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前夜

第一百二十二章 前夜

        看着徐胜三人诚恳而郑重的面庞,齐峻也不好再拒绝几人的心意,点点头从邓方手中接过那碗酒。

        邓方欣然一笑,连忙给自己也添了一满碗酒,随手扔掉倒空的酒坛说:“古有张子元和呼兰卓尔阵前歃血,今有我等与峻哥城头饮盏,何其幸哉!”

        张子元和呼兰卓尔阵前歃血为盟的故事是流传在大梁民间的一段传世典故。

        张子元是大梁建国初期太祖皇帝麾下的名将,呼兰卓尔则是柔然人之中呼兰部落的首领。

        在大梁建国之初,北方的柔然人在呼兰部落的召集下联合在一起兴兵发难,企图趁着新生的大梁政权根基未稳而敲诈掳掠一把。

        太祖皇帝急遣名将张子元北上拒敌。面对敌强我弱敌众我寡的危局,张子元主动避开锋芒,灵活地施展战术袭扰阻击诱敌分兵最后集中兵力击其要害,经过月余激战之后最终成功打退了柔然人攻势。

        柔然人仓皇撤退之时,呼兰部落首领呼兰卓尔被埋伏在途中的大梁军队包围。

        然而张子元并没有为难于他,为了两国能够平息战火不仅对他以上宾之礼相待,更是主动提出要与呼兰卓尔歃血为盟结为异族兄弟。

        当时入主中原的大梁和之前的政权都以文明上国自居,将周边的少数民族视为蛮族极为歧视。

        中原上国的元帅在占据战场优势的条件下,主动向一个北方游牧民族部落的首领提出愿结为兄弟,这件事不仅震惊了呼兰卓尔,更是震惊了柔然和大梁双方的高层和民间。

        据说呼兰卓尔听后感动得涕泪纵流,弃甲赤膊以迎梁军,握着张子元将军的手久久不能平静。

        两人在大帐前当着大梁和柔然将士的面,宰杀白马歃血盟誓结为兄弟。

        呼兰卓尔誓言有生之年绝不犯梁境,不仅送归数千名被掳到柔然境内的大梁百姓还赠予上万头牛羊。

        此后三十多年间,直到呼兰卓尔去世之前大梁与柔然都一直未有交兵,边境百姓也亲如一家。

        这段美谈被大梁的民间说书人和柔然的游唱诗人经过艺术加工后广泛流传于民间,任何一个热爱和平看重兄弟情谊之人都对这段典故耳熟能详。

        说的有些远了。再说安羌城上举杯相敬的齐峻和邓方等人,这气氛在他们几人心中确与歃血盟誓的典故有几分相似之意。

        “邓哥说得对!齐大哥,今日我们有缘共饮此酒,今后你就是我们几人共同的大哥!”徐胜三人站起身来,和邓方一同举起酒碗注视着齐峻说道。

        “我与邓方本就是结义兄弟,而邓方又是你们三人的大哥,如此说来我自然是你们的大哥又何须再认呢?”齐峻笑了笑举起手中的酒碗与邓方徐胜等人的撞在一起:“好兄弟!且痛饮此酒,共杀羌贼!”

        “痛饮此酒,共杀羌贼!”邓方,徐胜,张威和雷福齐声高喊着和齐峻一同仰头而饮。

        这时城外由远及近地传来一阵马蹄声,齐峻愣了一下立即放下空酒碗转身望去,只见一道身影正骑马奔来。

        “紧急军情!”刘彪急促的呼声从城下传来,齐峻不由得闻声一惊。

        之前得知博多会增兵来援的消息后,刘彪意识到情况危急,顾不得休息便骑马向北而出侦查定安方向的敌情。

        他喘着粗气登上城墙来到齐峻面前,顾不得行虚礼张口说道:“往郡城方向二十里处……发现羌兵游骑!”

        “羌兵游骑?”齐峻听后内心猛地一沉。

        倒不是因为羌兵游骑有多难对付,而是因为这些游骑做为羌人的侦查骑兵,其出现往往预示着之后正在逼近的羌人大军。

        齐峻着实没想到博多的行动速度会这么快,比他所预计的还要提早了几个时辰。

        “冯大人去哪了?快去通知他!”齐峻对着身后同样闻言而惊的邓方说道。

        “舅舅他说要安顿家小回府去了……我这就去找他!”邓方有些尴尬地说道。

        身为安羌城最高行政长官,战前如此紧张的时刻竟然不在一线,饶是邓方也为自己舅舅的这般作为感到有些难堪。

        “回家了?这个冯启年……他以为靠这些石雷和抛石机就真的已经万事大吉了吗?!他也是从过军的人,怎能连这点危机意识都没有?想必那肖明和赵贵也同他在一起吧?大战将至而阵前无将,真够心大的!”齐峻急气之下无奈地攥着拳头斥道,邓方沉着脸也不好替他舅舅辩解,连连应了几声便跑下城墙向县尉府奔去。

        “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张威左右看了看徐胜和雷福,紧张地问道。

        “羌兵很可能主攻北城,我带主力去北城墙迎敌。你们三人分去西城东城和南城,我会各派村民以一台抛石机助守,你们若是发现敌情点烽烟为号。”

        “是,大哥!”三人领命不敢耽搁,立即前往各自的防区备战。

        齐峻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知道此番羌兵来攻,兵将和装备必定比柯别所率领的要更强,同时也会吸取柯别失败的教训而改变战法。

        这次面临的的敌人,必将更难对付。

        想到这些,齐峻已经暗自做好了城破之后与羌兵殊死巷战的心理准备。

        “去告诉刘福远,让他们抓紧将大炮和弹药运到北城的城墙上!”齐峻指着铁匠铺所在的方向,对身边的县卒命令道。

        看着县卒得令远去,齐峻回到城楼里带上炸药包和剩下的一些火药准备赶往北城墙部署防御。

        天边已经泛出鱼肚白,城内的雄鸡也啼响了黎明。雨势虽然已缓渐停,可凝聚的乌云似乎并没有就此散开的迹象。

        城外还在挖石头的部分百姓从城墙上县卒匆忙的调动中觉察到了危机,顿时也顾不得再忙活了,立即停了下来慌忙地向城内涌入,唯恐跑得慢了被关在外面。

        “大家不要挤,注意脚下安全!羌兵还没来,不必慌张!”齐峻看到后,担心因此生出踩踏事故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不得已折回到城门前极力劝说着喊道。

        可是急于奔命的人群根本不听他和县卒们的呼喊,仍然疯了一般地挤过城门向内城逃去,负责守城门的县卒也被拥挤的人流推着按在两侧的墙壁上。

        “大人……我们根本拦不住啊……”一个县卒将佩刀横在胸前吃力地喊道。

        齐峻虽然心忧北方将至的敌情,眼下却也不得不先设法平息城下的混乱。要是羌兵还没来城里先乱了,那这仗也没法打了。

        情急之下,他疏散县卒,一咬牙在城墙上点燃一颗石雷的引线,随后快速躲在城墙转角捂住了耳朵。

        “轰隆!”

        城墙上剧烈的爆炸声响瞬间震住了混乱的人群,所有人都停下脚步吃惊地抬头循声望去。

        齐峻的身影出现尚未散尽的硝烟中。他拍打着身上的土石碎屑,趁着人群终于平静下来连忙大声地对他们喊道:“大家不要慌!我们有神雷,不用惧怕羌兵!”

        他心里当然清楚石雷的威力有限,但对百姓而言却是足以震慑他们的神物。

        “是啊,别忘了我们这位大人可是神人呐!我们有神雷还怕什么?”一个百姓回过神来,激动地喊道。

        “大家莫慌!羌兵若来,就让他们尝尝神雷的滋味!”一个县卒见状也连忙提心振气地说道。

        人群终于不再向之前那般惊慌乱窜,渐渐传出一阵杂乱而欣喜的讨论。

        齐峻长出一口气,同时也不禁有些心疼刚才用掉的那颗石雷。

        每块石雷都是他守城时需用的重要底牌,现在还未开战就用掉了两颗,即便用于试爆和示威也着实让他感到肉疼。

        不过这颗炸雷也让齐峻彻底冷静了下来。

        看着城门前重新恢复了秩序,他转过头命令留守在这里的县卒尽快有序疏散安顿百姓,随后带着其他人加快步伐赶往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