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援兵

第一百二十八章 援兵

        所有人顿时群情激昂地高喊着相同的口号,挥舞着手中简陋的武器。

        齐峻也被这情景所触动,站定身子冲着城下的百姓拱手喊道:“我大梁百姓若皆能如此,羌贼犯我大梁。今日当戮力死战,誓与安羌共存亡!”

        安羌东边的城墙上,虽然徐胜和部分村民凭着抛石机给进攻的羌军百人队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面临潮水般涌来的羌人他们这点人手根本无力应对。

        羌兵很快便冲到了城下开始架起梯子攀城,博多率领的大批羌骑也出现在不远处。

        徐胜心知城防已经吹灰可破,瞪着血红的双目决然地拔出战刀准备拼尽自己最后一丝气力。

        抛出又一堆石块后,村民们也围拢在徐胜身边与他一起准备迎接最后的时刻。

        “撤!快撤!”

        这时,一声熟悉的语气从不远处传进徐胜和村民们的耳中。徐胜愣了一下,随即惊讶地循声望去,果见邓方沿着城墙疾奔而来。

        “赶紧跟我撤!”邓方喘着粗气奔到张威面前,捶了他一拳:“还不到你小子死的时候!不用死守了,都赶紧跟我回去!”

        “邓哥你怎么来了?峻哥让我们……”听到撤退的命令,张威却还有些懵。

        “你这脑子是不是傻了?就你们这些人能拦得住羌人吗?非得白白死在这?”邓方白了他一眼,抬起一只手作势要打:“就是峻哥让我来通知你们,赶紧跟我撤到北城!”

        西城这边,张威等人也接到了刘彪的通知,在羌人登城之前及时撤离。

        而羌人也几乎同时攻占了安羌城的东城门与西城门,从东西两侧涌入城中。

        一时间,入城的羌兵如同嗜血的饿狼撞倒了羊圈的栅栏,狞笑怪叫着举起弯刀追砍城中的百姓。

        安羌城再次坠入血海恶狱。

        博多率领的羌骑沿着街道无所顾忌地向着城中心奔去,按计划他和副将率领的另一支羌骑汇合后便会对城北和城南仅存的守军发动最后一击,彻底占领这座城池。

        “先不要追掠城里的梁人,快去围杀城北残敌!”博多一心想生俘城墙上那个让自己险些死于炮轰的梁人守将,连挥几鞭命令身后的羌骑加快速度赶往城北。

        与此同时,博多留在城外的羌兵也对齐峻等人驻守的城墙发起进攻。在羌箭手的掩护下,成群的羌步兵嘶吼着冲向城墙。

        虽然火炮的威力令他们恐惧,但对屠戮与抢掠的渴望让他们强压下了心中的惧意。

        齐峻站在城头上,从远处传来的百姓凄惨哭喊之声本就令他心中不胜悲恨,看到城外的羌人也趁势再攻顿时怒火心起。

        “刘福远,给老子瞄准了轰他娘的!”

        “是!”刘福远沉声应道,熟练地拨转炮口调整角度,待羌兵进入射程便点燃了引线射出最后一发炮弹。

        炮弹带着守军的怒火瞬间从炮管中呼啸而出,咆哮着砸向它的敌人。

        看到城墙上射出的那颗黑弹,羌兵的心头瞬间被恐惧占领,先前被轰炸的惨烈景象在他们脑中快速地闪过。

        “不好!梁人又放天雷了!快散开!快跑……”冲锋的羌兵连忙止住脚步,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勇气顿时消散,无不惊恐地呼嚎着转头就往回跑。

        “轰!”伴随着炮弹落地的炸响,腾地而起的硝烟中飞起好几名羌人的尸体,炸点附近的羌兵都被气浪掀在地,尸堆中还未死去的羌兵捂着伤残之躯痛苦地哀嚎着。

        “冯大人,奎叔!你们趁现在抓紧时间突围!”齐峻知道这一炮的威力足以让羌兵的阵形混乱,此时突围是最好的时机。

        “齐县尉,此城再守无益何必……”冯启年对齐峻拱手一礼,眼神中不无惋惜。

        “既为县尉,当与城同在。冯大人不必多言了,请速速出城!”齐峻拱手还礼,眼中满是决然:“这里还有两个炸药包,你和刘奎各带一个,羌兵若追来也可自保。”

        冯启年感激地接过炸药包,又看了齐峻身边的邓方一眼,见他也与齐峻一样满目决毅,便不再说什么点点头快步走下城墙登上马车。

        “先生,我……”刘奎拿着炸药包,神情复杂地向齐峻郑重的躬身一拜。他知道值此之际,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

        “奎叔,把大家都好好地带回去。你们都是因我而来的,我不能让东岭村的死绝了。”齐峻拍着刘奎的肩膀轻声嘱咐道。

        刘奎的心里难受极了。一瞬间他也想跟着齐峻和刘彪等人一同战这最后一次,齐峻这番话沉重地压在他的心头。

        随着城门打开冯启年的马车和一些县卒冲了出来,羌兵立即意识到他们想要突围。出于对守军天雷的忌惮,他们却也不敢在此时再追上去拦阻。

        羌人弓箭手象征性地射出一些响箭便目送着冯启年等人向东逃去。不过他们很快发现城墙上还留守着为数不多的守军,一番调整之后再次鼓足勇气分散队形逼了过来。

        “峻哥,我们现在怎么办?”邓方看着城外渐渐逼近的羌步兵,又望了眼城中为躲避羌骑劫掠而奋纷拥而来的百姓,急切地问道。

        刘福远和刘彪等人也聚到齐峻身边,齐峻却一言不发脑中快速地思索着。

        眼下弹药已经耗尽,这剩下的十多人也几乎耗尽了体力且人人带伤,仅靠这群手持农具的百姓去反抗凶悍的羌兵也是几无胜算。

        “彪子,福远,还有在场的县卒弟兄们!随我铺设路障拦阻羌骑。邓方,你和张威徐胜打开城门带领百姓冲杀出去!”齐峻快速思索了一番,打定主意利用狭窄的街巷拖延迟滞羌骑,以掩护这里的百姓突围。

        在他的心中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若能以自己的身躯拖延一阵,便能尽可能地让更多百姓获得逃生的机会。

        这样的交换在齐峻看来是非常值得的,他选择留在这个绝地就是为了能再多救几个百姓。

        “不行!峻哥!是兄弟就一起死!”邓方听后立即反应过来,齐峻让他带着百姓突围是把这最大的生机留给了他。

        “没时间废话了!服从命令!”齐峻抓着邓方的领子暴喝道。

        “我们一起喝过城头酒,我邓方今日绝不苟活!”平日里对齐峻恭敬顺服的邓方却一反常态,猛地甩开齐峻的双手,带着哭腔颤声说道。

        “邓哥说得对,要死就一起死,岂有舍下兄弟以谋独活之理!”张威和徐胜一听也急了,抱拳齐声说道。

        “齐大人,冯大人他们又回来了!”城墙上一个县卒惊呼一声,顿时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了过去。

        “又回来了?这个冯启年到底在想什么?”齐峻愣了一下,一时想不通费劲心思才突出包围的冯启年为何又会折返回来。

        难道他们被羌人赶回来了?齐峻心里猛得一沉,心想若真是如此今日只怕是都要交待在这了。

        他顶着羌兵的流箭快步登上城墙,顺着县卒所指望去果然看到冯启年的马车正远远地向这边奔来,在那马车之后还跟着一支军队。

        “援兵!是援兵!”一个县卒惊喜地高呼一声,瞬间在所有人的心头燃起了希望的圣火。

        那支军队中高耸林立的长枪和隐约可辨的军旗似乎印证着这一点,下一秒从军阵中射向城外羌兵的箭雨明确地告诉了他们那确是坚守苦等的援兵。

        齐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泪水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