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灭匪

第四十六章 灭匪

        “少侠,我是被家里卖掉的。土匪把我买回来关在那道大门后面的山上,和我一起被关着的还有十多个姐妹。”听到了齐峻问她,少女从齐峻的回应中看到了希望连忙磕头说道。

        齐峻没想到还有这个情况,连忙把少女扶了起来。

        “先生?没什么事吧?”一个县卒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都解决了。你们快去转动绞盘开门!”齐峻回了一声,随即看向少女:“你知道她们的具体位置吗?”

        “知道的。从这道大门往上走就是他们的寨子,寨子正中有一个大院子。院子后边还有一道寨门,她们就关在那道门后边的屋子里。”

        “有两道寨门?”齐峻愣了一下,土匪三当家并没有把这个情况告诉他,齐峻一时也不能断定这道寨门之后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危险。

        “先生,门打开了!”先前那个县卒又回来了。

        “给孙队长他们发信号,让他们过来。”齐峻说着,又安抚了女孩几句后从望楼走了出来。

        此时雨幕已经比先前小了一些,齐峻走到门口低头看了一眼逃跑的那个土匪,他早已被射成了一只刺猬。县卒们在门口列成两排等待着他下一步的指令。

        齐峻留下两个县卒打扫战场照料女孩,随后和其他人一起返回了吊门前,孙久等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通过打开的吊门齐峻摸进门后的小屋内,屋里熟睡的土匪根本没有任何防备都被悄无声息地抹了脖子。

        齐峻抬眼望去,匪寨模糊的轮廓已经近在眼前。

        “刘福远,准备破门!”齐峻冲队伍中的刘福远使了个眼色,刘福远立即带人赶着马车走了上去。

        孙久很好奇齐峻会用什么办法攻破寨门,但齐峻却把他拦住了。

        “孙队长别急,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得手后再冲进去。”齐峻并不想让孙久知道抛石机的存在,若是让他知道了就等于冯启年知道了。

        齐峻可不想再被冯启年设计套路了。

        孙久看出齐峻不想让他们知道,看着齐峻一脸自信的样子不禁越发好奇,但他还是强按下心头强烈的解谜欲望静等着破门时刻。

        大约一刻钟之后,齐峻清晰地听到了石头轰击寨门的巨响,随即隐约传来了木头碎裂的声音。

        齐峻知道总攻的号角已经吹响了,端着弩率先带着村民们冲了上去。

        “兄弟们,立功的时候到了!咱县卒营的可不能落在老百姓后边,跟我冲!”孙久见状对着身后的县卒一挥手,县卒们顿时群情高涨地喊叫着向匪寨发起了冲锋。

        睡梦中的匪穴被寨门倒塌的声响彻底惊醒了,留守山寨的土匪们忙乱地穿上衣服冲出来,看到破碎的寨门时却纷纷陷入了迷茫的恐慌。

        漆黑的雨夜中,土匪们紧张地聚在一起手忙脚乱地点起火把,却并没有看到任何来袭的敌人。

        等他们感到来自头顶的威胁举起火把望去时,只看到数十块石头凌空而下,穿过雨雾向他们凶狠地扑来。

        土匪大当家红眼雕被院子里的吵闹惊醒过来,他一脚踢开怀中同样惊恐的女人披上衣服奔了出来,正好看到土匪们被石雨洗礼的一幕顿时彻底呆愣在雨中,他的内心在此刻受到了无以言说的震撼。

        他瞪大了那双血红的眼睛,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他依托山势重重设防的盘龙岭,他苦心经营了十余年的盘龙岭,怎么会就这样脆弱而突然的被他甚至都不知道的对手轻易攻破。

        看着一群村民在一个书生的带领下从倒塌的寨门处涌了进来,他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打倒他的,不是官军,也不是同伙,竟是他们视为草芥任意欺凌的这群“泥腿子”。

        大抵是感受到了命运的终结,也清楚落在官府手中的下场。剩余的土匪们犹如一只只绝望的困兽,不顾一切地嘶喊着向不断从缺口处涌进来的村民和县卒冲去。

        陆续冲过来的土匪被村民和县卒的弓弩接连射倒,残余的土匪也陷入数倍于他们的人群包围中,终于在各种冷兵器连续伺候下很快没了声响。

        大当家红眼雕双目无神地看着他的喽啰们全部倒下,嘴角泛起一抹凄惨而不甘的笑意。

        “红眼雕,束手就擒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从今日起再也没有盘龙岭了。”孙久手持弓弩向前两步威吓道。

        “呵呵呵……不曾想我盘龙岭也有今日之祸……”大当家红眼雕摇了摇头,双眼突然一转看向齐峻:“我知道姓冯的没有这个本事,盘龙岭今日之难全拜阁下所赐吧?”

        齐峻愣了一下,没想到这老贼眼神还挺毒的。心说既然都是将死之人了不妨承认叫他也死个明白,于是便对他点了点头。

        “少年可为啊,你比那些当官的强多了……”红眼雕发出一声慨叹,红眼骤然一眯:“那就陪我一程吧!”说话间猛地抬手从袖中射出一支袖箭,直奔齐峻而去。

        在红眼雕抬手的同时,孙久便意识到了危险扣动了扳机,他的弩箭与红眼雕的袖箭同时击出。

        齐峻心知不妙下意识地侧身躲避却仍然迟了一点,被红眼雕的袖箭击中了左臂。他只觉手臂上一凉,随后从中箭处袭来钻心的剧痛。

        齐峻感到自己越来越困,眼前的人影也渐渐变得模糊,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寨子后面……救人……快……”他用尽力气说出救人的话以后,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红眼雕的胸口上也插着一支弩箭。他死了,但他的嘴角却挂着一抹得手后的狞笑。

        “先生!你怎么样?”

        “这箭上有毒!”

        “医卒,医卒在哪!”

        “快送先生下山……”

        村民们急切地呼喊着推搡着齐峻,刘奎一把将齐峻背到背上向山下冲去。孙久留下部分县卒清扫战场看守物资,也带着剩下的县卒跟了上去。

        山脚下,负责防守土匪回援的总队长和邓方等人隐约听到从山道上传来了嘈杂的呼喊,以为齐峻他们得手后撤下来了,连忙快步迎了上去。

        当看到刘奎背着齐峻被众人拥护着从山上赶下来时,邓方的心都凉了。

        总队长和留守的县卒们看到此景也是一脸的忧虑,这样一个难得的奇才若是折在了土匪手里未免太可惜了。

        “峻哥!”邓方大吼一声冲了上去,两行热泪从他的脸颊上滑落,与滴落的雨水混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