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穷寇

第一百零一章 穷寇

        屋顶上的人凌空一翻稳稳地落在齐峻身前,把手中的刀一横警惕地看向土匪们。

        “怎么是你?”齐峻认出面前的正是在孟府后院挟持他的女人,不禁惊声问道。

        “这些个土匪交给我,就当抵了你赠药的恩情了。”女人轻笑一声,头也不回地说道。

        “他吗的,哪里来的臭表子口气倒不小!弟兄们,杀了那个臭书生抓了这女人回山寨!”土匪头目听到女人所说的话顿时感到被羞辱得不轻。

        一个书生举着刀孤身来战也就罢了,现在一个女子站在他们面前不仅声称要把他们都干掉,还直言要拿他们抵什么恩情,这让一众土匪都因被一个女人这般轻视而感到极端的羞愤。

        土匪头目说着举刀便砍,女人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只见女人右手起刀快速一划,齐峻还没看清楚她出刀的手法,她面前土匪头目的脖子上就现出一条血痕来。

        土匪头目的脸上仍然是一脸愤怒之色,眼中却因女人的出刀而多了一丝惊讶和意外。

        他身后的众土匪正欲冲上前,却见他们的头目呆愣在女人面前举着刀迟迟未砍,不禁都迟疑地停了下来。

        女人厌弃地瞟了一眼其他的土匪,伸手一推,土匪头目的尸体便向后倒去,一时惊得其他土匪连连后退。

        “好快的刀!”齐峻心中暗叹一句,这才意识到女人是一名绝顶的高手。想到自己先前还有心试探她的身手,此刻不禁有些庆幸对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从她用石头精准击倒土匪和快刀一闪的割喉手段都可以看出女人深藏的武艺。

        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功夫绝不会是这女人的对手,与这样的人为敌将是一件很不幸的事。

        齐峻思索着同时心疑她既有这般身手,又怎么会被囚禁在孟万和的地窖里呢?他盯着这个谜一般的女人,感觉她浑身都是谜点和故事。

        “大哥!这臭娘们杀了咱大哥,弟兄们上啊给大哥报仇!”一个土匪反应过来,看着地上土匪头目的尸体不失悲痛地吼道,随即和剩下的土匪一起举刀砍向女人。

        女人敏捷地向后空翻避开土匪们的刀锋拉开距离,站稳之后冷冷一笑,随即窜入匪群之中开启了杀戮模式。

        齐峻站在一侧,看着她如一只灵雀般在匪群中左闪右突起刀出腿,土匪手中的刀影虽然密集竟不能伤她分毫。

        不消一炷香的功夫,超过大半的土匪都躺在了地上,剩下的土匪终于意识到这女人的可怕,纷纷扔下刀哭嚎着转身奔逃。

        可这台高速运转的杀戮机器似乎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只见她后退几步猛地发力在墙壁上极速跑了几步翻身一跃,落下时便挡住了逃跑土匪的退路。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一个土匪顿时两腿一软跪了下来,痛哭流涕地开口求饶。

        女人闻言不耐烦地挥刀一斩,不待土匪说完求饶的话就把他的脑袋给削了下来。

        “就你有老母,被你杀掉的老百姓难道没有吗?”女人觉得还不解气,一脚踢飞了土匪的头颅。

        “横竖都是死,跟她拼了!”剩下的土匪本来被她吓得不轻,此时也都爆发出身处绝境的勇气来试图做最后的顽抗。

        电光火石之间,女人的脚边又多了几具土匪的尸体。

        连杀了十多名土匪之后她似乎犹未尽兴,抬眼扫视了一圈没有再看到站着的土匪,这才把捡来的刀随手一扔走到了齐峻面前。

        “你这人倒也太实诚,就这么看着竟一点也不帮。”女人虽说着抱怨的话,嘴角却浮现出一丝轻快的笑意。

        齐峻顿时感到一阵无奈,看着她蹲下身去在土匪的尸体上抹了抹手上的血。

        “两轻了,我也不欠你什么了。喏,你们的人来了,我走了。”女人冲着齐峻身后孥嘴示意,随即转身跳上屋顶。

        齐峻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果真传来打杀之声。他知道必是肖明等人带着三队的县卒赶来支援了。

        “你等等!”齐峻转过头对着正欲离开的女人喊道:“可否再帮我一个忙?”

        女人闻声愣了一下,有些不满地皱眉看向齐峻:“你这人怎的这般贪心?一瓶药换十几个土匪,已经很值了吧?”

        “那间屋子里有个小女孩,她的父母都被土匪害了。请你先照顾他一阵子,我杀完土匪就来!”齐峻连忙一指小女孩所在的房子说道,随后也不顾女人是否答应转身向着发生战斗的方向跑去了。

        “你这人……”女人愣住了,看着齐峻的身影渐渐跑远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但看了眼齐峻所指的屋子重新跳回到地面。

        随着赵贵等人带着县卒三队赶到战场,残余的土匪们被县卒从各处的巷道和民房中驱逐砍杀,纷纷向城门逃窜。

        “快追!别让他们跑了!”此时赵贵一马当先带头冲在最前面。

        本来他们都以为自己跟着何文兴犯下这样的过错,即便不被判死刑也是要被充军流放的。

        哪知城里竟然爆发了匪乱,冯启年得知后焦急万分可一时却也无力处置。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按照齐峻的办法,到县卒营去和被关押的赵贵等县卒提条件说利害,要求他们协助镇压匪乱。

        三队的县卒们一听顿觉自己绝境逢生,纷纷争抢着表态要去剿杀土匪将功赎罪。

        此时这些县卒之所以奋勇杀匪,是因为唯恐自己拿不到人头算不上立功,事后被重新收监算账。

        “疯了都他娘的疯了!”一个小山头的土匪头目惊慌地奔逃着,嘴里哭喊着骂道:“老子再也不相信官兵说的话了,什么一起守城钱财均分,狗屁都是狗屁!”

        “大哥别骂了……先逃出去再……啊!”他身后的喽啰刚想劝说几句,就被身后县卒追杀的弩箭射翻在地。

        此时天边已经泛白,天色也开始亮了起来。经过一夜的激战,城中各处都是散乱的尸体。

        战斗最为惨烈的安修桥上,土匪和县卒的尸体互相交叠铺满了整个桥面,桥下干涸的河床上更是横尸四处血如河川。

        残余的几十名土匪从各处街巷中逃出,汇集于一处涌向距离他们最近的城门。

        “快去打开城门!”一个匪首慌乱地喊道。

        守在城楼上的几名县卒看到疯狂逃命的匪群哪敢上前阻拦,只象征性地放了几箭便四散逃走了。

        只要土匪们取下门闩打开城门就可以逃出县城求得一线生机。

        “快追!不要放过一个土匪!”齐峻看到土匪们蜂拥冲向城门,顿时急切地催促县卒们加快速度追赶。

        这些土匪的手上都沾满了安羌百姓和县卒的血,即便放走一个也没法向死在他们手上的亡魂交代。

        而这些土匪也知道自己这一夜所犯下的罪孽深重,如果落在县卒手中必将生不如死。

        因此他们各个都为了求生而爆发出极大的潜力,拼命地与身后追杀他们的县卒拉开距离之后冲到城门前开始手忙脚乱地抬门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