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港综:从创立新和联胜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折磨

第一百一十一章折磨

        “哐!”

        包间的门被一脚踹开。

        突然的动静让正在兴头上的乌鸦,一脸被打断的不爽。

        不过还不等他暴怒,边上的马仔蹭蹭的应声而起。

        “特么的,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来打扰我乌鸦哥的兴致!”

        “说那么多干嘛,干他就完了!”

        就在几人要去找踹门的人算账时,一道高壮的身影走了进来。

        昏暗的包间一瞬间格外明亮。

        众人还没能适应灯光,都不禁闭了闭眼。

        缓过劲后,才又继续朝来人叫嚣。

        “你特……”

        准备叫嚣的马仔看到来人那张脸,顿时噎住。

        顾……顾胜……

        乌鸦敢跟新和联胜的龙头叫嚣,可他哪敢呐。

        顾胜冰冷的瞟了眼对方,随即目光森然的盯着乌鸦。

        乌鸦这时也瞧到来人是顾胜,他脸上依旧那副拽痞、自大不屑的模样。

        “原来是新和联胜龙头……怎么,你新和联胜场子的女人玩腻了,来我这玩。”

        说话间,他放开怀中的女人,将露在外边的东西塞进裤中,紧上裤扣。

        “去”乌鸦一把女人推到顾胜身边“给这位顾龙头好好服务。”

        然后他点上一根烟,朝着顾胜又道:

        “这女人可是我亲自调教出来的,顾龙头一定会喜欢。”

        顾胜身上的气势更冷了。

        一把将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扔开,直接走到乌鸦面前,然后二话不说,捏起桌上的酒瓶。

        “啪!”

        酒瓶在乌鸦脑袋上开了花。

        顾胜完全不给乌鸦一丝挣扎的机会,随后就将手中断了大半截的酒瓶,重重插在乌鸦的裤裆处。

        “啊!!!”

        惨痛的叫声响彻整个包间。

        边上的马仔听着乌鸦的惨叫,一个个抱着头,动都不敢动一下。

        不仅是因为顾胜这一手动作,更因为他们的身边都站着新和联胜的人,那一个个看着跟煞神似的。

        看着乌鸦捂着下体,指缝间流出不少血,顾胜目光冷冷。

        这才是开始。

        顾胜脚踩在乌鸦的胸膛,冷声道:

        “喜欢吗?还有你更喜欢的。”

        乌鸦痛苦的看着顾胜,疼痛已经占据他的所有感官,他不知道顾胜在说什么,只知道他能感受到顾胜不会放过他。

        可下一秒。

        “阿义,走。”

        顾胜竟然带人走了?

        包间里的众人面面相觑,搞不明白顾胜是什么意思。

        但眼下最主要的事就是把乌鸦送去医院。

        一行人连忙手忙脚乱的搬着乌鸦上车,朝医院去。

        但他们殊不知,这趟车永远不会抵达他们想要去的终点。

        车子越开越远,开到了东星地盘的一处码头。

        此刻码头边架着一团篝火。

        顾胜、天养义、司徒浩南站在一起,三人看着乌鸦和乌鸦手下的人被带过来。

        而原本稍稍有些昏迷的乌鸦在车子停下的那刻就清醒过来,可当察觉不对时已经晚了。

        他被一行人拽到顾胜面前,整个人显的有些虚弱。

        顾胜看着瘫软在地的乌鸦,勾着冷笑:

        “好好享受,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太轻易。”

        乌鸦目光从几人面上扫过,当看到司徒浩南时,眼神暗了暗。

        怪不得东星对付顾胜的时候连连失败,原来他们东星里有内鬼。

        他正想着,一只大脚正踹他的胸口。

        “草泥马!”

        天养义愤怒的连连狂踹乌鸦。

        顾胜和司徒浩南一边冷眼旁观,一边聊着:

        “过两天,你再去一趟警署,告诉骆驼,乌鸦跑了,看看他们接下来的安排。”

        既然那些人跟东星关系密切,那么现在只剩司徒浩南一人在外,如果再有什么安排定然会找上司徒浩南。

        到时候,顺藤摸瓜即可。

        司徒浩南点点头,“明白。”

        正说着。

        “胜哥,狗找来了。”

        王建军拉着一只肮脏的大黑狗走近。

        黑狗眼里满是野性的狂躁,一口利牙张咬着空气,一看就能感觉到这狗现在极其凶恶。

        “阿义。”

        顾胜看了眼黑狗,打断天养义对乌鸦的殴打。

        “把人绑起来,小鸟钓狗。”

        身上已经没一处好地的乌鸦听到顾胜的话,身体不禁打一激灵,趴在地上连忙求饶:

        “胜哥,是我不对,我不该得罪你。”

        “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饶了我……”

        顾胜对乌鸦的求饶置若罔闻。

        动了他的人,还想活着,可能吗!

        边上的马仔立马照做,乌鸦跪在地上,身体被一个十字木架绑住。

        身子有衣服遮掩,下身什么都没有。

        之前被顾胜扎伤的地方还在渗着血液。

        “汪!汪!”

        黑狗闻见血腥味,眼里就冒起了光,冲着乌鸦,尾巴狂摇,兴奋的吠着。

        乌鸦身体本能的哆嗦着,尤其是肿的只剩一条缝的双眼看到那黑狗大口里的森森利牙,更是吓的失禁。

        “胜哥,你放了我,放了我。让我对付你是骆驼的意思,跟我没关系。”

        乌鸦越是害怕,黑狗越是兴奋。

        黑狗一旁的王建军面无表情的对马仔使个眼色。

        一块带着肉的骨头由一根绳子吊着,落在乌鸦胯前。

        黑狗更加疯狂。

        顾胜和天养义瞧着,一脸淡漠,司徒浩南以及其他马仔看着,各个眼底都带着畏惧与惧怕。

        就这一招,不得咬死也得疼死。

        有这么个惊悚的前例摆在众人面前,所有人对顾胜是绝对忠诚不敢有二心。

        很快,码头凄厉惨叫连连。

        但如顾胜所言,他不会让乌鸦轻易死掉。

        就在乌鸦奄奄一息时,顾胜很是大度的让天养义喂上一些加了药剂的水。

        一条命就这样一直被吊着。

        等到那多余的二两肉被啃食的只剩一小截,黑狗才被拉走。

        狗被拉走是下一层“快乐”的开始。

        紧接着,伤口被浇灌上酒精。

        又活又死,生不如死的感觉将乌鸦折磨的有点癫狂,脑袋上疼的青筋直冒,双眼猩红冒血。

        他后悔了,他不该回来。

        听着惨叫,顾胜依旧是那副淡漠的表情,他转头跟司徒浩南说道:

        “记住我说的,别让他死的太容易。”

        说完,顾胜便带着新和联胜的人离开码头。

        司徒浩南和手下的马仔,目光复杂的盯着那个在地上痛的死去活来的乌鸦,都情不自禁的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

        跟司徒浩南做事的都知道东星即将易主,各个都以司徒浩南唯首是瞻。

        “南哥,乌鸦说有话对您说。”

        闻言,司徒浩南眉头微挑。

        都被折磨成那样了,还能有什么跟他说的?

        他走到乌鸦身边。

        乌鸦牙关紧咬的硬生生将话挤出来:

        “顾胜活不久了,只要你放了我,到时候我也放你一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