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备制火药

第一百零九章 备制火药

        “我托人在经销矿石的朱掌柜那里问过,他正好有一批还没售出去的矿存,现在就压在北兴街的库房里。”阿辛说着转头看向另一个家仆:“快去准备马车!”

        家仆看着瓢泼而下的大雨犹豫了一下,随即一咬牙冒雨冲了出去。

        “冯大人,我还需要些人手……”齐峻思索着面露难色地说道。

        “你现在是县尉了,要适应自己的新身份。那么多县卒由你支遣便是!”冯启年微微一愣,笑着在齐峻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实不相瞒,我要用硝石木炭等物配制火药,这个过程很危险,所以……”齐峻顿了一下,咬牙说道:“我想从县牢里提一批死囚出来指导他们来做,不知可否?”

        火药威力巨大,若能成功制作出炸药包并且得当使用,必然能在守城之战中发挥重要作用,很大程度上减轻守城的压力甚至决定战争的胜负。

        可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仓促配制火药有很大的隐患,稍不注意便可能导致火药成分不稳而发生爆炸,造成重大生产事故。

        再者火药虽然已经在西域得以普及使用,可在大梁却仍然不受重视并没有被大范围地推广。

        齐峻也只在前世了解过火药的制作原理并且出于兴趣用少量的原料实验过几次。眼下迫不得已需要批量制作,齐峻心里也没底。

        他自然不能用县卒们的生命去冒险,因此他想到了县牢里关押的死囚。

        这些囚犯本就身犯重罪等待秋后问斩,虽然这么做有些不人道,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若是羌兵破城,只怕全城百姓都得死。

        齐峻犹豫着向冯启年提出这个要求时,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即使是死刑犯也应该由法律裁决,相比刀起头落的处决方式,被火药炸得死无全尸明显要更残忍。

        “火药?”冯启年听后愣了一下,显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可以制作火药。

        不过他也听出了齐峻的意思,却丝毫没有齐峻那般的思想包袱:“本就是些该死之人,这有何不可。你只管去县牢挑选人手,上面若问起来我自有应对之法。”

        冯启年说完转身走到桌案前提笔写了份公文,随后又盖上自己的印章。

        “你带此公文去县牢提人,需要什么尽可吩咐狱吏。”冯启年走到齐峻面前将手中的公文递给他,“从县牢提人需县衙签令,我本打算去县衙交接令印,谁知雨势骤起只得多候一阵。”

        冯启年看着眼前密集的雨幕皱眉抱怨道。在齐峻看来,此时的他就像一个等不及取来并拆开装有心爱玩具快递的孩子。

        县令之印不过是一个稍大于县尉印章的铜疙瘩,却令冯启年这般着迷。

        齐峻摇摇头叹了口气,看着冯启年这副从容姿态是真搞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知在他心里究竟是把官印看的比城池还重,还是对守城应敌有着谜一般的自信。

        “大人,马车已经备好了。”家仆从雨中跑到正厅前,顶着嘈杂的雨声对齐峻等人喊道。

        “冯大人,速速遣人求援,千万不可再拖了!”齐峻点了点头,不禁皱着眉头不放心地又叮嘱了一遍。

        阿辛连忙撑开一把油伞举在齐峻头顶上,二人走出房檐快步奔向大门外。

        随着马鞭抽下,马车在旷静的街道上向朱掌柜堆放原料的库房快速驶去。

        在阿辛的指引下,马车很快便在一排瓦房前停了下来。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早就冒雨等候在那里,看到马车的到来连忙躬身来迎。

        “想必你就是朱掌柜了?废话就不说了,快打开库门让我看看货!”齐峻见朱掌柜谄笑地看向他,心知此人必是为他攒了一肚子的奉承话,心烦这些人虚伪的奉承连忙抢先一步堵住他的嘴,命他打开库房。

        朱掌柜看出齐峻忧急的脸色只得咽下准备好的阿谀之词,连忙答应着亲自推开库房的门,随后站到门口向内一指说道:“大人请!我手上的东西全在这了……”

        齐峻走进库房,一股霉味顿时扑面而来。他捂住鼻子皱着眉走向一堆被篷布盖着的东西,伸手掀开了上面的脏兮兮的篷布。

        “这些硝石是上个月从羌地拉过来的,咱这也没人接手就一直放这了,也不值什么钱大人您要是看得上就全送给您了……”朱掌柜看到齐峻站在硝石堆前,连忙恭敬地凑了过去。

        “朱掌柜客气了,我哪能白拿你的东西。开个价吧,我全要了。”硝石虽然不贵,但从羌地拉过来也需费一番波折。

        本来这些硝石是一个西域商人急需的,朱掌柜不知道从哪得知了消息就先他一步把这些硝石都低价盘了下来,打算趁机高价卖给那西域商人赚个差价。

        可那西域商人一听朱掌柜的要价就直接拒绝了,双方谈了几次也没谈妥,这堆硝石就算是砸在朱掌柜手里了。

        朱掌柜为此没少犯愁,现在齐峻找上门来也算是为他解决了一个麻烦。

        “大人肯要这些石头,就是给朱某天大的面子了,朱某哪能……”朱掌柜还想借机跟齐峻拉近关系送个人情,却被齐峻摆摆手打断了。

        “把这些和硝石都拉到县牢去,价钱上绝不亏你。”齐峻看过木炭和煤铁,满意地点了点头招呼了一声就走出库房重新坐上马车赶去县牢。

        “大人慢走!小的这就安排人给您送过去!”朱掌柜的脸上乐开了花,对着驶离的马车连连躬身拜谢。

        马车停在县牢门口,守在门前的狱卒认出县尉府的马车,以为是冯启年来了连忙热情地迎了上来,看到齐峻时不禁愣了一下。

        “这……冯大人呢?”狱卒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马车,皱眉扫了齐峻一眼,却语气恭敬地看向阿辛问道。

        狱卒不认识齐峻,但他知道阿辛是冯启年的心腹不敢言语轻慢。

        “你好好看看!这位就是安羌新任的县尉,见了齐大人还不行礼!”阿辛看出齐峻脸上有些尴尬,立即沉声呵斥道。

        “啊?这……齐大人?怎么没听说呀……”狱卒似乎是个死脑筋,即便阿辛都这么说了,仍然是一脸质疑的看着齐峻。

        齐峻早已见惯了这样的脸色也习惯了这场面,从怀里掏出冯启年手写的文书往那狱卒胸前一拍,冷脸推开他向县牢里走去。

        狱卒讪讪地看了眼公文,看到上面冯启年的私印才反应过来。阿辛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狱卒扇了自己一巴掌连忙追着齐峻的背影而去。

        “齐县尉,小人实在不知,还请大人恕罪,小的这就去通报典狱长……”狱卒检讨了几句,对其他狱卒说道:“这位是新任的县尉大人,都精神点好好招呼着!”

        齐峻也懒得跟一个小狱卒多做计较,迈步向县牢深处走去。

        由于李华走的太急公示程序还没履完,狱卒们都对此并不知情。虽然他们还都有些懵,可看到阿辛在齐峻面前恭敬的样子都不再敢有所怀疑小心地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