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潜入

第九十二章 潜入

        安排好村子里的事情后,齐峻和刘彪开始动身前往县城侦查情况。他从郡城骑回来的马摔折了腿,现在他们只能沿着山道步行前往县城。

        “先生,你看这事闹的白损了一匹好马。你遮着脸我们也没认出来……”刘彪看齐峻走累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齐峻喘着粗气白了刘彪一眼,却也不好怨责。只能心中暗暗叫苦,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戴那顶破纱帽,这下是真的傻帽了。

        “先生,你这脸上到底是咋回事啊?”刘彪看着齐峻包的跟个粽子一样的脸,关心之余不禁好奇地伸手戳了一下。

        “嘶……你别动!小伤而已……”齐峻一把拍开刘彪的手,小心地缠好有些松动的纱布。

        “我看云霏那妮子对你上心得紧,你就是破相了她也不会嫌的……”齐峻来之前刘彪一直心弦紧绷着,现在放松了下来不由得开起了齐峻的玩笑。

        “彪子,怎么连你都成这样了?这个没正形的孙久来了一回,你们就一个个的都变得不正经了!”齐峻皱眉看了他了一眼摇了摇头,心说怎么从邓方到刘彪调侃起他来都一股子孙久味。

        二人这一路说笑着,不知不觉在天色擦黑之时到了安羌城附近。

        安羌是座小城,平时守城的县卒也不过三百人左右。

        除去城内日常上街巡逻和在营里整训的部分,负责值守城门的县卒不足百人。

        孙久的县卒一队和肖明的二队,赵贵的三队之间并不相和。但孙久是冯启年的心腹又和齐峻走得很近,因此总队长何文兴能直接领导的也只有二队和三队。

        如此一来守城的县卒人手严缺,齐峻和刘彪没费心思隐藏行踪就来到了城墙下。

        守城门的都换成了二队和三队的人,齐峻和刘彪自然不能大摇大摆地走过去。

        齐峻仔细思索了一番,忽然想到孟万和的供词中交代的一个细节。

        那天下午孙久在孟府审得非常仔细,从孟万和口中问出了他和盘龙岭土匪私通的各种渠道,其中就包括城墙下的几处隐蔽的沟渠。

        劈山豹正是通过这些暗道进入了城内,寻到了孟万和与赵师爷密谋的地方。

        齐峻按照他记忆中孟万和吐露的位置沿着城墙潜行,不多时便果真找到了一处窄小的狗洞。齐峻趴下去试了试,他消瘦的书生之躯勉强可以从洞中爬进去。

        刘彪虽然精瘦,却比齐峻壮实了不少,在爬的过程中险些被狗洞夹住脱身不开。

        “这洞也就狗能爬过去!”刘彪站起身拍打着身上的土,想象着劈山豹等土匪钻洞的样子骂道。

        一旁的齐峻听后满脸黑线,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瞪了一眼刘彪。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刘彪有些尴尬地嘿嘿一笑。二人进城之后不再耽搁,决定先去县尉府找冯启年。

        此时的安羌城内已经实施了宵禁,街道上看不到一个人影。齐峻和刘彪如同两只灵猫,敏捷地在夜色下的街巷中穿梭着。

        走出一条小巷就是县尉府前的大街了。

        齐峻探头望了一眼,不禁脸色一变连忙拦住身后的刘彪,拉着他隐进黑暗中。

        “怎么了先生?”刘彪立即提起戒备,在他耳边小声地问道。

        齐峻用战术手势告诉他前方有情况不要轻举妄动,需要绕到后面去看看。

        可在刘彪看来齐峻却是两手一通乱挥,不禁一脸懵逼地皱眉看向齐峻道:“先生你还是直说吧,我也不懂。你这样我觉着……有些傻……”

        齐峻一时忽视了他还没有教过刘彪等人这些手势代表的含义,无奈地瞥了刘彪一眼,又向县尉府门口小心地看了一眼后压低声音说道:“情况不对劲。守在县尉府门口的都是生面孔,而且还增加了一队巡逻的。”

        刘彪愣了一下:“先生,你刚才那样动动手就表达了这么多意思吗?太厉害了吧!这是你自创的还是……”

        “什么人?!”

        刘彪一激动说话的声音也情不自禁地大了几分,顿时引起了县尉府门前县卒的主意。

        齐峻心中暗惊,有些责怪地看了刘彪一眼,连忙拉着他向巷子更深处隐去。

        “先生对不起,我……”刘彪知道自己差点暴露了位置,用自责的语气轻轻说道。

        “嘘!”齐峻连忙伸出食指竖在嘴边,示意他噤声。他知道刘彪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也无意因此责他。

        县卒的脚步声从巷口方向传来,听声音似乎还不止一人。  好在巷内昏暗的环境完全隐藏了齐峻和刘彪,即便他们就那样贴墙而立,县卒们也很难从中察觉。

        “你听错了吧?应该是哪里来的野狗。”一个县卒没发现异常,对这黑漆漆的巷子心生恐惧转身回去了。

        齐峻无奈地皱了皱眉,这是他潜入城内后第二次和狗关联到一起了。他不禁自问,难道我以前出任务的时候也这么狗吗?

        “再忍忍,等后天何总队长和那边谈好了,咱可就从此发达了。我听说他们那边牛羊肉管够,女人也不少……”另一个县卒说道,提到牛羊肉时用力地吞了一口唾沫。

        齐峻听在耳中,不禁心中起疑。

        看来这何文兴果然有问题,可他说的那边又是指什么?他看向身后的刘彪,刘彪也是一脸的不解。

        “走!我们绕到后门去看看。”齐峻伸手一挥带着刘彪悄悄退出了巷子。

        避开街上寻夜的县卒之后,齐峻和刘彪两人又穿过几条小巷绕了一圈来到了县尉府的后门。

        这里相对偏僻平时只有府上的家仆和内眷由此出入,此时门边也只有一个县卒靠墙蹲地打着瞌睡。

        保险起见,齐峻轻手轻脚地来到县卒身边对着他的后颈横掌一击,那名县卒便从睡梦中转入昏迷。

        齐峻出手时手上留了分寸,并不忍心对他们下杀手。毕竟他曾与县卒中的大部分一起剿过匪,此时听何文兴之命而行事或许也并非他们的本意。

        他回头看了刘彪一眼点了点头。刘彪会意立即来到墙边蹲下身子,两手掌心交叉朝上。

        齐峻一脚踩在刘彪手中,借着刘彪向上的托劲两手扒墙用力纵身一翻就进到了院内。刘彪见齐峻翻进去了,退后几步上前蹬墙一纵,扒着墙头也翻了过去。

        齐峻贴着屋子的墙壁谨慎地向前走了一阵,很快便来到了冯启年的书房前。

        看见房内还亮着烛光,齐峻放缓脚步来到窗下,慢慢地探头在窗纸上透开一个小洞向内望去。

        映眼的便是那晚冯启年在此处招待他时用餐吃酒的小圆桌。桌上摆放着一些酒菜,两端相对坐着二人。

        让齐峻感到惊讶的是,坐在右侧的是冯启年,而坐在他对面的竟是何文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