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孙久

第三十九章 孙久

        齐峻难得睡了一个好觉,昨日一战暂时缓解了村子的危机,他的内心感到安心了不少。

        此时他半裸上身在屋子前的空地上双手撑地做着俯卧撑。呼吸着早晨清凉的空气,他感到连日来的身心疲惫都减轻了一些。

        “峻哥哥!”

        听到云霏的呼唤从不远处传来,齐峻愣了一下顿时心生惊喜。他连忙起身擦了把汗,回到屋子里匆忙地洗脸穿衣。

        听到门外急促的脚步声,齐峻按捺着心头的激动迎了出去。

        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好好地站在面前,云霏怔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地奔过来双臂紧紧地搂住齐峻的脖子,热泪浸湿了她的面颊。

        “昨天一整天都没有你的消息,我……”

        云霏把脑袋贴在齐峻的胸膛上欲言又止。她清晰地听着他心脏跳动的声音,仿佛这样才能让她感到安心。齐峻也将云霏揽入怀抱,让她感受着自己胸腔里炽热的思恋。

        “对了,你怎么回来了?”齐峻有些诧异地问,云霏是冯启年手中控制他的底牌,突发善意放云霏回来让他一时有些想不通。被这老狐狸套路过几次以后,他也多了个心眼习惯性地去推测冯启年背后是否藏着其他的用意。

        “怎么?我可以回来了你不高兴吗?”云霏撅着嘴气鼓鼓地掐了他一下。

        “怎么会呢?”齐峻连忙讨饶同时灵光乍现地想到一句诗词随口吟了出来:“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云霏闻言惊讶地看着齐峻,刚恢复的面色又被齐峻这句情诗羞得更红了。

        “峻哥哥你学坏了……”云霏把头埋在齐峻的怀里努力平抑着因羞涩而狂跳的心,随后急于转移注意力地问道:“峻哥哥,你离开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云霏红着脸抬起头盯着齐峻的眼睛嗔问道。

        此时齐峻的内心感到十足的甜蜜,被云霏牵挂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齐峻理了理她鬓角的碎发向她解释着,把跟随冯县尉剿匪到土匪来袭再到在村子里发动村民迎战土匪的事跟她简述了一遍。

        “冯县尉他怎么可以这样……”云霏听完不禁蹙眉忿道,转而面带忧色地看向齐峻:“土匪们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的。趁他们还不知道这里的事,我们赶紧通知乡亲们躲起来吧……”

        “土匪早已经把离县的道路都堵死了,安羌就这么大还能往哪里躲呢?”齐峻叹了口气说道,“逃也不是办法。既然已经和他们开战,那就把他们彻底干掉!”齐峻心中已经有了下一步的打算。

        昨日之所以能顺利歼灭在人数和战力上都胜过村民们的土匪,是因为这伙土匪没有任何防备地贸然进了村子。

        落入了精心布置的陷井后很快因慌乱而崩溃,最终被熟悉地形的村民们分割包围逐一消灭。

        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固守,等盘龙岭的反应过来后必然会派出大批土匪进行报复。到那时,昨天这样的战法是根本行不通的。届时面对大量土匪有组织的重点进攻,东岭村绝无丝毫的胜算将会彻底沦为人间地狱。

        齐峻清楚地知道,现在他只能趁着土匪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在这里的惨败之前,抢占先机主动进攻与敌周旋才有取胜的把握。

        “这是什么?”云霏忽然不经意地看到了齐峻脖子上的红绳。她记得齐峻并没有戴饰物的习惯此前也没见过这条红绳不禁心生好奇地伸手往外拉了一下。

        齐峻的心里猛的咯噔一下。先前玉娘把自己的护身符交给了他,他不好拒绝玉娘的心意又担心弄丢了人家姑娘的珍贵之物便顺手戴到了脖子上,想着找机会再还回去。

        结果刚才见到云霏激动之余根本没想到这点忘了取下来,现在被她发现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咦,这个木牌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好像在哪见过……”云霏盯着木牌蹙眉深思,齐峻的心里却紧张得直打鼓。

        “齐先生!”

        正当齐峻苦思着如何向云霏做解释时,县卒营孙队长的声音传来暂时地解救了他。

        齐峻和云霏连忙有些尴尬地离开彼此的怀抱,齐峻的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孙队长带着几个县卒赶来,正好看到两人相诉衷肠的一幕,当即意识到自己出现的不是时候,连忙干咳一声退到树后去了。

        “我先去看爷爷,回头再收拾你!”云霏似乎想到了什么,红着脸颊撇了撇嘴,白了齐峻一眼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这下完蛋了……”齐峻内心苦涩而无奈地发出一声暗叹。

        “那个,我……”孙队长待云霏离开后,有些尴尬地从树后面走出来,同时对跟在身后的县卒们说:“你们守在这里,我有事要和先生谈。”

        齐峻正心生郁闷,看到孙队长又想到他们昨日的临战而退,不禁没好气地问道:“幸而不死,县尉大人派孙队长前来不是要劝我投降盘龙岭吧?”

        孙队长听出了齐峻话里的不满和奚落之意,脸色一红心虚地侧过脸去不敢正视。虽然撤退的命令是冯县尉下的,他当时虽然心有无奈却也不敢抗命只能随队撤走。

        “先生,可否进屋说话?”孙队长叹了口气,冲齐峻一拱手语气恳切地问道。

        齐峻微微挑眉愣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把他让进了屋子里。

        他对孙队长的印象其实还算不错。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后有也对孙队长的为人有了一些了解,知道他和其他县卒是不一样的。

        此人名叫孙久,家庭条件也比较清苦。自从加入县卒营以后一直拼命地努力工作,被冯县尉看中提拔他做了县卒一队的队长。

        孙久时刻铭记着冯县尉的知遇之恩,凡是冯县尉交待给他去办的事他无一不是尽心尽力地去做。这些努力却让他在作风慵懒涣散的县卒队伍中被视为异类,长期遭到其他队长的排挤和孤立。

        在与齐峻的交谈中,孙久向他倾吐了心中积攒的忿郁,也表达了他长期以来想要剿匪建功护佑百姓的志向。齐峻厌恶县卒,却对孙久这般良善务实者独有好感。

        齐峻给他倒了一碗水示意他坐下。而齐峰一大早就带着弩和箭矢出门去了小树林,自从昨日亲手射杀了两名土匪后他就像着了魔一般的沉迷于对箭术的练习。

        “齐先生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和村民们都……”孙久看着齐峻欣喜地说道。

        “孙队长,说正事吧!”齐峻摆了摆手止住他的话头,“冯启年派你来干什么?”

        “其实昨日离开后,冯大人也放心不下派了探子回来的,想着能救你脱困。”孙久诚恳地说道:“但是等派出去的人赶到村外时,土匪已经进村了。我们的探子没敢进村,只听到村里不时传出惨叫,便以为土匪在屠村断定你们都遭遇不测了。”

        看齐峻在听,孙久喝了口水继续说:“冯大人收到探子传来的消息,很是为你惋惜。特让我送刘姑娘回来,帮着为你收……尸……”

        齐峻无奈地苦笑,看来这冯启年对他抗击土匪入村的战斗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连处理他的后事都想好了。

        “其实也怨不得冯大人,县卒的战力实在是一言难尽。冯大人他其实是个好人,就是软弱寡断了一些……”孙久说到这里怕齐峻又要发火,连忙解释道。

        “行了,维护他的话且不要多说了。”齐峻不耐烦地摆摆手,懒得听孙久为冯启年做辩护。打断他的话问道:“你找我来不只是为了说这些吧?赶紧说正事吧,你有什么想法。”

        孙久愣了一下,站起身郑重地对齐峻行了一礼:“好吧,我就直说了。我想和你一起杀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