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军神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改变

第九章 改变

        投枪如一支离弦的,利箭在空气中呼啸着从野羊右后侧猛地斜刺进它的胸腔。

        野羊被击中的瞬间哀嚎了一声,随即在惯性的作用下又向前翻滚了十多米,彻底瘫倒在荒草中没了动静。

        一直紧绷的神经和肌肉此刻终于得以松缓,齐峻再也支撑不住地仰面倒在荒草坡上。

        湛蓝的天空中看不到一片云彩,只有那无情的烈日释放着光彩。

        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认真地望着天空,前世的某一刻与此时是何等的相似。恍惚中他似乎又回到前世最后战斗过的那片密林,同样地在这样一个午后仰卧着接受命运最终的裁决。

        这一次他主宰了命运。

        他眯着眼睛感受着阳光的炙烤,脑中混乱地穿插浮现着前世今生的人和事,耳边的嘈杂被脑中骤起空鸣所取代。

        他看到前世杀死他的敌人奔到他的身边喊叫着摇晃他的身体,用力地想把他拽起来。

        他努力摇了摇头揉眼再看,“敌人”变成了他今生的弟弟小峰。

        “哥,你快起来……剧烈运动后不能躺……”齐峰用力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把他告诫过的话又还了回来。

        齐峻笑了,伸手揉了揉齐峰的脑袋。

        “走,去看看我们的战利品。”他定了定心神,支撑着站起来走向那只野羊。

        野羊已经死透,身下渗出大片的殷红。齐峻跪在羊尸旁,用那把锋利的铁片割开羊的喉咙,飙溅的羊血喷洒而出,他抹了把脸俯下身子喝了几口羊血。

        炎热的天气使他的身体损失了大量的水分,腥咸苦涩的羊血入喉让他本能地感到有些反胃,这是目前可以快速补充水分的唯一办法。

        齐峰愣愣地看着哥哥,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不断刷新着他对齐峻素来的印象。

        此刻这个满脸鲜血目如凶兽的原始猎人,和曾经那个温文尔雅身骨瘦弱的书生简直判若两人。

        他实在想不明白,两种这截然不同的性格为何在哥哥身上如此反差地展现。

        他突然感到眼前这个一直无比熟悉的身影此刻格外的陌生。

        齐峻抬起头深吸一口气,从干渴的困顿中得到缓解,感到身体也补充了一些气力。

        感受来自身后的异样的目光,他瞥了一眼并不以为意。

        “渴吗?”齐峻熟练地在四蹄的位置切了个口子,准备剥羊皮。“喝点羊血吧。”

        齐峰怀疑他听错了,连连摇头向后退了一步,与面前的“野人”拉开距离,怔怔地看着齐峻忙活。

        “生存是会逼着人改变的……”齐峻没有理会,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齐峰说道:“这个世道,你不狠……就得死!”

        齐峰闻言仿佛被雷击了一下,躯体不由得轻微颤动。

        多少年来,他接受的都是仁义礼智信和温良恭俭让的儒家哲学教育,教育他“君子远庖厨”,要“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像齐峻这般狠厉而直白的生存哲学,是他闻所未闻也从未思考过的。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类追求饮食和生活细节的话本身是没有错的,但放在当下这个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生存绝地而谈,就显得迂腐和呆板了。

        濒临饿死冻毙的人,一块糠饼和一件麻衣都足以给予他极大的满足,谁还会在意食物是否精细美味衣物是否光鲜亮丽呢。

        以前还可以躲在父母的荫蔽之下安心读着圣贤书考功名,可现在除了哥哥没有人会在乎他的死活,如果再不为生存一搏必将如同这只死羊一样成为被兀鹫盯上的死尸。

        他犹豫着挪到齐峻身侧,干渴和饥饿的折磨逼迫着他做出选择。

        齐峻已经将整张羊皮剥下,他停下动作望着齐峰等待他的选择。普通平民都未必能像他这般果决,更何况是齐峰这样的读书人。

        他知道齐峰内心的纠结与为难,也愿意给他时间来适应。但望了眼有些偏西的日头,他内心也焦虑起来。

        齐峰动了动干裂的嘴唇,吞咽了一口唾沫,慢慢地低头凑近羊尸脖子上的切口,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勉强吮吸了一口。

        随即立刻皱着眉头吐了出来,抚着胸口不停地干呕。

        齐峻摇了摇头,加快了速度开始切割羊肉。死羊的气息很可能招来附近的野兽,如果不能在日落之前把肉带回去,夜晚的山林将把他们永远地留在这里。

        “哥,让我再试试……”

        齐峻不得不再次停下来,无奈地转头看向身后。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次齐峰毫不犹豫地趴下去用力地吮吸了一下,然后抬头倔强地看着齐峻,颤抖着吞下了口中的血。

        齐峻感到很欣慰,点了点头,对齐峰伸出右手的拇指。他想到自己前世加入特战队时的那场测试,每位队员面前摆着一盘带血的生肉。

        他仍记得教官当时的怒吼:“十五分钟内,我要看到这盘肉消失!做不到的现在就滚蛋,谁吐出来就塞回嘴里给我咽下去!”

        齐峰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对比之下与那时的自己有些相似,这股子不甘心和不认输的气势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回身继续切割羊肉,快速清理出野羊的内脏。数只兀鹫在他们上方盘旋着,令齐峻心头越发不安。

        “我们走!”齐峻咬牙背起处理过的野羊站起身。羊肉并不很重,但对此时消耗了大量体力的齐峻而言仍有些吃力。

        “那这些怎么办?”齐峰非常不舍的看着丢弃在地上的内脏。

        “丢掉。”齐峻内心当然不舍得放弃,但他语气很坚决。两人都已精疲力尽,食物来之不易贪婪可能会让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

        齐峰咬咬牙跟上哥哥的步伐。

        盘旋的兀鹫霎时俯冲而下落在他们身后,拍打着翅膀混乱地争抢着内脏。

        好在回来的路上还算顺利,有几只野狗嗅着血味跟着他们走了一阵子,便被路边的饿殍吸引而放弃了。

        沉寂的山村中,那间小破屋内又亮起火光。不同的是,这次屋内飘出了烤肉的香气。

        “小峰,这块烤好了你先给赵婶拿去!”齐峻翻转着木架上的烤肉说道:“她一个人不容易,对我们也多有照拂。”

        “嗯,我这就去。”齐峰盯着烤肉抹了抹嘴角的涎水,接过烤肉一脸享受地猛嗅了一下才出门。

        但是不多时他又拿着烤肉急匆匆地回来了。

        “怎么了?”齐峻皱着眉头问道。

        “赵婶她不在,我敲门也没人应。”齐峰看着手中的烤肉:“那这肉……”

        “给赵婶留着,可能去挖野菜还没回来吧。”齐峻往火堆里添了根木头,不由得有些担心。

        肉味顺着晚风迅速从山腰飘散,犹如一滴颜料坠入一杯清水,迅速地发酵着刺激每一个村民的味蕾。

        本已准备入睡的村民纷纷走出屋门,嗅着鼻子分辨香味的来源,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山腰那间小屋时不禁都有些惊惊愕。

        噼啪作响的火堆上正翻转着一只羊腿,一旁的齐峰目不转睛地盯着,好像生怕这只羊腿会飞走了一般。

        这时屋外由远渐近的杂乱的脚步声引起了齐峻的注意,他皱了皱眉暂停了烤肉的动作,他深知灾年的饥民为了争夺一口食物会干出任何事,即便是手足兄弟也可能因此相残。

        村民们此时来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齐峻想着,捡起了地上的投枪。

        齐峰也察觉到屋外的动静,连忙站起来挡在屋门和烤肉之间,有些紧张地警惕着屋外的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