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募令

第二十三章 募令

        “好!”官员对齐峻的回复很满意,抚须一笑转身对牢门外说道:“来人!”

        狱卒连忙打开牢门走了进来,恭敬地站在官员身侧听候吩咐。

        “把锁链打开!”官员身手指向齐峻。

        “啊这……这不妥吧?宋县令那边……”狱卒听后却皱着眉毛一脸为难地看向官员。

        “此事我自会向宋县令禀明。”官员却不以为意地说道。

        “是!”狱卒点点头,只好找出钥匙打开齐峻身上的镣铐。

        官员摆摆手示意狱卒出去,随后走到齐峻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张文书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这是……”齐峻一边活动着被镣铐勒得有些发痛的手腕,一边不解地看着桌子上的文书。

        “这是能让你活命的东西。签了它,你就可以脱罪。”官员笑了笑,向桌上拿起一支毛笔递给齐峻。

        齐峻疑惑地拿起文书看了看,顿时明白了官员的用意。

        那是一张募令。所谓募令,就是一张地方官府签发的聘任地方人才为官府做事的文书。

        签下募令的人被称为募客,虽然不属朝廷正式编制但同样对地方官府负责,类似于后世的临聘人员。

        大梁朝廷与周边政权的战火连年不熄。北方柔然人不时侵扰伺机劫掠,西北的羌人部落也蠢蠢欲动,南方的镜国更是虎视眈眈。

        被这三股势力盯着,大梁国防支出连年有增无减,其他的钱财用度方面更是紧而又紧慎之又慎。赋税也随之水涨船高,后来从百姓身上也挤不出来多少了。

        皇帝天天被边关急报催的头疼,兵部吏部和户部的官吏连着换了好几茬,权贵们被逼得没办法了才不得已想出募令制这种应急的法子。

        起初官府还对每年签发募令的数量有限制,但奈何朝廷一直没办法扭转边境上被动的局面,与敌国在军事上长期拉锯般的争斗严重消耗了大梁的国力。

        签出去的募令也随之越来越多,在一些地方官府任职的小吏中募客的数量已经占到了一半以上。

        按“士农工商”的社会阶级来说,商人们没有资格参与基层的治理,权贵们也清楚这一点,为了避免商人夺权对募客也加了许多限制。

        他们只同意在税务和商事方面给予支持募令制度的商人特定的利惠,而严禁他们参与基层治理。只允许募客在一定期限内从事比较边缘性和程序性的工作而不参与决策。

        募令制度缓解了朝廷基层治理资源不足的紧张,可时间久了也无可避免地让部分豪绅富商渐渐占据了一定的话语权。

        一些募客虽名义上为官家做事,实际上却听命于豪绅富户等背后金主。毕竟对这些人而言,大家都明白有奶便是娘的道理。

        齐峻手中这张募令上写明要他为县卒营做事三年,期间俸银都由一个叫孟万和的富商承担。

        孟万和作为安羌县最大的富商在当地可谓人人皆知,低价收走齐家祖宅的通和当铺就是他手上的资产之一。

        看到这个名字,齐峻内心本能地生出嫌恶之情。虽然他这一世的父母都被盘龙岭的匪徒所害,但这个通和当铺却趁人之危恶意压价变相地抢走自家的宅子。

        要说这背后没有孟万和这个主子的指示那是不可能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算得上是盘龙岭匪徒的帮凶。

        齐峻明白了官员的用意,签了募令就是县卒营的募客,他所做的这些事就由县卒营为他背书,自然就不用为此负罪入狱。

        他苦笑一声,签了这张募令虽能让他脱罪却也意味着今后要为仇家做事。可如果不签,宋县令那边必然不会放过自己。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吗?”官员不知道齐峻还在犹豫什么,不耐烦地催促道:“要想从这里出去,这是唯一的办法!你要知道,可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机会!”

        齐峻心知自己根本没得选,只好咬牙提笔签上自己的名字,又摁了指印。

        他闭上眼睛心中默念:“二老在天之灵不要怪罪,我也是没有办法……”。心底顿生一种迫不得已订约卖身的无力感。

        官员拿起文书看了一眼笑着收进怀里,随后对齐峻一拱手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本官的下属了!希望你我共事顺遂,同为朝廷和安羌百姓倾心尽力!”

        “现在可否请大人相告,刘七绑架的人在哪?”齐峻顾不得这些虚礼,急忙追问云霏和族老的下落。

        “哈哈,你不必多虑,随我来!”冯启年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率先走出了牢门。齐峻心中有疑也只好跟了过去。

        再次经过县牢走廊,解除镣铐的齐峻感到一身轻松。他经过原来关押自己的那间牢房时特意扫了一眼,被他打昏的李有田仍然像一只死狗那样瘫卧在地上。

        但牢房里的其他犯人却都一脸惧意和尊敬地看向他,注意到了齐峻不仅解除了镣铐还向县牢外走去,眼中不禁纷纷流露出无尽的惊羡和疑惑。

        “我早就说过那书生不是一般人,幸好没有去招惹他!”  “呸!王老五你什么时候说过?李老大欺负人家的时候就属你笑的最大声!”

        “都别说了,没看见他跟冯县尉出去的吗?人家是冯大人的人!”

        “那他怎么进来了?我看八成是得罪了宋县令,都知道宋县令和冯县尉不和……”

        “早知道先前就该讨好他,说不定能把我也捞出去……”

        一个狱卒走过来用狱棍敲了敲牢栏,这几个囚犯立即闭嘴停止了议论。

        狱卒皱着眉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牢头李有田,打开了牢门。随后有两个狱卒走进来把人抬了出去。

        出了县牢已经是晚上了。齐峻站在县牢门口望着月亮,深深地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然后登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

        “自由的感觉很不错吧?”他身旁的冯启年闭目而坐问道。

        齐峻点了点头,掀起帘子看着夜色中迅速闪过的街景。因为宵禁的缘故此时街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马车在空旷的街道上疾驰着。

        其实按规定,庶民不得与官吏同乘一车。此时冯县尉显然没有在意这一点,反而主动邀请齐峻与他同坐。

        齐峻知道这是冯县尉有意拉拢自己,是在向他传达我重视你的意思。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一座府邸前停了下来。齐峻跳下车抬眼看到大门上高挂的“县尉府”牌匾,才知道自己这是到了冯启年的官邸。

        一个家仆连忙打开门恭敬地迎了出来,吩咐着另一个家仆上前牵马卸车。

        “请!”冯启年伸手示意,领着齐峻迈进正门,行经影壁穿过垂花门,走过游廊之后在一间耳房前停了下来。

        门口的丫鬟老远看到县尉老爷走来,连忙跪地行礼。

        齐峻也是第一次进入这三进四合院,一路上都如游客一般观察着着院内的建筑和布局,暗自惊叹古人的园林设计造诣。

        直到停在这间耳房前,他才回过神有些不解地看着冯县尉。

        冯启年面带深意地笑了笑,伸手轻轻地扣打房门。

        “谁呀?”

        屋内传出的女声顿时令齐峻愣住了,他太牵挂这个熟悉的声音了。

        冯启年得意地笑着拍了拍齐峻的肩膀,留下呆愣在门前的齐峻走了。

        “吱呀”一声,齐峻面前的房门向内拉开了一条缝。

        当屋子里的人透过这条缝隙看清门外的来人时,瞬间惊喜地一把拉开房门,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