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重弩

第五十九章 重弩

        随着吊门打开,十几名县卒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持弓弩迅速地冲到前面以防御队形保持着戒备,掩护他们身后正推着什么东西缓慢移动的几名队友。

        此时大部分土匪都还在通往龙爪峰的狭窄山道上,劈山豹的身边只剩下几十个土匪。

        虽然劈山豹这边在人数上仍然超过了刚才冲出来的县卒,可他见此情景仍然心中暗惊。直觉告诉他这群县卒背后的东西绝对不容小视。

        “二当家的,看来他们扛不住了主动出来送死了!”劈山豹身旁的小头目见状惊喜地喊道。

        劈山豹沉默着没有说话,对方镇静的步伐和沉着的反应让他从心底感到一丝恐惧。

        与此同时,透过火把之间交织的火光劈山豹似乎看到了县卒当中那个穿长袍的书生。他对劈山豹神秘地一笑,随后对县卒们做了个手势。

        随后前方列队的县卒纷纷端起了手中的弩齐齐瞄准了他们。

        “散开!往后撤!都他娘的往后撤!”劈山豹心头大惊,见此情景当即向后一退快速地藏进匪群之中。

        就在他后退的同时,县卒的弩箭已经射出。给劈山豹做了挡箭牌的几个土匪瞬间被射成了刺猬,黑暗中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就倒下了。

        县卒突然的攻击让劈山豹等人慌乱地向后撤了几十步才停下,可当他停下来气喘吁吁地回头看去时才发现县卒们既没有追过来也没有再射击。

        县卒们只向前推进了十几步,随后掩护着身后的队友将推着移动的东西向右侧转去,瞄准了狭窄山道上的土匪。

        劈山豹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他的心中却升腾起一股巨大的恐慌。这一刻,他似乎预感到了那些土匪的结局。

        “嗖!”

        一支巨大的弩箭猛地从县卒们手中击出,直直地射向山道上的土匪。土匪们却对来自身后的威胁浑然不知,仍然在拥挤着向前推进。

        “噗!”那支手腕般粗的巨型弩箭穿透了第一名土匪,随后威力不减地继续向前飞出,像穿糖葫芦一般地连着穿透了五名土匪才停下来,带着五具尸体坠入夜幕中的深渊。

        目睹这一切的劈山豹和他身后的众匪彻底愣住了,那不知名的死神散布的阴影牢牢地笼罩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上。

        劈山豹不禁暗自庆幸着刚才射出的那支巨型弩箭瞄准的不是他们,此时也已经心生退意。

        山道上的土匪们也被身后同伙突然爆发出的惨叫所吸引,意识到身后遭袭不少人慌乱地向后转身。

        当看到齐峻带领的县卒们迎着他们而站时,这些愤怒的土匪当即接受了挑战立即挥刀冲向对手。

        “咻!咻……”

        县卒们手中的弩箭立即发出刺耳的破空之声,土匪们这才意识到县卒手中的弩也足以致命。

        土匪们不由得退了几步。趁着他们愣神的间隙,又一支巨弩完成了装填,齐峻看着山道上紧张慌乱的土匪冷笑着一摆手。

        这次土匪们终于看清楚了之前令同伙们惨死的是什么东西了。又一支巨弩呼啸着击出,在喷溅的血水中凶猛地接连穿透它的敌人。

        不待恐慌的土匪们停止惊呼,齐峻前面的县卒持弩防御,后面的县卒又开始装填第三只巨型弩箭。

        “有埋伏!别打了!跑,快跑!”一个土匪头目终于意识到了他们处境的凶险,瞬间彻底丧失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哭喊着向众匪发出指令。

        孙久这边的压力陡然一轻,看到土匪们惊恐慌乱的反应,他知道齐峻的计划成功了。

        “弟兄们!先生的增援到了!上啊!杀光这帮狗日的!”孙久两眼通红地发出冲锋的怒吼,前面的县卒嘶吼着扔掉门板疯狂地举刀向前挥砍。

        有的土匪仍在徒劳地做最后的挣扎,有的扔下刀捂着脑袋跪地求饶,有的在惊恐和绝望之下直接跳下深渊身影全无。

        劈山豹远远地看着龙爪峰那边山道上的土匪陷入绝望的崩溃,那一声声凄惨无助的喊叫直钻他的心底。他看了看身后剩下的几十个颓丧萎靡的喽啰,长长地发出一声悲叹。

        他知道自己败了。

        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唾手可得的胜利怎么就如此急促而突然地发生了逆转。

        “是他,一定是他!”劈山豹咬牙怒视着前方,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想错了。

        县卒们今日之所以如此拼死地抵抗并不单是由于身处绝地而迸发的勇力,更是因为这个书生。

        他带着那尊恐怖的重弩出现的时候,正是土匪们崩溃的开端。

        “你们到山下等我,老子今天必须宰了他。”劈山豹冷冷地撂下一句话,随即右脚蹬地向前一蹿极速奔了出去。

        “豹……豹爷!算了,这盘龙岭是回不去了,保命要紧咱赶紧撤吧!”土匪小头目看着劈山豹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连忙带着剩下的土匪往山下跑了。

        龙爪峰的激烈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残余的土匪被孙久带领的县卒驱赶着排队走向齐峻等人。

        当他们从齐峻身旁持弩以备的县卒们面前逐个走过时才看清了让他们惊惧绝望的杀器,不禁纷纷下意识地绕开远避。

        待所有俘虏都被捆绑着押向寨子,走在最后的孙久一脸疲惫地领着剩下的县卒走了过来。他们个个脸上带血,身上有伤。

        “先生……”孙久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看到齐峻时这个汉子的双眼中瞬间涌出两行热泪。

        “孙久,辛苦了……”齐峻的脸色如黑夜般凝重,他沉默地看着孙久伸出手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生,不要放过他们!我一想到那些死去的弟兄,我就……”孙久看了眼寨子的方向,顿时潸然泪下失声痛哭。

        “都是好样的……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带剩下的弟兄好好歇着去吧……”齐峻又安慰了孙久几句,目送着他和剩下的几名县卒步伐沉重地走向山寨。

        站在血迹未干的山道上,望着夜色中重归沉寂的龙爪峰,齐峻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从黄昏打到现在,这场守山之战实在太惨烈了。

        齐峻闭上眼睛,任山风吹动他的长衫。

        他为觉醒后的县卒们所爆发出的战斗意志而赞叹,也为这代价的惨痛沉重而悲慨。

        他也为此感到欣慰,只要他们能有这般的表现,那这个国家还不至于无药可救。

        沉浸在感慨中的齐峻还没有意识到,看似沉寂的战场还潜藏着最后一抹杀机。

        暗夜中,一双狠毒的眼睛正死死地注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