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酒戏

第八十八章 酒戏

        齐峻听后微微愣了一下,也不禁为此轻叹了一口气。

        这次他们虽然成功毁掉了羌人的哨寨,却也付出了极重的代价。

        派出去的郡府武士折损了四个,宝贵的战马也损失了六匹,若是再被羌人从中抓到实柄对积弱的大梁而言无疑是一场政治外交灾难。

        “郡尉大人为何要冒着风险对一个小小的哨寨出手呢?”齐峻一时也想不明白背后的动机,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这秦队长若一开始就听他的安排,怎么也不至于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对付一个小小的哨寨,只需提前侦查清楚敌情之后隐蔽于周围,待夜色降临之时潜入其中浇上火油撤至高处外火箭齐射即可。

        可这秦队长非要跟自己过不去,不仅过早地进入羌境还错误地选择了宿营之地导致他们行踪暴露尽数被俘。

        犯下这指挥失当且失察敌情的过错,郡尉大人将他撤职逐走已算得是看在往日的情面和功劳上从轻发落了。

        他摇摇头决定先不去纠结于这些事,站起身穿好衣服来到桌前掀开盖在盘子上的红布瞅了一眼,不禁有些失望。

        盘子里放着一锭五两的雪花银,几瓶治疗烧伤和刀伤之类的药物,算是对他此行的抚恤了。

        “好歹是个郡尉,这一身的工伤才值五两银子?”齐峻骂骂咧咧地拿起银子揣进了衣兜里,考虑到脸上裹着纱布为免引来不必要的注意,他又问府中的仆人要来一顶可以遮面的纱帽。

        齐峻想找原郡兵队长秦河聊聊,毕竟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得知他被郡尉大人炒了鱿鱼齐峻心里也有些同情。

        可当他跟着一名家仆找到秦队长的住处时,那间屋子已经被收拾出来给新任的郡兵队长住了。

        “这位公子是?”新任的郡兵队长看到家仆领着齐峻过来,立即热情地从屋子里迎了出来向他抱拳问道。

        “李队长,这位就是郡尉大人提命的安羌新任县尉……”家仆有些得意躬身一指。

        “眼拙了!齐县尉来此,不知所为何事?”那位新任的队长一听,当即郑重地抱拳行礼。

        郡府里的郡兵可以被看看作是郡尉的亲兵,能成为郡兵队长的也必然是郡尉身边的亲信。

        因此新任队长自然知道任命之事。不过他此前并没有见过齐峻,加上此时齐峻还戴着面纱就没认出他的身份。

        他心知齐峻能得郡尉赏识则必有可为,当即心思一动改了称呼借机主动向齐峻示好,想着能与他结交。

        “这……朝廷的敕牒还没下来,在下现在还只是一介募客罢了。”齐峻连忙摆了摆手,倒不是他刻意如此谦托,而是他向来对还没有真正实现的事不敢提前枉自断言。

        万一此事最终因故未定,他现在就以这样的身份自称到时候不是打了自己的脸吗。

        “李队长可知秦队长现今去了何处?”齐峻思索着连忙问道。

        “他还能去哪儿,回老家种地照看他老娘呗。”新任队长说着,侧身指向屋子对齐峻手势做请道:“我对齐县尉甚是仰慕,今日既光临鄙舍,不知可否请您饮茶一叙?”

        齐峻看出这位新队长的心思,心说此人倒是比那秦河机巧多了。不过他却托辞婉拒了对方的好意转身离开了。

        他走出郡尉府来到大街上。

        从门口的家仆那里得知冯启年和阿辛已经回去,齐峻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下了一块。

        当下所忧的便是醉春居的两姐妹。

        再次来到客栈门前时,店小二看到他这身衣服满脸谄笑地迎了上来,像是担心齐峻不会走路似的想伸手来搀。

        “滚!别脏了老子的衣服。”齐峻对这家伙实在没有什么好感,看他来迎嫌弃地骂了一句。

        想到前日他站在这里时还被店小二当成要饭的一般辱骂驱赶,今日不过是换了一身高档的衣服,就瞬间成了客栈的贵客。

        齐峻不禁暗叹银子带来的神奇魔力。

        “哟!客官是您呐?”店小二愣了一下,纵然齐峻戴着纱帽一身江湖游侠的装扮,竟也被店小二通过声音就辨识出了身份。

        齐峻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径自走进客栈大厅扫了一眼,却没有看到客栈老板娘。

        “你们老板娘呢?我有事找她。”

        “我们老板娘下午就出去了还没回来。公子您不会是……”店小二看齐峻既不吃饭也没住宿的打算反而向他问起了老板娘,微微一愣之后有些促狭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您不会是看上我们老板娘了吧?”

        “你怎么这么多话?只管忙你的去,我就在此等她。”齐峻懒得跟他多话,拉过一条板凳坐了下来。

        “行嘞,您歇着,我给您上壶好茶!”店小二讪笑着把毛巾往肩上一搭回身往柜台走去。

        齐峻坐在桌边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忽然闻到自门口飘来一阵香粉之气。

        他下意识地抬眼望去,映眼便是那婀娜多韵不失饱满的身姿。

        “掌柜的您回来啦!有人找您。”店小二立即奔上前去接过女人手中买来的绸缎胭脂等物,顺手向齐峻一指。

        “找我的?”老板娘皱了皱眉,顺着店小二所指看了一眼,随即微笑着走到齐峻对面坐了下去。

        齐峻一直愣愣地看着老板娘在自己面前坐了下来,被她身上不知名的香气弄得有些神情恍惚。

        “这位公子,不知何事来寻呐?”老板娘伸出手在齐峻面前轻轻地绕了绕,看着他咯咯地笑出了声。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齐峻回过神来,连忙思索着准备说明来意。

        “这位公子的声音耳熟得很呐,我们怕是前日见过吧?”老板娘去伸出一指对他做噤声状,玩味地一笑:“公子不必多说,我们不妨做个游戏。我问你答不要说话,若猜中了点头便是。可好?”

        齐峻心头暗惊,被店小二听出来也就罢了,他和这老板娘之间拢共也没说过几句话,竟也被她识了出来。

        他不禁有些无奈地自问自己的声音得是有多独特。

        看到齐峻点了点头,老板娘不无得意地看着他又是咯咯一笑,冲着店小二勾勾手指把他唤了过来:“给我和这位公子取两坛酒来。”

        店小二应了一声,从柜台上拎了两坛醉西风摆在了桌上。

        “若只猜谜也未免无趣,不妨来点赌注。我若猜对,你便饮一盏。如何?”老板娘说着将一只碗盏摆在齐峻面前,对他妩媚地笑了笑。

        “这有何不敢。”齐峻也被老板娘的玩心勾起了兴致,拔开酒坛上的塞子先给自己倒了一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