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刘彪的身份

第一百零七章 刘彪的身份

        齐峻一直看着李华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随即快速向着县卒营赶去。

        刘奎等人赶了一宿的山路都累趴了,此时正在县卒们空出来的营房中睡觉。

        “奎叔,醒醒!现在有件事非常紧急……”齐峻推开营房的门走了进来,站在刘奎面前推了他一下。

        齐峻看到刘奎等人困顿的样子,虽然也想让他们再多歇会儿,但情况紧急他必须充分抓住每一的宝贵时间来做准备。

        “先生怎么了?是不是土匪又来了?!”刘奎在睡梦中听到齐峻喊他,一骨碌翻身而起站在地上惊呼。

        被他的大嗓门喊了这么一下,其他人也都惊醒过来,纷纷揉着睡眼起身,有些紧张地看向刘奎,随后看到齐峻顿时都强打起精神来。

        “大家放松点,没有土匪……”齐峻连忙示意众人不要紧张。

        “先生,其他人在隔壁,我这就去叫他们过来。”刘奎知道齐峻来一定是有要事安排,冲他点点头便准备往外走。

        “土匪没来,是羌人要来了!”齐峻犹豫了一下,把羌兵要来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屋里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随即瞬间被不安和焦虑的情绪所包裹着。

        刘奎刚从门口迈出一只脚,听到身后齐峻所说的话,也是浑身颤了一下,收回脚面向齐峻问道:“什么?羌人?先生你可别吓我们,那咱们还不赶紧跑啊?”

        “是啊,咱们赶紧逃吧,要是羌人打进来了咱可就都完了!”

        “我们是剿匪队,又不是当兵的。羌人来了让县卒们打去啊!咱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先生别是看我们在睡觉,成心吓唬我们的吧……”

        “都别吵了,先听听先生怎么说。他肯定不会害咱们的!”刘奎看着齐峻深沉的脸色,连忙喊了一声止住了嚷乱的众人。

        “我也不瞒着大家了。本来我确实不想把大家都牵扯进来,可事到如今,羌人已经打上门来了,我们只有团结起来和县卒们一起抗敌,才有可能搏一条生路。”齐峻叹了口气,看着屋子里的众人。

        众人沉默着,所有人都神情复杂地陷入了深思。

        屋里沉闷而湿热,每个人的脸上都不断地渗出汗珠,胸前和后背的衣服也湿透了一片。

        齐峻知道羌人在百姓心中犹如恶鬼一般可怖的存在是一块沉重的恐惧之石,这块石头在某种程度上远比土匪带来的心理影响还要沉重。

        人群中似乎隐约发出啜泣声,夹杂在一声紧过一声的叹息声中,听得格外压抑。

        齐峻看了一眼门外的阴沉天色,他知道村民们要在此时翻越心中这座恐惧的高山也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可他没有时间去等待他们慢慢接受这个现实了。

        “堂堂男儿!外敌犯我大梁,本就应当以悍勇之躯痛击贼寇卫我边关护我乡土,何惧之有?!不过一死耳!”齐峻皱着眉,冷眼看着屋内的人群喝斥道。

        “先生说的对,土匪杀得,羌贼如何杀不得?!”一个村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心中做好了打算抬头坚定地看着齐峻说道。

        “土匪是贼,羌人亦为贼,既是剿匪队,同是杀贼有何分别?”另一个村民也高举着拳头喊道。

        “先生,你下命令吧!”刘奎看着村民们点了点头,郑重地看长齐峻。

        “都想好了吗?如果有人怕死,现在就请滚出去。我不希望因为个别人的懦弱而在战场上害死了其他人。”齐峻认真地扫视着面前的每一个人,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每一张面孔都透着一股决绝与坚定。

        “安羌城若是被羌人攻破,东岭村也会遭殃的。”齐峻又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向村民们讲清楚其中的利害,让他们知道守安羌城就是守东岭村。

        “先生,道理我们都懂。大伙儿就是刚知道这事多少觉得有些突然,我们真的想好了。你就直说该怎么干吧!”刘彪分开人群走到齐峻面前,面向齐峻一手握拳放在胸前。

        这个手势齐峻见过,夜袭烧掉羌人哨寨后死里逃生的那晚,郡兵队长秦河与郡府武士向洋都对他庄严地行过此礼。

        “你当过兵?”齐峻看着刘彪,盯着他的手势惊讶地问道。

        “当过。原镇西军先锋营斥候队,队长。”刘彪看着齐峻的眼睛说道。别说是齐峻不知道他这层身份,就连村里人也不知道。

        他一直孓然一身无牵无挂,早年间出村子讨生活,为了吃一口饱饭主动投了军。

        也是在军营中磨练出了一身行走山林探查敌情的本事,随着身边亲密无间的战友接连身死沙场,刘彪看淡了战场生死对军旅生涯也越发反感。

        好不容易攒够了军功提前退伍,他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东岭村,靠着积累下来的山林生存经验当起了猎户,当村人问起他这些年去了哪里时,他对自己的从军经历也是只字未提。

        但此时大战将至的紧张氛围再次激发了他内心沉睡已久的热血和斗志。

        这些日子以来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他早已从心底认可了齐峻的指挥能力,坚信这个书生能带着他们创造辉煌的战争奇迹。

        所有听到刘彪的话都人半张着嘴巴瞪大眼睛看着他,重新认真地从上到下审视着这个老兵。

        伴随着阴沉的天空中一声沉闷的雷鸣,雨点也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

        所有村民都学着刘彪的样子,面向齐峻举起自己的右手握拳放在胸口。

        他们也许不只知道这个手势的含义是愿意把生命交给对方誓死追随,但他们知道这个手势所代表的一定是无可动摇的决心。

        “我去隔壁通知铁匠他们……”刘奎放下握拳的右手,准备转身离开。

        “不用了,我们都知道了。先生,下命令吧!”门外传来刘福远的声音。

        齐峻有些意外地向外望去,只见刘福远等十多名村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外了。

        大雨倾盆而下,他们全都庄重地看向站在门前的齐峻,也同样不约而同地全体右手呈拳置于胸前。

        “下命令吧,先生。”刘福远看着齐峻,又重复了一遍。

        齐峻微微颤了一下身子,满含敬意地举手抱拳对屋子里和屋外的所有人行了一礼。

        他知道,对他们而言,即将到来的这场硬仗在这一刻已经有了赢面了。

        “刘福远!”

        “到!”

        “我们人少力薄,而羌人兵强势众,绝非人力可以制敌。当今之计,唯有倚仗器械方有胜算。你知道该怎么做吗?”齐峻看着刘福远说道。

        “知道!你要多少?”刘福远立即明白了齐峻的意思,会心一笑地问道。

        “能做多少要多少,这县卒营里的物料你尽管使用,一定要快!”齐峻知道刘福远明白了,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生,那我们呢?”刘奎见刘福远领命离开,连忙问道。

        “去把全城所有的酒都买来,有多少要多少!让酒铺掌柜都送到这里来,银子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再告诉你怎么做。”齐峻顾不得跟刘奎等人解释,望向他身后的刘彪:“彪子,你带几个人出城,去探一探羌人的先头部队到哪了,每过一刻钟向我报告一次!”

        “是!敦子,刘宝!你俩跟我来!”刘彪领命带着两个村民骑着马冒雨出了县卒营直奔城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