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挖坑

第六十六章 挖坑

        由于队伍里带着女人又押着土匪,齐峻的队伍走的并不快。中途休息了几次,直到天边隐隐泛白时他们才来到了东岭村的河滩前。

        邓方从齐峻口中不止一次地听他说起过这个小山村,早就想着来此一访了。

        此前匆忙地赶到这里找刘奎搬救兵,他根本没来得欣赏村景了解村情。此时天色还未大将,他便东张西望地观顾起来。

        可他放眼望去,透过浅薄的夜色目所能及的也是一股子凄凉与萧条之色。

        “今年的旱情太厉害了,百姓们苦啊……”邓方想到了造成这般村景的内因,不禁黯然神伤。

        “要只是因为旱情,倒也不至于。事在人为啊!”齐峻听到邓方的感叹,环顾着四周发出一声哀叹。

        邓方知道齐峻指的是什么,但他却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没有附话。

        他毕竟是名将之后,作为根正苗红的忠良后代,自然不能说出任何有损朝廷的话来。

        即便他知道是因为部分官员的腐败贪权加重了百姓的苦难,那也都是这些官员个人品行不端为官不正,绝不会也不能是是朝廷的错误。

        与齐峻越熟悉,他就越清楚齐峻的为人。他知道齐峻虽然是读书人,却又与大梁的其他读书人完全不一样。

        他虽喜欢刀枪棍棒厌恶读书,却也知道读书人追捧的主流思想是什么。

        无非是圣贤之道,王侯之命。

        在邓方看来,齐峻似乎并没有把王权和爵位放在心上。他更关心天下和苍生,胸怀改天立命的壮志。

        齐峻等人到了村口,守候多时的县卒赶紧迎了上来与村民们交接押送的土匪。

        “刘奎叔,村里应该有不少空房子。暂且让她们住下吧。”齐峻看了一眼身后的队伍,走惯了山路的村民们还稍微好些,那些女人们却都累的不轻。

        好多人的脚上磨起了血泡,一路上都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坚持走到了现在,却没有一个人为此喊疼叫累。

        齐峻知道她们是怕自己成为队伍的累赘,担心他会因此丢下她们。

        “彪子,这些土匪就交给你了。福远叔,我想请你打造一些高低床给这些姑娘使用。”齐峻看着刘奎带着女人们进了村子,又对刘彪和刘福远说道。

        “高低床?那是什么样的床?”刘福远一时愣住了。

        “这个……我明天给你画张图就清楚了。你先和乡亲们一起回去休息吧!今日辛苦了。”齐峻对刘福远拱手而谢。

        “先生,有用到我的地方只管吩咐就是,不要这么客气。”刘福远也冲齐峻一拱手,来回的赶路确实让他的身体很疲惫了。

        告别齐峻后,也和村民们各自散去了。

        这么一整天下来,又是审判土匪又是守山防御,晚上还搬家赶路,齐峻也感到浑身力气也被抽的差不多了,只想着尽快回到家里美美地睡一觉。

        可他到了自家门前却大吃一惊,连困意都被惊去大半。他往后退了几步,确认自己没走错地方。

        在他眼前,一座土山横空出现在他的小屋前,连那棵粗壮的大树都被土掩埋了半截。

        几个县卒怀抱着铲具,靠着土山睡得正沉。齐峻急忙快走几步,随后差点收脚不住栽进屋门前的大坑。

        齐峻惊愕地往坑里看了一眼,发现大坑差不多挖了有他身高的一半那么深,面积几乎覆盖了屋子前的小空地。

        “这……这他吗的是怎么回事?”齐峻急气之下不禁爆出了粗口。要不是身在古代,他真怀疑自己的家门口被悍匪用rpg火箭筒给轰了一遍。

        几个县卒被这一声惊呼喊醒了,愣了一会儿之后立即条件反射般地拿着铲子站起来,准备继续挖下去。

        他们走过土山就看到坑边一脸黑线的齐峻,不禁面面相觑地后退了几步。

        “干什么?我家门前有矿还是有古墓啊?谁这么孝顺提前给老子挖坟坑呢?孙久让你们干的吧?他人呢?叫他赶紧给我滚出来!”齐峻知道县卒们没人指示不会吃饱了撑的大半夜干这事,不用猜就知道是孙久的想法。

        县卒们没有说话,却点了点头齐齐向小屋里一指。

        齐峻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小心地绕过大坑进到了屋内,孙久正仰面躺在他的床上鼾声雷鸣。

        看到他这副样子,齐峻更是感到气不打一处来,几步走上前给他脸上就来了一耳刮子。

        这一巴掌的力度似乎不够,沉睡中的孙久摸了摸脸颊,嘴里嘟囔着什么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齐峻无奈地皱眉看着他,抬脚用力踹在孙久的屁股上。

        “谁?谁他娘的……”睡梦中的孙久受惊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摸向床头的腰刀。

        “你慌什么,做的好大的工程啊!”齐峻强忍着怒意问道。

        “先生?你怎么在这?”孙久迷瞪着双眼看着齐峻,还没完全清醒过来。

        “哈?我怎么在这?这里是我家!”齐峻被孙久给气笑了,一阵无语之后伸手指着门外再次问道:“外面那坑,怎么回事?”

        “嘿嘿,先生我太累了就暂借你的宝榻一宿……”孙久打了个呵欠,拍着脑门说道:“先生,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吗?”

        “啥?我让你这么做的?我……”听了孙久的话,齐峻彻底懵了。他不禁思索着,到底是谁的脑子出了问题。

        “是啊,你不说放在你这坑底最安全吗?我那会儿也觉着奇怪,但我想先生你一定另有打算,一来就开始挖了。我猜你想把东西都埋这儿是吧?就像盘龙岭那样修一个地下……”孙久仔细地回忆着临走之时齐峻跟他所说的话。

        “停停停!”齐峻感到自己简直要疯了:“你那双猪耳朵是摆设吗?我跟你说的是,我这里没有人肯定最安全!是肯定,不是他吗的坑底!我的苍天啊!”

        齐峻只觉得瞬间天昏地暗,指着孙久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无奈地收回手指冲他摆了摆手。

        “我懒得跟你多费口舌了……现在请你出去,我想在自己的床上睡一觉可以吗?是睡一觉,不是摔一跤,听清楚了吗?”

        “先生,真的对不住!你放心,明天我就给你把院子填回去。那个,其实也不能怪我,打完仗我这脑子一直嗡嗡的,加上咱说话那会儿人多……”孙久尴尬地挠着脖子还想再为自己申辩几句。

        躺在床上的齐峻无力地伸出一根手指向门口一指,孙久赶紧闭了口,奔出屋子叫停还在坑里挖土的县卒们,带着他们扎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