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故国雪在线阅读 - 第三卷 风云谷内风云起 第五十二章 天下奇人

第三卷 风云谷内风云起 第五十二章 天下奇人

        万无水一行轻舟简从,由吴堡出发顺流而下,船行的很快,第三个傍晚到了风陵渡口。

        风陵渡地处黄河南向转东的大拐弯,也是陕西山西河南三省交界之处,自古以来就是黄河第一大渡口,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从这里各奔东西。

        船靠在渡口停泊下来。

        傍晚时分,晚霞映衬着河面红灿灿的,山川秀美,黄河对面的潼关和华山隐约可见。

        万无水坐在船头,想着一路西来,损兵折将不说,还让小师弟伤成这个样子,喝了几杯借酒消愁。

        这时,河面上一叶小舟驶了过来,一个老和尚盘坐小舟上面,没看见他如何使船,小舟竟然能横渡这湍急的黄河。

        万无水大惊,这小舟上的老和尚是何许人也,以极上内力御船,天下又有几人能做到?

        小舟离风陵渡口很近了,万无水连忙站起身来朝向小舟躬身说到:

        “万无水在风陵渡口有幸相逢前辈高人,实乃人生一大幸事,前辈如不嫌弃,请到鄙船坐坐。”

        卓玛央金听到了声音,也从船舱中走出来,惊奇的看着小舟上的老和尚。

        老和尚微睁着眼睛看了看万无水,忽然平身飞过了河面,盘坐在了万无水的船头。

        老和尚样子瘦小枯干,须眉皆白,双手合十,一直闭目不语。

        万无水和卓玛央金呆立在旁边,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敢作声。

        过了一会,老和尚才缓缓说到:

        “万无水,京师锦衣卫指挥使,白莲教主茅一天的首徒,你是去向哪里啊?这船舱之中,好像有人受了极重的内伤。”

        卓玛央金已经捧出了一杯清茶,恭敬的放到了老和尚面前。

        万无水连忙应道:

        “前辈识得家师就太好了,我是和小师弟一起去陕北公干,结果遇上燕无极,小师弟楚流风和燕无极对掌受了重伤,我在陕北吴堡兵营医治无策,只好带小师弟回京师再寻高人搭救。

        老天有眼,让我们在此遇上老前辈,小师弟就有救了,还请前辈看在家师的面上,救小师弟一命,无水感激不尽。”

        万无水说完,就要俯下身子给老和尚叩头。

        老和尚已经睁开了双眼,神光四溢,双手合十的手动了一动,万无水就跪不下去了。

        “燕无极几十年前就纵横西北了,你们去招惹他干啥。”

        老和尚说完,向船舱里面扬了扬手,万无水听到了楚流风呻吟了一声,心里不禁喜道:

        ”老前辈是以他的无上内力凌空打穴,看来小师弟有救了。

        第二日开始,老和尚每天清晨和傍晚两次过来给楚流风疗伤,来了都是坐在船头,从来不进船舱,也不再和万无水说话,每次半个时辰左右疗伤之后,喝了一口茶就回了自己的小舟。

        这一天深夜,一阵打斗声惊醒了万无水,担心重伤的楚流风,还有卓玛央金,万无水急忙出了船舱。

        但见漆黑一片的黄河上,扑通扑通几声传了过来,像是有人掉进了河水里面,还不时传来救命的声音。

        万无水也不敢过去救人,只是隐约看到一座高大楼船正逆流而上,一条小一点的船已经沉进了大河。

        “风陵师太,当年武林中数一数二的美女,十数年不见,如今却是出家成了痴疯之人,人生真是大起大落,让人感慨啊。”

        说话的声音,极是雄浑,万无水心头一震,此人的功力甚至还在师父之上,这又是何人?

        “大半夜的鬼鬼祟祟,把那神衣飞甲交了出来,我不再为难于你。”

        一个声音轻叱道,接着内力激荡,破空锐气十足,一条身影飞上了夜空。

        “你已经疯了,要那玩意作甚,听说神衣飞甲被你大师姐夺去了,你去找她吧,你们姐妹多年不见,难道不想念吗?”

        还是那雄浑的声音说到,又是砰砰的交手声音。

        “我暂且信了你,虽然我认不出你是谁,可你的身手还过得去,天下这样的人物也不多。”

        “哈哈!风陵师太风姿不减当年,这样独致的人物,几十年了,还是没有再出来第二个。”

        雄浑的声音说完,风陵师太哼了一声,人已在黄河河面上踏水而去,就和在江南那晚楚流风看到的一样,只是此时的楚流风还在昏睡之中。

        旁边老和尚的小舟,却是一点动静没有,万无水看那高大楼船远去了,正要回船舱睡去,水面上这时传来了哗哗的水声,还有人低声在说话。

        “怜怜!抓紧我,马上就到岸边了。”

        是铁丹,万无水大声呼喊,抓起船上的竹竿,去接水里面的人。

        二人爬上船来,还是身上捆着绳索,万无水急忙解开了绳索。

        “铁丹!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看守我们的军兵,好像和别人争斗起来了,是另外一只大船,我在船舱里面隐约听到说什么神衣飞甲,后来船要沉了,我就和怜怜滚进了河里游了过来。”

        “这样也好,你们背负冤名,到了京师也会遭到不测的,现在既然脱身了,我再想办法慢慢搭救。”

        ——————

        时间过得很快,在风陵渡停泊有十几天了,一下子快到了五月底,北方已经进入初夏,河面上白天阳光普照,船舱在正午前后还是非常暖和,到了夜晚,河面上多少还是有些寒意。

        楚流风伤势已大有好转,看到了卓玛央金和辛铁丹都在身边,精神也好了很多。

        这一日午后,外面开始落下大雨,大雨随着狂风,时不时的吹进了船舱,卓玛央金怕楚流风着凉,又找了一床被子盖在了他身上。

        这时船头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无水!出来一下。”

        正是老和尚的声音,万无水急忙应了一声出了船舱。

        舱外船头,风雨之中,老和尚依然是双腿盘膝坐在那里,双手合十闭着眼睛。

        “我已经帮楚流风打通了经络,他原有的内力尽失,要想复原还是需要一些时日,按常理,他这么重的伤,起码也要三年五载才能恢复差不多,好在这些时日,我把自己的功力传输了一些到了他体内,我的功力,要配合我的内功心法,才能融入进去。”

        老和尚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泛黄的小册子,递给了万无水又道:

        “你叫楚流风每天按照上面的功法,循序渐进而来,快的话一个月左右,我输送给他的内力就能为他所用了。

        到那时候,他的功力应该比他原来高上了不止一筹,普天之下,也难逢敌手了,但还要告诫他,和天下顶尖高手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万无水听到老和尚为了尽快救治楚流风,已经把自己的功力传输给了小师弟,感动的跪了下来,砰砰砰的连着给老和尚磕几个响头。

        等他再起身的时候,只看到风雨之中,小舟驶离风陵渡口,老和尚盘坐上面逆流北去。

        忽然,湍急的河面上,驶来一艘楼船,楼船顺流而下,径直向那小舟撞去。

        万无水大惊失色,依稀记得那天深夜,救了辛铁丹和怜怜,看到的就是这楼船,辛铁丹这时候也奔出了船舱,焦急的看去。

        “快去拿弓箭来。”

        万无水接过弓箭,连珠三箭就射向了那楼船的桅杆,主桅杆旁边的一根在风雨吹打下,刚好又中了万无水的箭,一下子就断了,楼船变了一点方向,堪堪避过了老和尚那小舟。

        万无水再去看那小舟,老和尚却是没在上面了。

        这时,楼船上又传来了清澈的鸟鸣声,两只黑鸟冲天而起。

        万无水和辛铁丹甚是担心,去河面寻那老和尚,水上白茫茫一片,连半只水鸟都没有。

        “大师兄!这两只黑鸟,是关外金清帮主完颜洪金养的海东青,说不定完颜洪金就在这楼船之上。”

        船舱内的楚流风已经推开了窗户,一边看着,一边焦急的说着,说完了又是咳个不停。

        “你别说话了,楚大哥!只可惜我让雕儿回昆仑山送信了,要不正好和这黑鸟斗上一斗。”

        忽然间,楼船上传来一阵笑声,笑声如金铁交加,直震心房。

        正是那晚和风陵师太打斗的那雄浑声音的人,万无水脸色已经变了。

        “弘虚大师!怎么是你啊?”

        楼船上一个高大的异族人,五十余岁的样子,正一掌拍向了那瘦小枯干的老和尚。

        老和尚哼了一声,双手合十的推了过去。

        万无水这才放下心来,老和尚竟是上了那楼船。

        高大的异族人晃了一晃,老和尚却是退了半步。

        “完颜洪金!你来大明做什么?”

        弘虚大师又是双掌推出,本来双手合十的已经分开了。

        来人果真就是金清帮主完颜洪金。

        “神衣飞甲又在这西北现身,我也要来找找这神物。”

        “你还是早些回关外吧,那是柳神衣当年的遗物,就是找到了也不能归你的。”

        二人转瞬之间,竟是以极上乘的内力相击,终究还是弘虚大师为了给楚流风疗伤,加上年老吃亏,人不禁倒退了几步,跃下了楼船,又到了那小舟之上,盘膝坐在上面,像是已经受了内伤。

        万无水焦急不已,拉开了弓箭,又是连珠三箭,射向了楼船上的完颜洪金。

        第一二箭到了楼船之上,完颜洪金随手接过,掷向了黄河,万无水和辛铁丹等人都是大惊失色。

        “金清帮主!你又何必与后辈们一般见识。”

        河面上传来了弘虚大师的声音,显然是怕完颜洪金为难万无水等人。

        完颜洪金闻言,又是哈哈大笑,笑声过后抬头仰天长啸,啸声直穿云霄,如惊涛骇浪般,震得万无水的座船吱吱作响。

        啸声毕,完颜洪金衣袖凌空作响,手上的第三支箭,已向万无水的船射了过来。

        随着哗啦啦一阵巨响声,船上主桅杆被完颜洪金这一箭直接射断,大片的风帆和桅杆落下来堆在甲板上。

        万无水等人看这情景,相顾骇然不已。

        这时,黄河之上,伴随着悠扬琴声,一溜白影,闪电般射向了楼船之上的完颜洪金。

        又是那神秘白衣人!

        “金清帮主,完颜洪金,我且问你,你是极乐老人他老人家第几个弟子?”

        神秘白衣人漂浮在楼船之上半空,完颜洪金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何人?我和极乐老人没有什么关系,难道那神衣飞甲在你身上?”

        完颜洪金一代宗师,竟然有些紧张。

        “金清帮主不说实话,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自报师门的。”

        神秘白衣人说完,已经飘过了河面,径自去了。

        盘坐在小舟上的弘虚大师,看了这一幕,轻轻摇着头,发出了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