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寻宝

第五十五章 寻宝

        “既然你有法子,行不行的试试就知道了。”齐峻就知道孙久这些年跟着冯老狐狸,一定学了些手段。

        “先生你先出去,我跟这匪婆子到单独聊会儿。”

        齐峻虽然不知道孙久想对这土匪婆干什么,但他知道孙久自有他的道理,便点点头退了出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他在小院里无聊地来回踱步,时不时地看向那间小屋。

        他以为孙久会使出什么他没见识过的酷刑担心他看到后会产生不适合,那么小屋里一定会传出土匪婆痛苦的哭喊声。

        可他等了好一会儿屋子里却一直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

        “这孙久到底在搞什么?”齐峻抬头望了一眼西沉的太阳,心里不由得有些急躁。

        正在这时,屋子里突然爆出一声悲痛的哭嚎。听得齐峻身不由己地颤了一下,心中猜测着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惨象。

        哭声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待屋里重新归于平静后,孙久推开门走了出来:“嘿,终于招了。”

        齐峻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快步走进屋内。除去心头的好奇他也有些担心孙久做的太过残忍。

        然而进屋之后他却傻眼了,那匪婆子仍然好端端地被捆在椅子上,除了脸上明显哭过的痕迹,浑身看不出任何受到酷刑逼讯的样子。

        “招了?你怎么做的?”齐峻一脸懵逼地看向孙久。

        “这个回头再说,咱们先去看看她是不是说了实话吧。”孙久坏笑着说道,又用警告的眼神看了一眼土匪婆,随后才转身出门。

        齐峻按下心头的疑惑,跟着孙久往外面走去。

        来到红眼雕原来居住的屋子,孙久开始沿着墙边一步一踩地在地砖上试探。

        齐峻不明所以的注视着他,看到孙久走了一圈之后停在墙角,俯下身子贴近脚下的地砖用力地敲了敲。

        “就是这!”孙久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喜色,他试着抠了一下,地砖确实有松动的迹象。

        “来,搭把手。”孙久冲着发愣的齐峻招了招手,齐峻连忙上前去蹲下来和他一起尝试着挪动那块地砖。

        随着两人一起使力,沉重的地砖渐渐被搬开一角,下面随之出现了一个黑黢黢的地道口。阵阵冷风从下面吹上来,齐峻和孙久不由得轻微一哆嗦。

        “从这股风来看,下面的空间应该不小。”齐峻也是心头一喜,又使了把力气把地砖全部挪开,让出整个地道的入口。

        地道口并不宽敞,只能容一人下去。齐峻和孙久点了支火把,揣着忐忑和期待的心情相继走了下去。

        入口虽然有些窄小,但沿着台阶走了一小段之后却豁然开阔。

        待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火把的映照下地下空间一目了然。

        齐峻和孙久都愣住了,这处地下空间的面积足有五十多个平方左右,隐约可以看到靠里面的墙边摆放着一排排的大箱子。

        而在他们眼前的正中位置,地面上堆放着的钱币足有一人高。

        “这里藏了一座钱山啊!”孙久彻底傻眼了,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这……这少说也得有十几万贯吧……”

        他缓慢地走了过去,随意地将火把往钱堆里一插,猛地捧起一大把钱币抛向空中,感受着落下的钱币砸在身上,沉浸在被钱币洗礼的快感中。

        齐峻看着孙久这副财迷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他对古代的钱币并不感兴趣,最直观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街边文玩小摊贩陈列的商品中。

        令他感兴趣的是那一排排的大箱子,他知道真正值钱的东西是不会这样堆放在地上的。

        “所有这些钱都归你了,我只要那些箱子。”齐峻走近箱子,吹了吹箱子上面的灰。

        “你说啥?”孙久听到齐峻的话顿时愣住了。

        “我说那堆钱都归你,箱子归我,如何?”齐峻不禁担心孙久会反对他提出的方案,同时思索着该如何劝他同意。

        “先生,你把我孙久当什么人了?”孙久反应过来,神情有些愤怒。

        齐峻尴尬地笑了笑,心说这孙久虽然家境清贫,却也不是个傻子。

        “那些破箱子我不稀罕。但是这堆钱必须一人一半!”孙久有些激动地说道:“这盘龙岭怎么打下来的我很清楚,凭我那点本事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按说这钱你就是都拿走我也没意见,可我手底下伤残的那些弟兄,我孙久必须得给他们有个交待。”

        齐峻愣住了,这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孙久。他当然不是傻子,哪有人不喜欢钱财的道理。

        孙久这番话说的齐峻自觉惭愧,他只以为孙久有些野心也懂些不入流的算计,今日才知他有一颗拳拳的质朴之心。

        不似后世的人与人之间充满了互相的利用和算计,古人大多是淳朴的。即便是面前摆放着如此巨大的诱惑,孙久仍然恪守着自己心中的底线。

        齐峻看着孙久郑重地点了点头,从此刻起他决定把孙久列为值得信赖和长期发展的伙伴。

        “好,那就按你说的来。”齐峻答应着,转身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

        齐峻伸手摸了一下,箱子里的东西层层叠叠触感柔软似乎是皮毛绢布之类,但昏暗的光线让他看不太清箱子里的情况。

        齐峻取来火把重新映照着往里一看,这才看箱子里竟然是一只上等的白虎皮毛和一摞织着精美浮花的丝绸。

        “土匪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齐峻心中暗叹,不禁为红眼雕的收藏而感到惊讶不已。

        “孙久,这箱子里的丝绸织物你不来看看吗?”齐峻转身看着专心用袋子分钱的孙久问道。

        “我一个大老爷们,又是个单身汉,要这些物件有何用?”孙久头也不抬地说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用戏谑的眼神看着齐峻说:“先生,我看那几个小娘子倒是对你颇有心意,你不如把这些织物送了去,赚他个郎情妾意……”

        “滚蛋!越说越离谱。”齐峻真想用火把抡过去给孙久一下子,这货办事虽也靠谱就是嘴上经常不着调。

        孙久这话说得在法理上其实也没什么错。大梁的男女一到十五岁就可婚嫁,一夫一妻几个妾的配置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家庭结构。

        可齐峻毕竟是带着后世思维重生的,在他看来今天向他跪地谢恩的几个女孩只有十四五岁,以后世的标准而言就是几个初中小女生。

        齐峻对云霏的感觉不同,是因为云霏识文断字与他志趣相投,十九岁的年纪也与他前世的年龄相差不多。

        当齐峻打开第二个箱子看清里面的东西时,却心中大惊从而对他所处的时代产生了严重的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