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出击

第一百一十二章 出击

        “大……大人,这仗没法打啊!”想逃跑的县卒刚转过身就与齐峻等人迎面相遇,随即带着哭腔跪了下来。

        “抛石机在哪?赶紧给老子拉上来!”齐峻气得一脚踹翻跪在地上的县卒,当下也顾不上去管他。

        骑兵攻城靠的就是速度的优势和巨大的冲击力,若被他们冲到城下破开城门,入城之后就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几个村民按刘福远的安排早就把抛石机运来了。因为担心被羌兵的流箭射中就藏在了城墙边一条巷道内,此时听到城墙上齐峻的呼喊,连忙推着抛石机走了出来费力地从马道拉上了城墙。

        “快把酒坛子点燃装上去,给老子瞄准了!”齐峻看到抛石机拉上来了,连忙抱着酒坛奔过去递给村民,待抛石机就位后亲自操动开关。

        “咻!”

        酒坛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奔着迎面而来的羌骑狠狠地砸去。

        眼看着距离城门不到几百米却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羌骑将领番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鄙夷的轻笑,抽出一鞭加快向前冲去。

        就在这时,他看到从城墙上抛出一个黑点,向着他们落了下来。

        “这是……”番诺不禁有些好奇地眯眼望去,只见一个酒坛在视线中越来越清晰,随着“哗啦”一声脆响砸在他身后的羌兵身上。

        那名羌兵被酒坛砸落马下,随即浑身起火地翻滚惨叫着。

        他身后的羌骑源源不断地从他身体上踏过,很快就将他踩成了一堆烂泥,然而他身上的火焰却也黏到了其他一些羌兵的身上。

        被火烧到的羌骑惊慌地拍打着身上的火焰,身下的战马也受到火焰的惊吓在羌骑队伍中嘶鸣着左右乱冲,对其他羌骑也产生了不小的干扰而有些混乱。

        “换石头,继续砸!”齐峻一看,决定抓住机会趁着对手的混乱继续用抛石机进攻。

        县卒们看到酒坛子在敌群中的效果,立即提起几分战意,对着羌骑连连放箭。

        “再快点!弓骑掩护!”番诺挥刀挡开几支射来的箭,对背着弓箭的羌骑命令道。

        一些羌骑取下背上的弓箭,娴熟地在马背上弯弓搭箭瞄准城墙上的守军。

        就在他们的响箭离弦之际,从城墙上也向他们抛洒出一大片石块。

        “散开!快散开!”番诺顿时心中大惊,连忙对身后的羌骑命令道。

        他话音刚落,大大小小的石头就砸落在了羌骑当中,顿时伴随着连声的惨叫绽放开了一朵朵血花。

        这些羌人的骑兵被突如其来的石雨砸懵了,一匹匹无主的战马受惊后混乱地四散奔逃,他们整齐的冲锋队形也被瞬间砸乱。

        县卒们趁机又射出一波箭雨,受到刚才的干扰而放缓速度的羌骑不得不慌忙转头退出箭矢的攻击范围。

        眼看距离城门不足百米,番诺恼恨地扬鞭转向,带着剩下的羌骑围绕城墙向东奔去。

        “不好,他们要去攻击东门!”齐峻立即看出了羌骑的攻击意图,可奈何他只有三台抛石机,偏偏在东门没有布置。

        “抛石机留下,所有人快随我去东门!”齐峻不敢耽搁,刚化解羌人对北门的攻势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带着县卒们和村民赶往东门。

        与此同时,冯启年等人防守的西城情况也不容乐观。

        就在番诺带领羌骑进攻北门的同时,羌兵将领对西门也发起了第二波进攻。

        不同的是,这次他们吸取了上一次被火烧的教训,前方负责架梯登城的羌兵不仅浑身抹上了湿泥,每人手的中也都举着一面涂满湿泥的盾牌。

        随着羌兵将领一声令下,前面的羌兵高举着盾牌掩护着后方的同伴再次吼叫着冲向了城墙。

        县卒们抱起酒坛对着城下的羌兵砸去,这次却因被盾牌上的湿泥所阻挡而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

        “大人!怎么办啊?!”一个县卒惊慌的看着举盾攀爬的羌兵,惊慌地问道。

        存留的石头和木块也在防守第一波进攻时消耗得差不多了,每个县卒的脸上都现出了绝望的神色。

        他们虽然没有说出撤退的话来,可看向冯启年和肖明赵贵等人的眼中却满是恐惧的退意。

        冯启年也慌了神,看着逐渐逼近的羌兵,他也不知现在究竟应该是战还是退。

        “大人!邓公子出城了,我们没拦住他……”就在这时一个县卒奔过来,惊慌地跪在冯启年面前说道。

        “什么?!你们怎么就没拦住他?”冯启年大惊,扒着城墙向下望去,只见邓方领着三人骑着快马正在冲向集结起来准备发动进攻的羌人步兵方队。

        “还愣着干什么?快掩护他!”冯启年眼见邓方等人冲进敌阵,不禁心急如焚地喊道。

        倘若邓方出什么意外,他真的无颜以对死去的好友。他根本不敢去想,只能让县卒们集中力量放箭攻击羌人的步兵。

        方才邓方眼看着羌兵有了防备火攻无效,情急之下骑上战马带上酒坛子和他的三个小弟一起打开城门冲了出去。

        邓方一马当先冲进羌兵之中,挥舞着铜锤左右猛击,接连锤爆了十多名羌兵的脑袋。他的三名小弟也是紧随其后,长枪短剑在敌群中横砍直刺杀得羌兵阵脚大乱。

        趁着这个功夫,守城的县卒合力推倒了羌兵攻城的梯子,把所剩不多的石头和木块全都砸了下去。

        羌兵虽然被邓方等人突然的勇猛冲锋打得措手不及,但他们很快意识到来者之有四人时,迅速稳住阵脚将他们团团围住。

        “想不到此地竟有这般勇猛的梁人!这气势简直不输我羌人勇士!”羌兵将领见此也是由衷地发出一声赞叹,当即也心生敬意命令部下不许放箭活捉邓方等人。

        邓方四人互相背靠着面向羌兵,看出他们有意俘虏他们便放下对羌人弓箭兵的顾虑,再次嘶吼着抡起手中的武器杀向敌群。

        再说东门这边,番诺带领的羌骑先齐峻等人一步,快马赶至城门下,对着城门又砍又砸,发现无法轻易破开城门之后,决定放火烧毁城门。

        齐峻带领县卒气喘吁吁地赶到时,正看到一大股黑烟从城门前飘出。

        “大人,他们在烧城门,现在怎么办?”县卒和村民都向齐峻投去紧张的目光,听着从城门传来的“噼啪”灼响,众人都感到万分的忧急。

        “打开城门,冲出去!”齐峻思索片刻后,咬牙说道。

        众人听后都愣住了,步兵冲出去和骑兵打,这不是主动找死吗?

        “大家听我说,现在他们都在等城门烧毁之后冲进来,可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主动出击!”齐峻深吸一口气缓解狂跳的心脏:“现在火势还不大,正是最好的时机。一旦骑兵就城就再也拦不住了!一会儿听我命令,县卒在城墙上放箭掩护,剿匪队随我砍杀,把火扑灭就撤回来。”

        “明白!”众人郑重的点点头,齐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