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感恩

第六十一章 感恩

        山寨院子里,气氛沉闷的令人压抑。

        剩下的县卒们三三两两地蹲坐在地上,不发一言地低头沉思。

        白日里还一起相谈甚欢调笑嬉闹的战友,此刻却已经变成了躺在地上的冰凉尸体。那些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县卒,此时内心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和活下来的庆幸。

        他们几乎都在想,当时怎样才可以救下那些死去的同伴。

        女人们躲在各自的屋子里,趴在门窗边观察着院子里沉默不语的县卒。她们知道这些当兵的今天打了胜仗,他们又一次挽救了她们的命运。

        在土匪刚开始发动攻击的时候,所有女人都惊慌躲避。刚从厄运中走出来的她们,没有人敢去想县卒们战败的后果,没人愿意重新回到过去被土匪肆意打骂凌辱生不如死的日子。

        这一刻,她们不再惧怕县卒们身上的穿的那件兵服。

        即便县卒们的衣服上沾满了血污,破碎的地方还暴露着伤口,但她们却从内心深处对这身衣服和穿这衣服的人感到踏实。

        能豁出性命去保护她们的人,又怎么会像土匪那般伤害她们呢。

        一个女人对身旁的女伴低声说了些什么,这个女人点点头又传话给另一个。

        很快整间屋子里的女人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过了不多时女人们的议论似乎商量出了结果,在其中一个女人的带领下屋里的所有女人都走了出去。

        其中一些收集柴禾,另一些支起锅灶,她们想一起为这些县卒烧一锅饭来表达她们的感谢。

        另外几个屋子里的女人看到了她们的动作,似乎是受到了她们的影响也可能是心存和她们相同的想法,这个屋里的女人也商量着准备做些什么。

        大多数县卒都沉浸在失去战友的悲痛中,丝毫未察觉女人们正在做的事。

        一个县卒抹了把眼泪,抬起头时不经意地看了这一幕,连忙推了推他身旁的另一名县卒。

        “毛哥,你看她们这是……”

        另一名县卒疑惑地看了同伴一眼,又抬头看向那些女人,不禁感到内心一阵触动。

        饭香很快从锅里飘了出来,打断了县卒们的思绪。一些女人熟练地找到土匪留下来的碗筷,从锅里盛出一碗碗飘着热气的麦饭。

        谁去送饭却成了难题。女人们互相推脱着,一时间都为自己低微的身份而感到胆怯和羞耻。

        终于,当中一个胆大些的女人鼓起勇气,端起一碗麦饭犹豫着走到一个县卒的面前,在县卒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把碗放在他的身边后转身快步跑进了她所居住的屋子。

        在这个女人的带头示范下,其他女人也不再顾忌,纷纷端起碗走向县卒们把碗放在他们身边。

        孙久看着脚边盛的满当的饭碗,和其他县卒一样陷入了深思和感动。没有人去强迫她们为县卒做饭,也没人向她们提出这个请求,她们就是如此善意而自发的做出了这样的举动来。

        另外几间屋子里的女人也没闲着,她们找来做衣服时裁剪下来的布料和针线,也壮着胆子来到县卒们身边,为他们细心地包扎伤口缝补破损的衣物。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们纷纷红着脸跑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比起为县卒们送饭,包扎伤口和缝衣服可比送饭的动作亲近多了。

        看着重新回到屋里趴在门窗边探头探脑地观望着他们的女人们,孙久的眼睛猛地一酸。

        他愣了片刻对那些屋子里的女人们郑重地拱手行礼,其他县卒见状也纷纷效仿。

        女人们一时都感到受宠若惊,在大梁这样重男轻女风气极其严重的封建社会,男人怎么能给女人行礼呢?何况是她们这些被土匪掳上山的“不洁”之身。

        孙久等人简单的行礼动作,却让这些女人的内心大受触动,人群之中渐渐地传出抽噎啜泣之声。

        “弟兄们,吃饭!”孙久暂时放下心头的哀思,捧起饭碗大口地吞咽着,泪水却滴了下来落在了他的碗里。

        在他的记忆中,除了自己的母亲之外,还没有女人为他做过一顿饭。他没想到会在盘龙岭,从一群被解救出来的女人手中吃到这样特别的晚饭。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他和县卒们穿着兵服去屋里劝慰那些女人出来参加对土匪的审判时,她们看到他们的眼神与看到土匪无异。

        这一刻,孙久在内心深处思考着他身上这件衣服的意义。

        当曾经的他们利用职务便利敲诈百姓盘剥民财,拦路抢劫白嫖吃喝的时候,穿着这身衣服的他们与盘龙岭的土匪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

        今天这场仗,他在一开始想的最多的其实是为了让自己和县卒们能够活命。长期受到县卒营以及官场风气的影响,他从未正眼瞧过那些在社会最底层的泥潭中苦苦挣扎着谋一条生路的百姓。

        孙久放下碗,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他一直以来坚持的理想也在此刻发生了动摇。

        努力地讨好上司,做总队长做县尉再然后呢?此时他忽然清醒地意识到,这些空虚遥远的理想,竟远不及眼前这碗麦饭来的踏实。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望着头顶上璀璨的星空,这才主意到县卒们之中也多有啜泣之声。

        齐峻做完了对战死县卒的祭奠,带着两名县卒回来时,看到这个场面不禁呆住了。

        屋里的女人们哭声不断,孙久和县卒们也泪流满面,这让齐峻和那两个县卒百思不得其解。

        是谁先动手欺负了谁?没道理啊,县卒们打完仗不累吗欺负那些可怜的女人干什么,可那些女人又怎么可能去主动招惹孙久他们呢?

        “孙久,这怎么回事?”齐峻来到孙久面前,疑惑地看着他。

        “没事……可能弟兄们眼睛里都进沙子了……”孙久揉着眼睛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低头躲避着齐峻的目光连忙岔开话题地问道:“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山下又来了不少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土匪。我们应该……”

        “什么?又来?弟兄们,抄家伙打土匪!”孙久一听到“土匪”两个字,当即冲着县卒们喊了一声。

        所有县卒闻声立即放下碗筷,拿起佩刀和弓弩开始在孙久和齐峻面前快速地集合。

        “孙久,你先听我说完……”孙久和县卒们的反应把齐峻看懵了。

        “先生你别说了。我县卒一队所有人,今天开始重新做人了!虽一饭之恩,必偿也!”孙久不待齐峻说完,看了集合起来的县卒队伍一眼向着吊门走去。

        他身后的县卒们,眼中无不透露着一股死战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