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消失的目标

第五百九十四章 消失的目标

        孙破云与阿里娅关系的改变和急速升温,让原本还在一旁闲聊的众人全都看傻眼了。

        虽然他们两人之间更多的是肢体和眼神上的交流,但看热闹的哪一个不是过来人?一眼便瞧出两个人彼此态度上的变化。

        这个着实是让大家有些出乎意料,一个是私自出逃游山玩水的公主,而另一个则是要把她捉回去领赏钱的赏金猎人,任谁喝多了做梦也梦不到他们两个会擦出火花来。

        这世间的事往往就是如此,很多事情没办法用寻常的思维去判断,就像有些人说的,爱情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爱情走的时候留也留不下。

        众人虽然多多少少有些懵逼,但也都送上了祝福的目光。

        邵曦虽然并不想在此时打扰他们二人的甜蜜,但刚刚经过一番厮杀,有些事情总要跟孙破云商量一下。

        于是邵曦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孙破云身旁,阿里娅满脸害羞地将身子扭到一旁。

        邵曦用胳膊肘拐了一下孙破云,故意调侃道:“关系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锁着人家的脚,你是真的怕她跑了不成?”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孙破云此时才反应过来,阿里娅的脚上还挂着一条锁链呢!连忙从怀里掏出钥匙将阿里娅脚上的锁链解了下来。

        阿里娅揉了揉脚踝,温柔地瞪了一眼孙破云,那意思好像是“等回头我再跟你算账。”

        邵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也暗自祝福他们。

        拍了拍孙破云的肩膀,说道:“怎么样?之前我就跟你讲过,一个人有了家,有了牵挂的人才会觉得自己是真正的活着,如今你应该明白什么叫做甜蜜的负担了吧?”

        孙破云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邵曦,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似乎今天他心里有很多话,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讲出来,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竟然让他有些眩晕的感觉。

        邵曦与孙破云闲聊了两句后,便言归正题。

        “孙兄,你的武功境界也在五品之上,就算是为了护住身后的阿里娅公主和那孩子,按说也不会轻易受伤,你可是关心则乱,因为公主遇到危险而有所分神?”

        孙破云再次摇了摇头,十分慎重地对邵曦说道:“并非完全是因为分神之故,今日的这些人,尤其是绕到我们后面对阿里娅下手的这几个人明显武功境界要高于前几日的那些人。

        “他们应该是增派了人手,或者是从哪里寻了帮手,伤我的那两个人武功境界也皆在五品之上,看起来他们对阿里娅是势在必得,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后手?”

        邵曦闻言用大拇指顶着下巴思索了起来,的确如孙破云所说的那样,今日与对方交手时,邵曦也感觉到这次来的这些人实力远高过前几日的那一批人。

        若真是像孙破云说的那样,这一次他们都出动了五品武者的话,经过这次失败,下次不知道会派什么人前来?

        尽管邵曦自己已经是“化气境”的七品高手,可是对方若真的派了一批六品武者前来的话,邵曦也会觉得有些头疼。

        这些人从不正面发起攻击,总是采取偷袭的策略,敌在暗,我在明,本来就不好防备。

        若再遇到一批六品武者的话,应对起来难免会顾此失彼。

        眼下到达乌海国至少还需要两日,如今已经耽搁了行程,若是再拖延下去只怕会久而生变,无论如何要在两日之内赶到乌海国境内。

        早日离开白夜国相对便会多一分安全,经过这两场厮杀,商队的护卫已经损伤过半,若是再来这么一两场的话,只怕折损的人手会更多,还是得尽早动身才行。

        于是邵曦招呼孙立昌,让他催促商队快些出发,争取在两日之内离开白夜国的国境。

        出了白夜国就是乌海国了,这些人若是胆子大到闯入乌海国去绑架乌海国公主的话,这个事情只怕到时候他们自己都不好收场。

        在孙立昌催促脚夫和护卫快些打点行装的时候,孙破云满脸忧虑地对邵曦问道:“邵公子,依你来看这伙人下次对我们发起攻击会是在什么时候?”

        邵曦略微思忖了一下,面色淡然地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们下一次对我们发起攻击会在我们即将离开白夜国的那一天,而且会选择在黄昏时分动手。”

        孙破云有些惊讶地看着邵曦,忍不住问道:“邵公子为何如此确定他们会在我们即将离开白夜国的那一天动手?又如何确定他们一定会在黄昏时分动手的?”

        邵曦扬起嘴角,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若是心中有疑问,就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想一想他们会怎么做?他们第一次对我们发起攻击是选择了我们急于脱离马匪,匆忙赶路的那天夜里。

        “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候?因为我们急于赶路,到夜晚时分可以说是人困马乏,趁着我们夜里熟睡之时突然发起偷袭,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事实也证明,那一次我们的确是仓促应对,也损失了一部分人手。”

        孙破云觉得邵曦说得有些道理,忍不住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那么这一次又有什么说法?”

        邵曦微微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

        “不光是我在揣测他们的想法,他们当中也有聪明人在揣测我们的想法。

        “由于第一次遇袭之后,我们变得谨慎了许多,无论是在行进的路上还是在夜里,都针对他们的突然偷袭采取了一些防范的办法。

        “所以他们故意隔了两天才再次发起攻击,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松懈下来,然后他们又选择了在今日的清晨动手。

        “这个时候无论是已经歇息的人还是守夜的人,都是防备最松懈的时候,会以为这一夜都过去了,应该已经是平安无事了。

        “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发起偷袭也是想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好在被我及时发现,他们的计划才落空了。”

        孙破云暗自佩服邵曦的心思缜密,通过对方的行动,他竟能猜测出对方的想法。

        不过他还是不明白,邵曦为什么会确定对方最后一次动手会在他们即将离开白夜国的那一天?

        邵曦似乎看出了孙破云的疑惑,于是继续说道:“接下来这两日,他们自己也需要进行休整并重新制定出击的计划,同时经过这两日让我们再次放松警惕心。

        “尤其是在即将离开白夜国的那一天,所有人都会觉得危险即将过去,而这个时候往往才是最危险的。

        “我之所以猜测他们会选择黄昏动手,是因为我自己算过脚程和时日,我们在离开白夜国的那一天应该恰好是在黄昏时分。

        “而这个时间也正是我们赶了整整一天的路,所有人都疲乏不堪的时候,我们内心的松懈和身体的疲惫会让他们觉得这是最佳的时机。

        “如果我是这伙人的首领就一定会这么做,从之前两次的行动来看,我几乎可以确定,他们的首领肯定就是这么想的。”

        孙破云听得有些入神了,想不到邵曦竟完全是将自己放在了对方的立场上去思索如何来袭击自己一方的商队。

        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可要真的做起来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首先要将自己完全代入到对方的角色中,让自己从心理上认可自己就是一名袭击者,然后再针对自己曾经为商队制定出的防卫措施来进行见招拆招。

        自己想办法针对自己,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人的惯性思维会使自己经常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看待眼前的局势。

        这就好像两个人下棋一样,想预判对方的棋会怎么走,就要完全站在对方的角度上去分析如何破解自己的布局。

        当找到了最好的方法之后,再反过来去思考如果对方真的这样做,自己该如何破解?

        当然,这只是浅层次的博弈,更深层次的会再次站在对方的角度去分析自己会如何破解,从而再做出针对性的部署。

        那么这个时候自己要思考的并不是简单的对方会如何打破自己的布局,而是要想自己在针对对方采取可能的破解之法时,对方会如何进一步的破解。

        所以说,普通人下棋最多算到三步五步就算不下去了,因为这个时候自己的头脑也会变得混乱。

        而真正头脑清醒的棋手则是会化繁为简,随机应变,见招拆招。

        当然也会提前去思考可能会发生的状况和变化,但更多的只是作为一种可能性的准备。

        在对方的变化中衍生出意想不到的变化,打破对手的计算和部署,有的时候无招胜有招,将水搅浑也不失为一种高明的手段。

        孙破云无论是作为一个赏金猎人,还是一名游侠,又或是一名刀客,他都是极其优秀的,但若是作为一名棋手的话,他显然是不合格的。

        在邵曦已经给出了如此明确的提示之后,他居然还是一脸懵逼地傻看着邵曦,似乎自己并未想出任何觉得可行的应对之策。

        邵曦看着孙破云的表情实在是无力吐槽,最终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吗?既然我能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猜测出对方如何选择出击的时机,那么就算我们再如何防范,此事终究是避不开的。

        “既然无法避开他们,那就没必要再去针对他们的计划想着如何破解,那样的话就等于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我们始终是处于被动之中。

        “想要打破他们的计划,我们就要采用自己的办法,用他们没有想到的办法。”

        说到这,孙破云还是没有明白邵曦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他承认邵曦说得很有道理。

        在这茫茫沙漠之上,被对方盯死的商队躲是没处可躲的,可邵曦口中的办法是什么?

        孙破云这会儿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邵曦也没指望孙破云现在就明白,只是自顾自地继续分析着眼下的情况。

        “下一次遭遇他们自己很清楚已经没有偷袭的机会了,他们绝对会采取突袭的办法与我们正面交手。

        “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一是没有办法再进行偷袭了,因为毕竟我们已经有所防备,二是因为他们有着明确的目标,他们认为只要将我们几人牵制住,他们便有机会带走阿里娅。

        “今日他们便是这么做的,但他们很快便发现无法同时将我们几个人都困住,因为我们几人之间相互配合默契,总是能够给其中一些人争取出回援的机会。

        “你虽然受伤了,却成功地救下了阿里娅,所以接下来他们会将今日分兵两路的办法进一步变化为分兵多路,将我们几个人分割包围开来,使我们不能相互呼应配合。

        “这个时候再由其中一部分人闯入商队强行掳走阿里娅,若是这样的话,我们几人在不能相互配合的情形下便无法突破包围,回援解救阿里娅。”

        孙破云一听就急了。

        “照你这么说,他们下次动手的时候会来更多的人,因为要将我们几人分别困住,今天的这些人手显然不够。”

        “没错!他们必然会加派人手,甚至可以说会倾巢而出,因为那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那怎么办?要不然我只能寸步不离地守在阿里娅身边,就算拼死也不会让他们将阿里娅带走。”

        邵曦看着孙破云那一脸焦急不安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你能为了阿里娅连命都不要这件事就不用自己说出来了,但凡是个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

        邵曦的这句话说得孙破云顿时老脸一红,闭嘴不再说话了。

        “我之前说过,这只是经我猜测他们最有可能采取的行动,虽然我已经猜到了,但我们应对起来却依然是十分的麻烦。

        “若是所有人集中在阿里娅身边,他们就会去袭击商队逼迫我们对商队进行救援,若是我们保护商队,他们就有机可乘对阿里娅下手。

        “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被动地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我们必须要用他们没想到的办法来打乱他们的计划,让他们无法顺利将我们单独围困。

        “就算是他们将我们分开了,也不能让阿里娅成为他们明确针对的目标,当他们失去了目标,就是我们突围的最佳时机。”

        孙破云转头看了看一旁的阿里娅,一脸困惑地问道:“该如何让他们失去目标?整个商队就阿里娅一个女子,最扎眼的就是她了,如何做到让对方找不到她?”

        “鱼目混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