升笔帖士。”

        “那可如何是好?”王吉贞看了眼老爹,“爹,您还有什么别的路子吗?”

        王辅臣想了想,笑道:“有了!今儿卢知府和我说,过几日你吴二叔要上京去办差,或许可以走走王爷的门路,让老二跟着他一块儿去北京,到北京后再请额驸出面把老二推荐给鳌太师。以老二的长相,说不定能入了鳌太师的法眼,以后跟着鳌太师混,不怕没有前途。”

        王吉贞点头道:“还是爹爹周到,跟着鳌太师混可比当一个买来的御前侍卫强多了。”

        王辅臣道:“老大,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儿咱就带着你弟弟一块儿去五华山参见平西王他老人家。老二虽然是个不学无术的逆子,但是相貌、武艺和胆略都随我。若是能得到平西王和鳌太师的提携,将来一准能飞黄腾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