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西货

第五十六章 西货

        箱子里是一堆刀剑之类的武器,刀剑的样式和柄上雕刻的花纹显然与大梁的制式官刀完全不同。令齐峻惊愕的还不仅是这些刀剑,而是放在最上面的一支火绳枪。

        齐峻拿起这支枪细细地查看,枪托上拴着一个鼓囊囊的小布袋,里面装着一些弹药。枪托上刻着的纹样与刀剑上的相似,应该是产自同一个地方。

        土匪应该也不知道这枪怎么用,否则也不会连弹药一起放到现在。

        孙久看到齐峻愣在箱子前半晌无言,不禁扔下装了一半的钱袋,好奇地走到齐峻身后凑着脑袋看了一眼。

        “土匪窝里哪来的这些西货?”

        西域产的东西被统称为西货,孙久看清后也发出一声惊呼。

        “你也认得此物?”齐峻愣了一下,以为孙久认出了他手中的火绳啌。

        “你手里那很怪模样的铁棍子我不知道,箱子里的这些刀剑可都是西域产的。”孙久从中拿起一把短剑,端详着发出赞叹。

        这些武器若是西域产的,那么从刀剑的冶炼水平和火绳枪的研发制作上足以见得西域的武器已经远超大梁,两者间的差距已经不在同一个层面和,

        “你怎么会认得这是西域产的?”齐峻心疑孙久随口乱说,向他皱眉提出疑问。

        “去年有个西域的胡商行经安羌,特意到县尉府拜会冯大人,送了他一把西域剑和其他礼物,以求冯大人能在商队离开安羌时派县卒护送。”孙久回忆着继续说:“那把剑样式精美剑锋锐利,冯大人爱不释手,带到县卒营让我们也欣赏把玩了一番。”

        “如此说来,这些武器确实是西域产的。那这些武器之所以被藏在盘龙岭,大概率也是土匪劫掠西域的商队得来的。”齐峻思索着,心里的所困惑的问题也得以释疑。

        “我想起来了。前些年有一支西域来的商队在红泥谷被遭到土匪埋伏,死了十几个人。”孙久放下短剑回忆道:“事情发生后西域商会派人到定安郡府要求赵太守剿匪,当时朝廷正跟柔然人打仗呢哪顾得上这些事,拖了一阵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孙久可能不知道,但齐峻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既然盘龙岭是赵太守在安羌扶植的打手,那么这件事背后八成和赵太守脱不了干系。

        只怕是赵太守看上了西域的货品,暗中授意盘龙岭的土匪做下了此事。

        西域商会告状,这不是让赵太守自己查自己吗?要是能按他们的要求剿匪给那才真是出了鬼了。 估计盘龙岭的土匪事后并没有把劫来的东西全交出去,这些箱子里装着的应该是红眼雕给他自己留下来的一部分。

        “先生,咱们该上去了,免得引人怀疑。等晚上再装车悄悄运出去,你看怎么样?”孙久思索着对齐峻说道。

        “可以,这样最保险。我们先上去。”齐峻把那支火绳枪拿了出来然后合上了箱子,剩下的箱子里估计都是金银器物他也没心思再看了。

        他现在只想找机会先好好研究一下手里的这支火枪。

        两人走了出来重新盖好了地砖掩藏好地道入口,随后往屋子外面走去。

        “看来那土匪婆子所言不虚,我很好奇你用了什么手段让她就这么招了?”齐峻看四下无人注意,停下来问孙久。

        “害,也不是什么难事。”孙久闻言笑了笑,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说道:“她看重钱财不肯轻易吐露,那就在她看来比钱财更重要之物。”

        “还有什么会比这些更重要的?”齐峻一时也想不明白,连忙催促孙久说完。

        “还能有什么?她的儿子呗。”孙久似乎很享受被齐峻追问的感觉,得意地笑着说:“这匪婆子跟着红眼雕一起上的山,那时就和红眼雕有个孩子。这孩子也有十几岁了。”

        “我威胁她,要是再不招就把她的孩子吊起来一刀一刀地剐了。然后让她拿着罐子去把碎肉都装起来!”孙久朝着关押土匪婆的方向看了一眼,语气轻松地说道:“她一听到我这么说当即就疯了,连哭带喊的让我不要那么做。然后就什么都招了呗!”

        这孙久可真毒啊!齐峻听后心中暗叹,紧皱着眉头问道:“那孩子呢?你不会真打算这么干吧?”

        “先生,我也就是吓唬她而已。再说她的孩子那天晚上混在土匪群中往外跑的时候就已经被石头给砸死了,这土匪婆还不知道呢。”

        孙久说到这里也想到了什么,靠近齐峻郑重地问道:“先生,说到这石头,你那晚到底用的什么武器啊?能一下就砸倒寨门,还能瞬杀一群土匪,真是太厉害了……”

        “你问刘福远去。”齐峻微微愣了一下,笑了笑转身走了。

        “这,先生……”孙久知道齐峻并不想告诉他,既然齐峻不肯说从刘福远那里也问不什么出来。他只好叹了口气,无奈地压下心头的疑惑。

        去县城采买的马车拉着整整一车的布料回来了,几个县卒正在从车上帮着搬运货物。

        随车而来的还有一个妇女,据押车的县卒介绍她也算是县里有名的裁缝,知道买这些布匹是为了给那些女人做衣服,就一并请来了。

        “辛苦了!你做的很周到,这些布料也可以。”齐峻点点头,随手将从地道里带上来的铜板都扔给了押车的县卒。o

        “谢先生!有事您尽管吩咐。”县卒惊喜地接过铜板,连忙感激地回应道。

        那些女人以前本就擅长缝衣织布,当她们看到眼前堆积的布料时,眼中纷纷闪烁着惊喜的光彩。被告知这些布料都是给她们做衣服用的时,顿时一哄而上捡拾着各自喜欢的布料。

        一旁维持秩序的县卒差点被挤倒,连声喊着“不要抢,都有份,一个一个来”之类的话,却仍然无济于事。

        等女人们好不容易分好了布料,便簇拥着妇人到屋子里去,在妇人的指导和帮衬下缝剪各自手中的布料。

        天色擦黑的时候,妇人完成了任务准备离去。而女人们则穿着各自的新衣,欢喜地迎了出来。

        此时她们脸上的愁容和悲苦之色都消减了不少,虽然只是一件合身的新衣,却让她们的脸上都现出了对未来生活的新憧憬。

        女人们心态和气色的变化都被齐峻看在眼里,他欣慰地点了点头。

        “哎,邓方呢?怎么一下午都没见着他?”齐峻忽然想到了邓方,他和孙久从地道入口下去寻宝的时候并没有叫上他,这一整个下午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邓公子吃过饭后就骑着马下山去了,好想说是县里找什么人。”一个县卒一拍脑袋想起来说道:“他是让我跟先生说一声的,可我没找到你,后来一忙给忘了。”

        “一准是找他那三个徒弟去了。”齐峻一下子就想到了邓方去干什么。这家伙真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齐峻无奈地摇了摇头。

        “孙队长!不好了,土匪来了!”

        这时一个县卒突然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什么?”孙久怀疑自己听错了,“土匪?你看清楚了吗?现在哪还有土匪敢来盘龙岭?”

        “你说清楚,土匪来了多少人?现在到哪了?”齐峻听后也愣了一下心底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连忙扶着那名县卒的肩膀问道。

        “已经过了石嘴崖,到了半山腰了!看着乌泱泱的一大片,至少得有上百人!”县卒大喘着粗气,把他看到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坏了!关闭吊门,准备战斗!”齐峻顿感事情不妙,看着已经发黑的天色心里猛的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