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备战

第一百零三章 备战

        齐峻又多等了一阵,眼见郡城方向没有来人,不禁更多了几分担忧。

        也不知是刘彪派去传信的村民没能见到郡尉,还是他送去的情报没有得到郡尉的重视。

        他摇了摇头暂不去分析郡兵未能来援的原因,现在只能与冯启年一起尽力地分配城里剩下的力量来为守城做准备。

        在回县尉府的路上途经安修桥时,齐峻想到了那个被他托付给那女人照看的小女孩,连忙快走几步进到那间被土匪劫掠施暴的地方。

        邓方跟在他身后,看到齐峻突然向一间民房走去,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立即跟了过去。

        屋子里仍然飘散着一股血腥之气。地上的血迹虽已经被洗去,却仍然可以看出流淌过的痕迹。原先被土匪劫掠后的满地狼藉也被人打扫,房内重新恢复了以前的干净和整洁。

        小女孩父母的尸首已经不见了,齐峻猜测应该是被那女人收敛了。

        此时小女孩正坐在床边抱着一块大馒头低头慢慢地吃着,听到有人进屋扑闪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愣愣地抬头望去,显然还沉浸在失去双亲的悲痛中回忆着曾经幸福的往事。

        齐峻走到女孩的面前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

        “哥哥你也吃,是那个姐姐买来的……”小女孩看到齐峻微微地笑了一下,向他伸出手中的馒头示意齐峻和她一时吃。

        “哥哥不饿,你吃吧。”齐峻轻轻地把馒头推了回去又问道:“那个姐姐呢?”

        “你们来之前她刚出去。”小女孩低头咬了一小口馒头,看着齐峻说道。

        见此情景听着齐峻和小女孩的对话,即便齐峻不说邓方也知道小女孩昨晚经历了什么。

        “这天杀的土匪……”邓方愤恨地一拳砸在门上,把小女孩吓了一跳。

        “回去后统计一下这次受匪乱影响的百姓有多少。伤残者要尽力医治,死难者也要尽快下葬,无人照看的孤儿和老人也要安排专人暂时照看。”齐峻长叹一口气,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缺钱,就安排些可靠的人手先从东岭村运一些过来。”

        县卒在战斗中死伤尚有定额的抚恤,可被土匪祸害的安羌城百姓却什么都没有了。

        齐峻这样安排不仅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也是为了以此增进官府和百姓之间的联系,调动百姓的热情和积极性。

        如果仅靠所剩不多的县卒和剿匪队抵抗羌兵的进攻是不可能守住的。

        齐峻想到了后世的一位伟人所说的“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那句名言,只有依靠人民发动人民才能战胜一切困难。

        “嗯,我都记下了……”邓方郑重地点点头,又有些疑惑地看着齐峻问道:“峻哥,我刚听你跟这小姑娘说起什么姐姐,你是不是又有目标了?”

        “不知道的事别瞎琢磨!什么叫我又有目标了?要不是最近这一堆事耽搁了,我早就把你云霏姐娶过门让你改口了,也省的你一天到晚瞎操心。”齐峻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心说这个邓方越来越像孙久了。

        想到孙久,齐峻的心猛地咯噔一下。之前战事紧急他除了一心想着怎么和土匪周旋根本顾不得其他的事,现在也不知道孙久究竟怎么样了。

        一想到昨晚被县卒从战场上抢下来的孙久满身是血的惨状,他当即心中一紧立即起身向门外走去。

        可走到门口他又停住了,回头看了眼屋里的小女孩无奈地对邓方说:“把这小姑娘也带到县尉府吧,在那还能有个人照看着。现在城里人慌马乱的,别出了什么差池。”

        齐峻知道现在城里像她一样的孩子不知有多少,他不可能都像这样去照看。

        可现在既然让他遇到了,他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视若无睹地甩手走人。

        县尉府中,冯县尉坐在正厅一边喝茶一边听肖明和赵贵向他汇报情况。

        经过一夜激战城里的匪乱终于彻底平息,冯启年紧绷的心弦也得以松缓。

        “大人,二队战亡县卒21人,伤者47人。尚能战者35人。”肖明看着手中的纸条,神色沉重地说道。

        “三队稍好一点……战亡县卒16人,伤者28人,其中有6个是重伤。如果算上轻伤的话,能战者还有78人。”赵贵说着,有些尴尬和愧疚地看了冯启年和肖明一眼。

        他的三队之所以伤亡相对较小,并不是因为他手下的县卒比孙久和肖明带领的县卒更能打,而是与进入战场的时机有很大的关系。  战斗最先在安修桥爆发的时候,是孙久带领着不满员的县卒一队硬扛着人数超过他们的土匪坚持到了肖明的援兵赶来。

        肖明的二队接替几乎死伤殆尽的一队拖住了土匪,仍坚持把战场限制在安修桥附近。

        直到几乎全城的土匪都闻风赶来,肖明等人才抵挡不住开始溃散。

        这时土匪们在体力和战斗意志方面都被孙久和肖明等人磨去了大半,赵贵带人加入后场扫尾的战斗就轻松了不少。

        想起自己之前带人用刀挟持冯启年的家人控制县尉府的事,他不禁脸上一阵青红,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他的上司。

        “你既能协力平乱,说明你还没蠢到骨子里。”冯启年瞪了赵贵一眼,语气不善地说道:“我真不知道这何文兴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般死心塌地,弃礼法于不顾地一同作乱!难不成你也想坐这县尉的位子?”

        “大人!属下一时糊涂,被姓何的用猪油蒙了心……大人,小的昨晚平乱可是拼了命的呀!”赵贵听出冯启年语气中的不满和怨怼,吓得连忙跪地忏悔,同时也不忘提一嘴自己最后的功劳。

        冯启年既然允许他立功赎罪,此时也不好反悔论罪。

        再者眼下正缺人手,三队的县卒又大多是赵贵与何文兴的亲信,现在若借口翻赵贵的账只恐会让三队的县卒因此生乱。

        冯启年暗叹一口气,自己身为县尉却不能完全地掌控部下,如今还险被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所害。

        再想到对他最为忠心的孙久现在还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一队的县卒也折损大半,冯启年的内心顿生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他现在最靠得住的也只有齐峻和他的剿匪队了。

        “老爷,齐先生和邓公子都回来了。”阿辛走进正厅对冯启年躬身说道。

        “快让他们进来!”冯启年一听顿时感到心中踏实了不少,连忙让阿辛带他们过来。

        “冯大人,肖队长,赵队长,那我就先说说我的计划。”齐峻走进屋里对几人依次拱手打过招呼,便立即开始向几人谈起他的想法。

        冯启年正愁如何应对羌人,听到齐峻已经有了打算连忙正襟危坐严肃而期待地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