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寻水

第十二章 寻水

        齐峻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早上和齐峰经过村外的河滩时,齐峻特意停留了一会儿观察干涸的河床。

        他注意到河床上的鹅卵石并不是很大且比较圆润均匀,这说明此段河流是整条河的中下游部分,河水应当流速较缓慢。

        询问村民得知历史上河床并没有长期干涸的记录,说明旱情并非经常发生或者并不会长期持续,那么河水在此处下渗存积的水量也应该比较多。

        再结合自己在山中看到较多石灰岩,齐峻认为在河床之下存在潜流的可能性很高。

        因此他本想让着与族老商量,发动村民在河床上往下挖着试试,没想到刘七闻鼓动村民们来闹事,他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验证一下。

        东岭村的村民没有挖井的经验,长期以来的水源都来自村外的安逸河。

        这条河即便是在枯水期都没有完全断流过,但今年的旱情却令这条奔腾不息的河流彻底干涸。

        天时无常,这对东岭村的村民们而言无疑是个突然而致命的打击。

        “明天早上你找些人带着铲具到河滩等我,有水无水一探便知。”齐峻也没有把话说满,对村民们来说总算是个希望。

        齐峻的话说完,众人的眼中都泛起了希望的光彩,对肉的渴望顿时也减弱了几分。

        随后齐峻又说了几样东西,估计这只羊也分得差不多了便让众人都回去。

        对于齐峻今晚所说的话,村民们都怀着复杂的心思。有人欣喜,有人沮丧,更多的则是怀疑。

        一个向来只知读书的文弱书生,突然学会了打猎,还声称能带他们找到水,这一切都突然得令村民们错愕。

        看着村民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刘奎对齐峻招呼一声也打算回去了。

        闻着肉香,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想拿一块尝尝,可是他心知这肉得来不易自己也不能依仗着族老占齐峻的便宜,便没有主动跟齐峻提出来。

        “刘叔,请留步。”齐峻却叫住了他。

        刘奎一愣,止住步伐转身看向齐峻。

        “把这只羊腿带回去吧,权当是我感谢族老照拂的一点心意。”齐峻返身屋内拿了一只烤羊腿递给刘奎。

        “这……这怎么好意思……”刘奎顿时心头一喜,喉结上下动了动眼中闪现出光彩。

        “应该的,请务必收下!”齐峻把羊腿往刘奎怀里一塞:“明日找水还未必能成,希望族老助我。”

        “言重了!村里断水本就是族老一直忧心之事,公子这是帮助族老为村里解困的义举啊!”刘奎顺势收下羊腿又充满感激地说:“我代族老先谢过公子了!”

        刘奎说罢鞠了一躬,拿着羊腿感慨地回去了。

        门外的人群终于散尽,齐峻从烤羊身上分出一些肉来,和齐峰美美地饱餐了一顿。累了一天的二人浑身乏累,随后一同倒头便睡。

        刘奎带着羊腿回家后,族长等人并未入睡一直在等着他。

        刘奎将事情经过跟他父亲说了一遍,刘族长听后眯眼笑了,品尝了羊腿后眼中对齐峻更是多了几分满意。

        云霏坐在一旁听着,知道齐峻无事便卸下了心头的担忧松了一口气。听父亲刘奎说完时眼中随即泛起了一抹别样的光。

        翌日天色刚亮,小屋的破木板便被敲响了。

        “我是刘奎,可以出发了吗?”屋外的人又敲了几下,破木板差点倒在地上。

        齐峻翻身坐起来有些恼火。

        受前世作息规律的影响他虽然习惯早起,但今世这么一副书生弱躯在昨天的狩猎后差点累塌了筋骨,此时浑身的关节肌肉还有些酸痛。

        清晨微凉的风灌进来,他不禁打了一个喷嚏。他没有喊醒齐峰,应了刘奎一声便起床打开了门。

        “走吧……”齐峻打了一个呵欠。

        刘奎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了,搅扰了齐峻也觉得不好意思。

        “这个给你。”刘奎递给齐峻一个小布包。

        “这是?”齐峻有些疑惑,接过来时闻到一股清香,打开来看到布里包着两个粟米饼子。

        “这是族老让你带的?”齐峻也不客气,拿起来一个尝了尝,刚出锅的饼子余温未散,齐峻喉中一阵暖和。

        “是,我父亲很感谢你的羊肉,今日一早便让我回礼,眼下时节不济不要嫌弃。”刘奎笑了笑解释着,随即又有意地补了一句:“这饼是小女云霏烧的,你要是喜欢可以来我家尝尝。”

        这季节最紧缺的就是水和粮食了,两个粟米饼子的回礼也足见诚意了。但是齐峻愣了一下,明显从后面这句中听出了其他的意思。也不知是族老有意拉拢还是……

        齐峻快速地思索了一下,嘴上随口应道:“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访!此饼甚好,谢过族老了!我给小峰留一个。”

        齐峻将剩下的一块饼包好放在床头,随后出门和刘奎一起往山下走去。

        “公子对令弟此般关爱,令堂和令慈在天若知也必然欣慰啊……”刘奎感慨道。

        齐峻笑了笑,且不论齐峰是他这一世的亲兄弟,如今这个世界他目前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也只有这个弟弟而已。

        二人一路交谈着慢慢向山下走去。

        到了山下远远望去,村外的河滩上已经聚了不少人。

        不等齐峻和刘奎走近,刘七便陪着笑脸从人群中小跑着迎了过来。

        “刘大哥,齐公子你们来啦!”刘七恭敬地颔首招呼:“有点力气的差不多都在这了,就说怎么干吧?”

        刘奎点点头没有说话,看向齐峻。

        齐峻向前走了几步,放眼望去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他只能推断出河床下可能有水,却也不好确定从哪里打井能出水。

        前世科技发达,打井这种事靠专业人员用打井测水仪就可以,但在这生产力极端落后的时代就全靠经验了。

        别说东岭村没有井,附近的县乡也没有。这些村民只能指望齐峻,可在哪打井怎么打井齐峻自己心里也没谱,只能试试看了。

        齐峻向前走着观察着附近的地势,不时的低头观察河边干枯的芦苇。

        刘奎和刘七等人看不明白却也不好开口问,只好不明所以地跟在他身后。

        这样走走停停地持续了半个时辰,刘奎终于忍不住想开口问时,齐峻停了下来。

        “就在这里挖!”齐峻向脚下一指:“挖到土层的颜色不一样了就继续,向下挖半丈若是土层依然干燥就到对面再挖。”

        此处地势两边高中间低地下水容易汇集,而水草生长丰盛也必然是经常被水浸润根系发达的缘故。齐峻觉得这里挖出水的概率比较高,决定试一试。

        刘七和其他村民看了看齐峻,又一脸茫然地看向刘奎。

        “看我干什么?挖呀!”刘奎愣了一下,没好气地催促了一声。

        “奎哥,咱这都是种地的家伙什,要是挖坏了……”刘七吞了口唾沫怯怯地说。

        刘奎明白他们的考虑,齐峻只是走了几步随便看了看就指了个地点让他们开始挖,村民们心里多少有些信不过。

        万一水没挖出来,又把种地的锄具弄坏了真就亏大了。

        “齐公子自有他的道理,赶紧挖吧!一会儿日头就热起来了!”刘奎心一横,心想就赌他一把,现在除了相信齐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刘七等人没有再说什么,往手心里啐了口唾沫就抡起锄头铲子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