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再战

第四十章 再战

        “为什么?我要听实话。”齐峻没有答应,而是冷冷地说道。

        齐峻已经见识了太多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

        孙久对冯启年有着无可置疑的忠诚,齐峻昨天才被冯启年坑了一把,而此时又从孙久的口中听到合作剿匪的话来,这让他很难不去怀疑这是否又是冯启年设计好了等着他去钻的套路。

        “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这确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孙久坐直了身子,努力地显示出自己的诚意并接着说道:“我想建功立业出人头地,可日复一日的值守城门和带队巡逻能有什么出路,剿匪立功是我可以出头的唯一途径!”

        孙久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你知道吗?我受够了在县卒营里被排挤和孤立的日子,我想真正的做出一番事业来给那帮兵痞们瞧瞧!老子是吃县卒这碗饭的,看着百姓被土匪欺辱到这个地步却什么都做不了,这他娘的叫什么事!”

        情激之下,孙久一把将手中的水碗砸碎在地,拍着胸脯对齐峻说道:“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老子不想再这么憋屈了明白吗?”

        齐峻愣住了,他重新地审视着眼前这位县卒队长,内心被他的理想所触动。在这样一个人人只想明哲保身苟活一世的时代,理想是多么纯真而可贵的存在。

        齐峻想到了他的前世,那个一心想着保家卫国戎马边关的自己,却身死异乡抱憾而终。这一刻他似乎从孙久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理解孙久骤然爆发出的激情背后有着一股怎样的精神力量。

        看到了齐峻对他点了点头,孙久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站了起来。

        “对不起齐先生,我是个粗人我刚才失礼了。我是真的想和你一起杀土匪的!”孙久忙不迭地去捡拾地上的碎碗残片,同时有些脸红地向齐峻表达歉意。

        “我信你。一个碎碗而已不打紧的,先说说你想怎么干?”齐峻止住了孙久捡碎碗的动作,认真地看向他。

        “眼下土匪们四处作乱,匪穴必定空虚。咱们集中力量直捣盘龙岭,只要杀了那几个当家的占了他们的土匪窝,剩下的残匪流寇必定树倒猢狲散!”孙久双手握拳说出了他的计划。

        “咱们想的差不多。不过这计划还有几处细节需要完善……”齐峻紧张地看了孙久的拳头一眼,深怕这汉子一激动把那张小木桌也给砸了。

        不过齐峻听后却是心中一喜,孙久提出的突袭计划与他主动出击的想法不谋而合。

        “可是我们人手太少了,我估计留守的土匪少说也在百人以上。此计未免太过冒险。”齐峻思索着,一脸忧虑地摇头否定。  齐峻想的是山林游击战的方式逐渐消耗土匪的有生力量伺机刺杀土匪头目,而孙久的计划却是直接突袭盘龙岭一击破敌。

        “总队长带领的一百多县卒应该还在盘龙岭附近,他们应该还没有接到冯大人撤退的消息。我这就去找他们!”孙久看出齐峻的忧虑,立即想到了换装成平民提前埋伏在盘龙岭附近的县卒们。

        昨日事发突然,冯县尉等人仓促撤离之下根本来不及通知县卒总队长的队伍,现在只要孙久能说服他们一起行动,那么突袭盘龙岭的计划就有成功的可能。

        “可以。”齐峻思考片刻,对孙久的计划予以肯定。他虽不清楚总队长的性格,但既然孙久这般有把握地提出来,想必也不难说服。

        “我和村民们于日落之前赶到龙眼沟。若计划顺利,你可派人到那里与我们汇合。对了,那辆马车可否借我一用?”

        “马车?这马车是县尉府的,可千万别弄坏了不然我也不好跟冯大人交待。那就说好了,咱们今晚就动手掀了那盘龙岭!”

        齐峻又叮嘱了孙久几句后,看着孙久带着几个县卒下山去了。孙久则按齐峻吩咐的,把马车留在了村口。

        孙久走后,齐峻连忙赶到族老家里,把与孙久商议的计划跟族老和刘奎说了一遍,刘奎当即表示同意出门去召集村民们了。族老虽然面露担忧之色却并也没有阻拦。

        “你这娃子有本事,村里的后生们也都愿意跟着你杀土匪。可你一定要把他们都带回来啊!”族老颤巍巍地握着齐峻的手嘱托道。

        “放心吧族老,咱东岭村的汉子们都是好样的,我知道该怎么做。”齐峻向族老郑重地承诺道。

        “你们这事干的对,给村人报仇的事我不该拦着。可有一条得记着千万别跟他们硬拼,盘龙岭的畜牲咬人可凶着呢!打不过就跑,咱不丢人。”族老仍然不放心地说道。

        “嗯,我记下了族老。”齐峻答应着不禁问道:“怎么没见云霏呢?她没回来吗?”

        “这妮子,刚回来就出去了,说什么要去看看玉娘……”说起孙女,族老笑着摇摇头眼中满是爱怜。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听到云霏去找玉娘了,齐峻的心里猛地生出不好的预感来。他倒不是担心云霏会因为护身符的事为难玉娘,而是生怕玉娘在云霏面前表露对他的心意。

        齐峻这个钢铁直男就是再直,也明白一个女孩子把随身之物交给他意味着什么。虽然身处古代,但齐峻的思想和处事方式仍然是按后世的规则来的。

        他不习惯被别人跪拜也不愿主动行跪礼,各种阶级虚礼让他十分困扰,骨子里男女平等的后世观念与当前男尊女卑的社会风气也格格不入。

        眼下他也顾不得去想这些了,拜别族老便往村口赶去。以刘奎的号召力,现在村口应该已经集合了不少村民了。

        待齐峻赶到时,村口那块处决过断臂小头目的空地上已经站了不少人了。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看到齐峻过来立马停止了议论用尊敬而期待的眼神望着齐峻。

        齐峻主意到这次来的村民并不少,粗略地数了一下至少有五十多人。让他诧异的是,昨天临时退出抗击土匪队伍的好些汉子这次都来了。

        看出齐峻的诧异,当中一个汉子面带愧色的抢先说道:“齐先生,昨儿个回去可被家里的老人骂惨了!今天听奎哥说你要带大伙儿去打土匪,这次说什么我们也不能拖后腿了!”

        “是啊,哥几个都想明白了。这土匪一天不除,我们哪有安生日子过。就是死,也得拼一把不是。”

        “昨天你带着大家痛打了那些个畜牲,村里人可都是出了一口恶气啊。我们几个躲到山里的,现在被人骂孬种,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啊。这次你就算上哥几个,就当给我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吧!”

        “要论打土匪,我们不是孬种!齐先生你就说怎么干吧都听你的!”

        齐峻听着这些话,眼眶渐渐湿润了。他当然知道这些汉子都是真心得想跟着他去打土匪的,他感动于村民们空前团结的激昂与热情和对他坚定不移的信任与支持。

        “乡亲们,大家都是好样的!”齐峻冲着台下真诚地鞠了一躬,眼含热泪地望着村民们说道:“我齐峻定不负大家信任。此次剿匪关乎东岭村的生死存亡!土匪凶恶战场无情,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发挥出最大的勇气和毅力,跟那帮杀人不眨眼的畜牲决一死战!”

        所有人一言不发地注视着齐峻,场上庄严肃穆的人群中透着一股沉重的决绝之气。

        “如果今天这一仗输了,你们的妻儿老小都将受尽凌辱后惨死于土匪的刀下,东岭村也将不复存在……”

        “齐先生你别说了,大伙儿都想好了!我们就是死,也不能再让土匪祸害村子了。”一个汉子打断齐峻的话,红着眼睛喊道。

        “对!跟他们拼了!血债血偿!”

        场上的人群愤怒地喊着震天的口号,天边隐隐的有乌云阴集。

        “好!我正式宣布,东岭村剿匪队今天正式成立了!”齐峻看着众人激动地喊道。

        场上顿时掌声雷动,东岭村的历史将从这一天开始彻底揭开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