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开炮!

第一百二十六章 开炮!

        此时雾气已经散了一些。齐峻刚一发话,不远处便站起一个高大的身影,激动兴奋地应了一声后一挥手带着几个村民快步跑下了城墙。

        不多时一群人便哼哧哼哧地从城下推着一个大铁疙瘩慢慢走上了城墙,一时间所有人都忍不住好奇地围了过来,新奇地观察着这个从没见过的大铁器。

        “齐县尉,这是何物啊?”冯启年捋着胡子,弯腰抚摸着炮管不解地说道:“我瞅着......有点像西域商队那种会喷火的铁管子?”

        虽然火器在大梁没有普及,但冯启年确实是见过西域商队所携带的西域火绳枪的。曾经也有西域商人想送他火器,不过冯启年的思想也同上层统治阶级一致,认为此物属于无用的奇技而排斥地没有接受。

        西域火绳枪虽然威力大,但比起传统的弓弩不仅装填麻烦准度也不足。在连火药都没有大范围应用的大梁也就没有批量装备和使用的条件。

        “冯大人,这可是能助我军击退羌兵的大杀器啊。”齐峻看着这尊火炮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你可以把它看做是大号的火枪。”

        “火枪?”冯启年听后却皱着眉毛摇了摇头,一脸怀疑地看着齐峻:“火器的威力我是知道的,可是羌人骑兵行动那般迅速,只恐......”

        “冯大人不必忧虑,我有信心退敌。”齐峻知道冯启年担心火炮的射程和射速不能应对羌人骑兵的冲锋。他之所以选择铸造佛朗机炮,就是看中它的射速。

        佛朗机炮的子炮设计,相当于给大炮配上了“弹夹”。打出一发炮弹后直接在炮腹更换提前装填好的子炮就能短时间内继续射击,连续输出火力。

        看着齐峻一脸自信的样子,冯启年也不再说什么,暂压下心头的疑惑,令所有人进入防御状态严阵以待。

        羌人阵前,副将惊惶地跪在博多面前释说着此次攻城失利的原因。

        博多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盯着副将说完,沉着脸色向前走了几步,神情复杂地望着稀薄的雾气中安羌城的城廓,喃喃的自语:“不可能...真有天神相助梁人不成?我五千大军所向披靡安能止步于此,区区小城岂有不克之理?!”

        “将军,属下无能中了梁人的妖术,请让属下再领兵冲杀一次!此番若不能破城,属下甘愿受部族罚规处置!”副将抬起头盯着博多沉默的背影,咬牙说道。  方才攻城时所遭遇的前所未见的反击方式让他心惊不已,更令他感到无尽的不甘。

        此前他率领着精锐的羌人藤甲兵在定安城下如虎入羊群般的肆意屠杀着大梁的士卒。如今却这么一座不起眼的小城之下,连敌人的面都没碰上就被一堆石头莫名其妙地炸成一堆堆碎肉。

        要不是他身在后阵侥幸躲过混乱的爆炸,恐怕也已经死无全尸地葬身城下了。横征沙场十多年的他也不禁发自内心地暗叹,这守城的梁人莫非真是天神转世?

        博多长叹一口气,藤甲兵的损失令他心痛,两次攻城受挫也激起了这名老将心底的战意。他开始重视这个素未谋面的对手,认真地审视起眼前这座小城。

        “算时间,从东西进攻的百人队应该差不多就位了。命令全军做好战斗准备,随我从正面攻城。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把戏!”博多郑重地捧起他的战盔戴在头上,从随从手中牵过战马准备跨上去。

        “将军不可!这些梁人诡计多端又擅用妖术,若伤了将军您属下就是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大首领砍的啊......”副将见状连滚带爬地奔过来一把拉住战马的缰绳苦苦劝道。

        “你给我让开!若敢阻拦我连同你此次败战之责一并严惩,别怪我不讲情面!”博多怒目一瞪,挥鞭抽打在副将身上:“几千羌人勇士被挡在此地,你不感到屈辱吗?!纵然这些梁人有三头六臂,老夫也要全部砍下来!”

        看着博多一脸果绝的神色,副将只好收回手低头退步行了一礼。

        “我就不信了,咱们几千人还踏不平这座小城!”博多挥出一鞭向前策马奔去:“全军出击!随我冲!”

        上千匹战马奔腾发出的嘶鸣和马蹄踩踏下大地的撼动让城上每个人的心也跟着颤动。

        冷兵器时代,骑兵对步兵而言无疑是梦魇般的存在。高大的战马全速冲击而来时的那股气势就足以令与之对阵的步兵胆寒。

        骑手的长枪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能够轻易击碎穿透拦在他面前的任何一具血肉之躯,数百骑兵就能在成千的步兵当中冲杀几个来回。

        齐峻也被这阵势所震,手心里不自觉地出了一层细汗。

        冯启年扒着城垛躬身颤着,不时地侧头紧张地看齐峻一眼。

        好在雾气散得差不多了,此时正好可以用火炮更直观地判断和瞄准。

        齐峻估摸着对方已经进入大炮的射界,连忙从刘福远手中接过填装好弹药的子炮装进炮腹中,随后转动炮身调校着炮口,竖起拇指盯着城外的敌群推算着弹道。

        “先生,可以了吗?”刘福远不解地看着齐峻,咽了口唾沫不安地问道。

        “点火!”齐峻点点头,沉声说道:“所有人捂住耳朵,开炮!”

        刘福远点燃炮管上的引线,立即捂着耳朵蹲在一旁。

        “轰隆!”随着引线上的火头发出“咝咝”的声音钻进炮管,炮身随即猛烈地颤动了一下喷出一大团刺鼻的黑烟,炮弹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精准地砸向奔涌而来的骑兵群。

        所有羌人骑兵本以为会守军会向他们射箭矢,都提早将盾牌举到头顶上防御。然而他们却只看到从城头上抛射出一颗黑色的东西,不禁疑惑地抬头看去。

        博多虽然不知道这黑色的是什么东西,却也心知其中必然有蹊跷,连忙冲身后大喊一声:“散开!快散开!”

        他话音刚落,那神秘的黑疙瘩就落了下来,在骑兵群中瞬间腾起一团爆炸的火光,无数碎片伴随着浓浓的硝烟迸射而出,在炸点附近的羌人骑兵身上穿出数道血口。

        爆炸的气浪将他们连人带马掀翻在地,一时间从博多后方的骑兵群中传来阵阵惊呼和惨叫。

        博多回头望了一眼,亲眼看到这一幕才确信副将所说的天雷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不过他仍不愿相信天神相助的说法,高高举起弯刀大吼一声:“不要惊慌!白石大神庇佑,分散队形加速冲到城下!”

        博多率领的骑兵不愧是羌兵之中的精锐,很快从火炮轰击的惊恐与慌乱中镇定下来,重新组织好队形继续随他冲锋。

        城墙上,目睹弗朗机炮实战效果的众人还沉浸在它恐怖威力所带来的震惊之中。这一颗炮弹的杀伤力可着实比炸药包和石雷都强多了。

        “别愣着了!继续装填!”齐峻锤了刘福远一下,刘福远这才回神连忙装好弹药学着齐峻的样子把子炮填进炮腹。

        “开炮!”

        “轰!”又一发炮弹击出,羌人骑兵群中再次硝烟弥漫,被炸得血肉横飞惨叫连天。

        刘福远熟练地退出子炮装填之后塞进炮腹,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便紧接着又打出一发炮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