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郡城

第七十三章 郡城

        齐峻紧赶着来到县卒营,把正在休息的和训练的一队所有县卒全都集合了起来,带着他们就往外走。

        他刚出门,就和刚换岗的县卒二队队长肖明碰上了。

        肖明想起齐峻揍他时的情景,再也无半点的嚣张狂横之气。一看齐峻带着一队人气势汹汹地往外走,吓得他连忙带队让到一侧。

        齐峻走过肖明身边时也懒得搭理这种货色,但他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停下来折回肖明面前。

        肖明看着齐峻从他面前走过本来松了一口气,刚准备赶紧离开时却看到齐峻又转身直冲着他来了,心里不禁咯噔一下看着齐峻靠近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齐……齐先生,今日怨我眼拙没认出来,您……您就是要打我也歇会儿手啊,我这人太瘦别硌着您的拳头……”肖明以为齐峻又要来收拾他,不待齐峻走到面前就捂住肿胀的脸颊,带着哭腔向他讨饶。

        “你们二队的马车呢?”齐峻也没功夫再跟他掰扯,却是问了一个让他愣神的问题。

        “在……在营里呢,齐先生你……有公干啊?”肖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齐峻并不是来接着揍他的。

        “快去把马车备好带我去郡府,现在就去!我有急事找冯大人。”一队的马车被邓方驾着送齐峰回村去了,县尉府的马车又被阿辛驾去郡府了。

        齐峻刚才一直在考虑怎么用最快速度赶到定安郡府,若是以他骑马的速度去只怕明天早上也到不了。刚才遇到肖明等人他才突然想起来县卒二队也有一辆马车。

        “听见没有!快去把马车套好,别让齐先生等急了!”肖明听明白后急于讨好齐峻,连忙踢了身旁的县卒一脚催促他去准备马车。

        看着他手下的县卒急匆匆地跑进县卒营,立即回头谄笑地对齐峻说:“齐先生,你还有什么事要吩咐么?能为你效劳,肖某荣幸之至啊……”

        “是么?那之前怎么没觉得呢?”齐峻瞪了他一眼,就烦这种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他知道肖明这样的人惯会欺软怕硬看人下菜碟,就不能给这种人好脸色看。

        越是对这样的人好言善面的,他们就越是要往脖子上骑。可若是一直冷脸怒色的,他们反倒极尽卑躬屈膝与奉承谄媚之能事。

        “那……那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我这不是,把你当成跟在邓公子身边想混进城的流民了吗?”肖明抓住机会又是一通解释和赔罪。 齐峻也不跟他废话了,走到候在街边的县卒们身边,让带头的县卒迅速带队赶往孟府支援孙久。

        眼下孟万和等人密谋的事已经全部败露,他既怕这帮家伙狗急跳墙在极端之下做出什么最后的反抗来。也是担心宋县令和赵师爷有所察觉,会伺机杀人灭口销毁罪证。

        县卒们得令立即动身前往孟府,与此同时县卒二队的马车也驶了出来。

        “齐先生,您请上车!”肖明见状,连忙跑到马车前掀起车厢上的帘子,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加一句:“我们二队的马车有点毛病还没来得及修,您一会儿别嫌弃……”

        齐峻径直走过去跳上马车,钻进了车厢里。心想又不是没坐过马车,就是有什么小毛病也比骑马赶路舒服多了啊。

        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想错了。

        押车的县卒看齐峻坐好了,便举起鞭子抽了一下,赶着马车往北门驶去。

        一开始在城里速度不快,齐峻只觉得马车有些轻微的颠簸。可出了城上了官道之后,马车开始全速跑起来,那颠簸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齐峻坐在车厢里被颠来倒去的走了半个时辰不到,他就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变成一堆待拼装的零件了。

        “这位兄弟,还有多久能到郡城啊?”齐峻强忍着胃液翻江倒海带来的呕吐感,扶着车窗问道,他真怕自己被颠死在官道上。

        “照这个速度,天黑之前应该能到。先生,这车的车轴松了,右边的轮子还磕了一个缺口,我不敢把车赶太快了,不然车散了就麻烦了。”车夫从齐峻蜡黄的脸色看出他的不适,无奈的解释着安慰道。

        “天黑?”齐峻透过车窗看了一眼有些西沉的太阳顿时感到内心一阵绝望,这说明他至少还要在这辆破车上煎熬三个多小时。

        他只能无可奈何地闭上眼睛,感受着车身不规律的震动带给他的强烈冲击,内心暗自发誓从今以后一定要尽快学会骑马。

        天色擦黑时,齐峻终于看到了郡城高大的城墙。守城的郡兵已经在准备关闭城门了,看到一辆马车摇晃着快速驶来,不禁纷纷加强了戒备。

        被郡兵的手中的长戈指着,赶车的县卒连忙停下马车表明身份。

        “车内什么人?下车接受检查!”郡兵小队长用刀鞘拨开帘子,像里面看了一眼。

        齐峻冲他笑了笑,刚想开口解释,胃部剧烈的反胃却再也压制不住地想要喷薄而出。齐峻一惊自知情况不妙,连忙从车上跳下来蹲在路边,把肚中食物吐了个一干二净。

        其他围上来准备检查马车的郡兵也连忙嫌弃地后退,看着齐峻的眼神流露出不屑与鄙夷之色。

        郡兵小队长更是一脸黑线的看着他干呕,脸上的情绪越来越凝重。他心想:“老子虽然长得丑,把人给看吐的却还是头一次”。

        齐峻好不容易缓解了这一路的舟车劳顿之苦,脸色苍白地对着郡兵小队长行了个书生礼。随即掏出自己的牙牌和营符证明身份。

        “安羌县卒营的?这么晚进城所为何事?”郡兵小队长验过之后把牙牌和营符还给他,知道齐峻与他算是同行脸色也和善了一些。

        “只因车马有损,这才差点误了时辰。我有急事进城寻见安羌县尉,还望兵长给个方便。”齐峻一拱手恭敬地解释道。

        郡兵小队长听后绕着马车查看了一圈,看到车轮上的缺口才确信了齐峻的话。

        “既是同行,想必这进城的规矩你是知道的。”郡兵小队长说着将手心向上伸到齐峻面前:“单人一钱,车马付双。”

        按大梁货币单位算,一钱就是一百文铜币。齐峻闻言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郡城的入城钱可比安羌县卒们收的贵多了,一次的付费就相当于安羌县卒一整天的了。

        赶车的县卒见状凑到齐峻耳边说:“先生,你没来过郡城不知情。这个价格,已经算是看在同行的份上了……”

        齐峻惊讶地看着车夫,如果这个价钱相比平时都算是便宜了,他不敢想郡城的百姓入城需要承担多大的代价。

        “你也是县卒营混的,不会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吧?”郡兵小队长见他犹豫,不由的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你要是舍不得这个钱,就等着留在城外过夜吧。”

        郡兵小队长看了齐峻一眼,摇摇头转身准备关闭城门。齐峻虽然心中憋气,却也知道现在不是为此发火的时候。

        他只好无奈地叹口气,随身摸出二钱追了上去,塞到郡兵队长的手中。

        郡兵队长没好气地看了看他,把钱拿在手里掂了掂,这才冲着进城的方向一歪头示意他们可以进去了。

        穿过郡城昏暗的城门函道,映眼便是定安郡府的繁华市景。即便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可大街上的行人与商贩却丝毫不减。

        店铺门口挂出的各式灯笼也把郡城的夜景照得多出了几分烟火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