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备战

第三十章 备战

        安羌县百姓近来突然频遭土匪劫掠确实是真实发生的,然而这背后却与宋县令脱不了干系。前些日子他一直被县境内人口流失财税锐减的政务难题困扰着,在和赵师爷商量后想到了一个阴招。

        百姓流离迁走,那就暗中指使土匪在各处离开县境的要道上设卡围堵,抢了他们的财物再赶回原来的住地。税收锐减给上面交不起供奉,那就让土匪重点劫掠县内的中小商户,从他们那里搜刮银子。

        这样一来,既能阻止人口流失又能充实自己的腰包,还可以让冯县尉剿匪趁机打压这个官场异己。于宋县令而言可谓一举三得,他这些天连做梦都在笑。

        剿匪确实是冯县尉职责之内的事。可那盘龙岭土匪又岂是能轻易剿灭的,更何况这其中还牵扯到很多更深层的利益因素。

        一来盘龙岭是安羌境内地势最险峻之处,土匪们依托易守难攻的地形长期据守,冯县尉初到安羌任职时也带领县卒强攻过一次,却伤了不少人马无功而返。

        二来盘龙岭土匪的背后是有豪绅支持的,豪绅们都可以看作是宋县令的“白手套”,负责为宋县令搜刮民财洗白脏款,同时通过土匪控制百姓和土地。

        冯县尉若能剿灭土匪,宋县令在明面上自然无话可说还得为他请功,但却也把安羌的豪绅和他们背后的宋县令都得罪死了。

        可眼下宋县令既然命他剿匪,自然是已经做好了准备料定他此番必然徒劳无获。届时宋县令随便找个履职不力或者暗通土匪的罪名安在冯启年的头上,都足以把他从安羌的官场上挤下去。

        “这……”冯县尉犹豫着,宋县令这般手段的确让他陷入了两难境地。

        “等冯县尉凯旋,本县令亲自摆酒为你庆功。”宋县令见状不无得意地大笑着,拍了拍冯县尉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可这次若还像上次那样被一群贼寇打回来,失了面子事小,你我的同僚之情恐怕也就……”

        冯县尉冷眼注视着宋县令趾高气扬地带着随从径直走出府门,虽气的咬牙切齿却着实无可奈何。他皱眉深思,一股强烈的无力感涌上他的心头。

        “不就是剿匪么?冯大人不必劳心。”齐峻一脸自信地走了进来。

        本来他也不愿与宋县令碰面,想着借机看看云霏。邓方自知不能当“灯泡”的道理懂事的找了个借口回自己屋子去了。而冯府上下也已然认为云霏就是齐峻的媳妇,齐峻也就索性不加顾忌地去找云霏了。

        可到了云霏休息的屋门前,陪侍的丫鬟却告诉他云霏仍在熟睡。齐峻不忍打扰她休息,便又折回正厅在门口等候,恰好听到了宋县令和冯县尉之间激烈的口舌争辩。

        听宋县令主动提出来要冯县尉去剿匪,齐峻内心激动不已生怕冯启年推脱。眼见他为剿匪之事劳心,齐峻连忙上前劝说。

        齐峻正酝酿着一个初步的剿匪计划,但这个计划必须借助冯县尉手中的县卒全力协助才可实施。此前他正琢磨如何找机会劝说冯县尉剿匪,宋县令的到来却无形中帮了他一把。

        “你……罢了,你有什么想法快说!”冯县尉抬头看到齐峻本能的有些恼怒他擅听自己和宋县令的谈话,但听了齐峻这句话一时也顾不上责问了。

        “实不相瞒,我与盘龙岭的恶匪有不共戴天之仇!家父家母皆命丧贼人之手,我一直在计划复仇之事。”齐峻一拱手说道:“冯大人若信得过我,按我的计划行事必能灭了这帮贼寇!”

        “竟有此事?这盘龙岭的土匪当真是该死!你有何计划快说与我听,本官也好为你雪恨呐。”冯县尉闻言嘴上安慰着,两眼却闪过一抹亮光。

        “宋县令既给了三日期限,那就需两日来准备。东岭村距盘龙岭不远,冯大人可派县卒先行入村驻扎准备剿匪之事,而后听我安排伺机攻山剿灭此匪。”

        冯县尉听后若有所思地捋着胡子拧眉思索着。半晌以后,他郑重地看了齐峻一眼点了点头。

        冯县尉想清楚了,既然打与不打都有被借机除掉的风险,倒不如狠心打掉盘龙岭的匪穴断掉宋县令的一条黑臂。如此一来,或许还可凭着这份功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此时若是不敢打不仅从气势上输给了宋县令,恐怕今后都会被他给牵着了。

        “宋喜,这是你逼我的。”冯县尉打定主意右手攥拳在茶桌上用力砸了一下,目光也陡然一冷。

        既然已经决定,冯县尉不再耽搁立即吩咐家仆去准备马车,收拾妥当后立即带着齐峻赶赴县卒营。

        县尉府的大门附近有一个挑着担子的小贩目睹冯县尉和齐峻乘马车离开后,立即扔下担子向县衙方向跑去。

        此人是宋县令安插在县尉府周边的眼线,半个时辰后他已经赶到县衙将看到的情况汇报给了宋县令。

        “被师爷说中了,这冯启年真要攻打盘龙岭啊。”宋县令听完手捧茶壶吸了一口茶水慢悠悠地说道,随后对身旁的衙役使了个眼色。

        衙役立即会意地点了点头退了出去,换上一身平民装扮后着急忙慌地出了城往盘龙岭赶去。

        与此同时在县卒营内,除了负责巡逻和值守城门的县卒以外其他的都被紧急召到校场上集合。冯县尉也换上了军甲,神情肃穆地注视着场上的县卒们。

        “启禀县尉,县卒各队共集结228人,请下令!”县卒总队长清点完人数,在冯县尉面前半跪着说道。

        “嗯!第一小队听令,脱甲换装!”冯县尉冲着台下喊道。

        所有县卒不禁愣住了,县卒总队长闻令也满脸疑惑地抬头看向冯县尉,他们一时都没明白县尉大人的用意。

        随着一声令下,几个县卒推着几架手推车来到了第一小队的队列前,把车子上的衣服全部倒了下来。这些衣服都是县尉府上的家仆们的衣服,临出门之前齐峻让阿辛全都收了起来装上马车带到了县卒营。

        在路上齐峻才向冯县尉说明原因,他猜到此次行动定会被宋县令派出的耳目所监视,为了隐藏实力他便想到了让部分县卒穿上百姓的衣服分散出城的办法。

        就在宋县令派往盘龙岭通风报信的耳目出城后不久,冯县尉也骑着战马率领着一队县卒大张旗鼓地出城了。

        安羌县的百姓听说冯县尉要出城剿匪,纷纷涌上街头。夹道相送的人群中有人欢呼,也有人议论,更多人却是持观望态度一言不发地目送着剿匪队伍出城。

        冯县尉的队伍刚出城,观望的人群中就分出一人赶去县衙报告情况。

        “什么?你确定没数错?”宋县令听完来人的报告不禁惊讶地问道:“他就带了不到一百人去打盘龙岭?姓冯的疯了吧?”

        “属下反复数了好几遍,确定他只带了这么些人马。”那人一脸笃定地回答道。

        宋县令捋了捋下巴上的小胡子,满脸的横肉困惑地挤到了一起。他一时也想不敢确定冯县尉是不是真的要去剿匪。

        “你去县卒营门口盯着,看看是不是还有第二队县卒出来。”赵师爷冲着下属摆了摆手,沉思着对宋县令说道:“不管姓冯的是怎么想的,那盘龙岭可不是好打的。我们只要盯紧他,就凭他这点人马也掀不起什么浪花来!”

        宋县令点点头:“师爷说的对,只等三日之后本县令就上报赵太守让朝廷治他的罪!”

        “这姓冯的要是一不小心折在盘龙岭就最好了……”赵师爷眯眼思索着说道。

        宋县令立即会意,与赵师爷对视一眼不禁双双发出一阵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