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回来

第九十章 回来

        “公子,请吧……本店打烊了。”店小二收起齐峻面前的酒碗,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齐峻一直看着老板娘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这才点点头有些晃悠地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这时天色刚刚黑下来,街道上还有很多行人。看到一身酒气的齐峻向他们走近,都不禁有些嫌恶地向两侧退避。

        被冷风吹了一阵,齐峻感觉自己的酒意也去了不少。

        他回味着和老板娘之间的谈话,敲打着脑袋整理着线索,努力地想理清所有的头绪。

        他最终猜测着得出一个结论来。

        定安伯之子害得陈家姐妹家破人亡还不算完。这老板娘与定安伯之间既有某种关联,那便是摆明了把陈家姐妹推进自己的火坑,为的是看着她们在自己的地盘上日日夜夜被男人欺侮。

        姑且不论这番猜测是否属实,若这背后真有这样的缘由,那这女人可称得上是蛇蝎毒妇了。

        想到那老板娘留下的那句话,他不禁心头一紧,看了眼身后的客栈,为陈家姐妹的命运而深深地担忧。

        多想无益,郡城的水实在是太深了。眼下他还有更要紧的事去做。

        比起萍水相逢的陈家姐妹俩,他更担心的是安羌的情况。

        算上今日,他离开安羌来郡城已经三日了,也不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对于她们,只能在处理完安羌的事之后再回来见机而救了。

        虽然冯启年已经赶回去了,可他心中的隐忧却丝毫没有因此而减少。

        如果何文兴与孟万和决心一搏,这两日的空期也足够他们联手掀起反扑的大浪来。

        齐峻再也无心欣赏眼前繁华的城市夜景和烟火百态,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在闭门谢客的醉春居,转身向着郡尉府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一早,在向郡尉大人行过早礼之后,他便借了郡尉府的一匹马急匆匆地出了南城门往安羌方向疾驰。

        他自回来之后就没见过马三,想必是等他不住赶着马车回县卒二队去了。此时也只能选择骑马的方式回去了,虽然不及马车稳当舒适却比马车快了不少。

        迎面而来的风灌进他的面纱,吹得他脸上火烧的痂痕痛痒难耐。齐峻强忍着脸上的不适合,不停德抽打着马匹加快速度。

        马不停蹄地狂奔了一个时辰之后,他终于在前方道路的尽头远远地看到了安羌的城廓。

        随着他越来越接近城墙,却越发地感到不对劲。可到底是哪里不对,他却一时也说不上来。

        齐峻到了城门之前,发现城门竟然紧闭,城墙上也看不到一个守城县卒的身影。

        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按时辰算,此时城门应该早就打开,入城出城之人来往不绝才是。

        可此时日头高照,城门非但紧闭不开就连素来守在城门前盘剥民财的县卒也不见一个。

        “有人吗?快打开城门!”齐峻勒马而立,冲着城墙上的城楼大喊了一声,却迟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安羌县似乎成了一座空城。眼前的种种迹象都在印证着他心中几日以来的不安和隐忧。

        就在这时,城墙之上终于出现了县卒的身影。有一个县卒似乎是听到了齐峻发出的呼喊,懒懒地探出头来向下看了一眼。

        “我是县卒营的齐峻,这是我的营符!快开城门放我进去!”齐峻见状连忙冲他高举着营符证明自己的身份。

        “你就是齐峻?”那县卒听后却愣了一下,揉着眼睛又确认了一下。

        随后发生的事却令齐峻猝不及防地感到惊讶和疑虑。

        只见那名县卒转过身去,不由分说地拿起弓箭对着齐峻弯弓搭箭就是一击。

        在箭射向他的同时,齐峻下意识偏头一闪。也许是他反应及时,也许是那县卒箭术不精,这支箭擦着他的脖子飞过,钉在他身后的土地上。

        看着嗡嗡颤抖的箭尾,齐峻内心一阵后怕。

        “都他娘的起来,齐峻来了!别放过他!”那名县卒一箭未中,当即转过身呼喊着其他人。

        “跑!”齐峻反应过来勒马转身,心底的声音对他发出一声喝令。

        他刚离开原地,身后便传来“咻咻”的箭雨之身。十多支羽箭散射在他之前所站之处,若是他的反应再慢几分,此时只怕已呗射得体无完肤了。

        齐峻根本顾不得回头,奋力挥鞭往东岭村的方向赶去。

        他意识到城里必然发生了极大的变故。照此情形推断,只怕是何文兴和孟万和等人不甘坐以待毙已经联合起来发动叛乱了。

        安羌县城若为叛军控制,冯大人和孙久邓方等人的处境也必然堪忧。跑出一段路之后他回头看去,城里的叛军似乎并没有追出来。

        他稍稍松了一口气,祈祷着何文兴的叛军还没有对东岭村下手。

        奔跑在蜿蜒的龙须道上,齐峻的心情也如起伏波折的山道一般忐忑忧虑。

        一路奔来,就在转过一道即将下山之时,齐峻眼前的地面上突然带着泥土横起一条麻绳。

        “有埋伏!”齐峻心中大惊,连忙向后一仰滚落马背,落地的一瞬向山道一侧的树丛滚身闪避。

        他所骑的那匹马就没那么幸运了,在快速奔跑时被一根绳子拦住脖子,瞬间被绊倒在地上无力地蹬着四蹄。

        齐峻并没有随身携带任何武器,若是被对方围攻恐怕十有八九得把性命交待在此处了。

        “先生,是你吗?”刘彪的声音却从他前方传来。

        “是我!”齐峻愣了一下,连忙回应着爬起身走到山道上。

        刘彪带着几个侦查队的村民从山上藏身的树丛中现身,看到齐峻无不满脸惊喜。

        “我刚从郡城回来,出什么事了?村子没事吧?”齐峻大喘着粗气,一脸忧色地问道。

        “先生你放心,村子没事。你有所不知,昨日县卒竟然和土匪一起来打我们!还好我们一直按你说的在村子外围布置了流动哨和暗哨,他们一来就被兄弟们及时发现通知乡亲们都转移了,所以让他们扑了个空。我担心他们再来,便在此处设了埋伏,没想到竟遇到你。”刘彪回忆着,仍然心有余悸地说道。

        “很好,你们做的很好!村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齐峻听到村子没事终于得以松懈下来,一路赶来双腿发软顿时跌坐在地上。

        “先生,你不要紧吧?墩子,快扶先生回去休息。”

        “我不要紧。快去通知乡亲们集合,我有重要的事要说!”齐峻对刘奎摆了摆手,焦急地催促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