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失踪

第十六章 失踪

        “刘叔说的哪里话,我本就是东岭村的人,能为村里解困本就是应尽之责!”齐峻也对着刘奎和他身后的村民一拱手行了个书生之礼。

        “刘七去哪了?让他滚出来给公子赔罪!”刘福远站起身皱着眉头扫视了一圈,却没找到刘七。

        “哎,你们谁看到刘七了?这个狗东西什么时候溜的?”刘奎闻言也向人群中看去,这才发现刘七竟然不在。

        齐峻微微一愣,却并未在意。刘七之流他本就未放在心上,对刘奎摆了摆手快步走到那堆铁件之前蹲了下来一件件查看。

        “公子,这些虽是我按你的图纸打造的,只怕技艺不精……”刘福远有些紧张地看着齐峻,有些局促地立在一旁像一个等待老师批阅作业的学生。

        虽然他自认在村里的打铁手段还不错,打造齐峻所需的这些铁件他确实是用足了心力。

        “不错!辛苦刘师傅了!”齐峻放下手中的铁管满意地说。

        刘福远的技艺虽然远不能和齐峻前世时相比,对于建造一口齐峻设计的水井而言完全足够了。

        接下来村民们一扫先前的疲惫之态,工作热情空前高涨,在齐峻的指导下一步步将刘福远打造的铁件安装起来。

        不知从何时起,河滩上陆续挤满了拎着锅碗瓢盆的村民,在出水之时就有人激动地狂奔回去把消息传遍了全村。

        所有人都一扫往日的哀苦之相,打破了村里旱情发生以来长久的寂静与沉闷,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节日般的欢快与欣喜的气息。

        不多时,一口压水井便出现在村民们眼前,如同铁甲卫士一般矗立在干枯的河床上。齐峻用力按了一下,清凉的井水便如同变戏法一般从喷口中涌了出来。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欢呼,刘奎领头带着几个汉子激动地冲上来将齐峻高高地抛起,不少围观的村民都不停地擦着眼睛不知是因为眼中有泪还是不敢置信。

        “族老来了!”人群中有人高喊了一声,欢呼声随之渐渐平息下来,村民们闻声肃立着看向同一个方向。

        齐峻抚着胸口喘着粗气,刚才汉子们兴奋得的几个高抛起落让他一时有些心慌。

        火把的映照中,云霏搀着满头银发的族老慢慢走到人群中间。

        齐峻理了理衣着,忙对族老行了一礼。

        “你这孩子何必多礼,请受老夫一拜!”族老紧走几步来到齐峻面前,交叠双手郑重地对齐峻一躬身。

        “族老,这可使不得!”眼见刘族长颤颤巍巍地还要再拜,齐峻急忙伸手去拦他,同时对云霏和刘奎使了个眼色。

        云霏盈盈笑着,看向齐峻的眼里也满是欣赏和赞许。

        刘奎想搀扶父亲,却被族老用眼神阻止。  “村人苦旱久矣!先生千万莫要再以谦卑相推了!”

        刘族长先前只是称呼齐峻父亲为先生,内心只当他是读书人而尊奉。

        齐峻的父亲为村里筹粮而被土匪所害时,刘族长上门探望也只让让刘奎代礼,心里认为自己身为族老向一个年轻后生行礼毕竟是不对等的。

        但现在距上次相见只不过短短几天,他的心态和对齐峻的认识就完全覆变,此时内心觉得给齐峻跪下都是值当的。

        “族老谬赞了!”被这么一通猛夸齐峻也感到不好意思:“其实这井水也难说不会干涸。接下来,我再建一个水窖这样就可以……”

        “好!好!都听先生的!”刘族长不待齐峻说完就连声答应,转头吩咐刘奎:“记下来!都记下来!往后先生怎么说你就怎么办!”

        刘奎连忙点头答应,其实就算他的父亲不这么嘱托他的心里也是这般想的。

        随后刘奎接了两大桶井水,主动挑起来向齐峻家里走去,其他村民也在族老的注视下欢喜地排着队接水。

        “村子有多久没能这般快活了啊!”刘族长眯眼捋着胡子,看着眼前欢腾的场景感慨道。

        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在河滩另一边的高地上一双隐在黑暗中的双眼正阴狠地注视着他们。

        “呵,刘奎啊刘奎!老子把你当大哥,你他娘的把老子当狗看!”那人咬牙切齿,含混不清地自语着,猛地一拳砸在身前的土地上:“咱们走着瞧!”

        渗血的嘴角袭来的阵痛令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眼中的阴狠之色更是加重了几分。

        村民们以水代酒,围着河滩上的篝火尽情地狂欢着。齐峻注意到好几个年轻的村姑躲在人群中嬉笑着交头私语,目光也有意无意地瞟向他。

        齐峻微笑着摇头叹气,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如此的真切,却又那么得不可思议。

        “峻哥哥,你现在可是村里的大红人了!”云霏从人群中走出来,看了一眼那几个村姑又笑着看向齐峻:“不知你想娶哪一个呀?”

        “什么娶哪一个?”齐峻被她冷不丁地这么一问,一时没明白。

        “我说,你……”云霏白了他一眼,火光映得她脸颊绯红,微微颔首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齐峻笑了笑也没有再问,二人并排而立注视着夜色中跳动的篝火和欢闹的人群,沉浸在此刻的氛围中。

        “云霏!扶你爷爷回去!”

        直到刘奎的呼喊打破二人之间的静谧,云霏转过头深深地看了齐峻一眼,随后答应了一声有些不舍地转身离开了。

        齐峻有些失神地望着云霏消失在人群中,感受着砰跳的心脏撞击着灵魂。他也明白了云霏的心意。

        回到屋子里和齐峰送走最后几个特地前来登门致谢的村民。

        此时地上已经放了不少的野菜,齐峻虽然坚持不收村民们就扔到地上便走。几面漏风的墙壁也被木板补好,就连门前的几块硌脚的石头都被人挖出来铲平了。

        整整半个晚上,村民们都在用各自的方式表达着对齐峻的谢意。虽然每家都很穷苦,但村民们淳朴的热情深切地感染着齐峻。

        兄弟二人看着地上装满水的盆盆罐罐会心一笑,烧了一锅热水美美地洗漱收拾了一番才躺下。

        缺水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步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吃饱的问题了。

        齐峻思索着,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齐公子!”

        次日天色还未亮透,齐峻便被人从睡梦中叫醒了。即便他听出来是刘奎的声音,一时也有些恼气。

        齐峻无奈地揉着睡眼坐起身来,摇头轻叹一口气。

        然而等他听到刘奎的下一句话时,顿感心头惊出一层冷汗。

        “出事了!”刘奎慌张地一把推开门板:“族长和云霏都不见了!他们昨晚就没回来!”

        “什么?没回去?”齐峻立即起身扯过衣服迅速穿好,头脑中迅速回忆着昨晚最后见到他们的时候。

        “别急,别急……”听到这个消息,齐峻的心里不可否认的有点私心,他当然更希望云霏不会有事。

        齐峻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知道最后是在哪看见他们的吗?”

        “我都问过了,只有刘彪最后见过!”刘奎赶紧把他目前知道的信息都告诉齐峻:“刘彪昨晚去山里放夹子,从山上下来的时候看到刘癞子和他们一起往村子西边林子那里去了!”

        “刘癞子?”齐峻一听,心里生起了不好的预感。

        这刘癞子本就是个村里默默无名的闲汉,族长和云霏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

        齐峻知道此人不仅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还曾因为多次偷窃财物而被村民们殴打。但刘族长念在刘癞子自小父母双亡活下来不容易,才一直容忍他留在村里。

        “刘彪人呢?”齐峻问道。

        “天不亮就带着人去西山林子那边找了。”刘奎颓丧地低着头蹲靠在墙边,眼中布满了血丝。

        “昨晚我就该送他们回去的!我就不该……”刘奎懊悔地自责着。“齐公子我求你一定要想想办法!云霏她娘死的早,要是云霏有事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齐峻看着这个壮硕的汉子抱头痛哭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用凉水抹了一把脸努力地思索着。

        “我不该啊……”刘奎陷入深深的内疚自责中,用力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下一秒,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