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禁止离婚!陆律师蓄谋已久在线阅读 - 第649章 是不是陆敬安醒了?

第649章 是不是陆敬安醒了?

        “在家?”

        “恩,”华浓刚到家,巫琳电话就过来了。

        脱衣服脱到一半准备进卫生间的人被人招呼下楼。

        “大晚上的来找我,难得啊!”

        巫琳这日,穿着一身改良款旗袍,她格外喜欢旗袍,按理说,如她这种在血路中杀出来的女人本不该喜欢这些繁琐复杂的东西,可她偏就与人不同。

        越是复杂,越是喜欢。

        且喜欢的每日必备。

        “我也不想来,但有人花高价在我这里给你请了四个保镖,我不得把人送来?”

        华浓眉头一挑:“看你这表情,挣了不少吧!”

        “还不错,猜到是谁之后,看在你的面子上给了人家一个良心价。”

        “比如?”华浓可不信巫琳有所谓的良心价,既然都猜出来是谁了,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

        毕竟...........陆敬安才收拾了她一顿,让她停业整顿一周,这钱她不得趁机挣回来?

        巫琳随手折了片树叶,在手中把玩着,淡淡袅袅的语气跟今晚吃了个饼一样简单:“也就翻了个十倍。”

        华浓眉眼一弯,似是在问多少。

        巫琳伸出一只手,细长的指关节在夜晚的灯光下显得有几分柔和,谁能想到这只手,在公海上能徒手拧断人家的脖子?

        “陆老板有钱,你坑少了。”

        “要不是担心你以后没了金主爸爸,我迟早劫了他。”

        “劫了他记得分我一半,”只要有钱,谁给都不是问题,华浓笑意悠悠地望了眼巫琳:“进去喝杯茶。”

        “不了,杀戮太重,进不得凡人居。”

        “我还嫌弃你这个?”

        “你不嫌弃,但我要避嫌,”她向来边界感极强,与人交友,适可而止,整个京港走得最近的也就是个华浓了,至于其余人,缘浅不强求。

        “谁在外面?”

        杨娴站在吧台边等着阿姨的燕窝,看见华浓进来,随口问了一句。

        “巫琳。”

        “怎么没请人进来。”

        “店里正在营业,先走了,”华浓随便找了个借口,毕竟有些事情不好说。

        杨娴点了点头,紧接着道:“我听说许晴将手中的股份抛售了?最近盛茂人心惶惶,几位老总都飘忽不定跟没了主心骨似的,想尽早脱身,你没问问许晴是什么意思?”

        华浓看了眼阿姨,后者将手中的燕窝放在二人跟前,找了个借口离开,整个餐厅就他们母女二人。

        华浓拉开椅子坐下去,用勺子搅拌着燕窝:“许晴是陆敬安一手带起来的人,自然是有分寸的,您别担心。”

        宽慰的话语让杨娴意识到什么,凝着华浓的目光带着些许打量。

        华浓能这么说,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兴许掌控之余还在操控全局。

        “你这几天频繁地往医院跑,是不是陆敬安醒了?”

        华浓刚想反驳,杨娴紧接着道:“许晴抛售股份,梁易在暗中操作收入股份,到时陆敬安再操盘让股价暴跌,梁易就会死死的套进去翻不了身,陆敬安最后只是损失盛茂这家公司而已,而梁易就会彻底套进去出不来,还能让江晚舟蒙羞,指不定因为梁易一事,江晚舟还能从梁家主母的位置上下来。”

        “我分析的对?”

        华浓:.............“我可什么都没说。”

        杨娴喝了口燕窝,冷笑了声:“你是我生的,不说我也能知道。”

        “陆敬安手中公司众多,没了盛茂还有别的,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他这是下定决心要跟江晚舟撕破脸了。”

        “丢一家公司作为诱饵,与他而言不会伤筋动骨,最多两年白干而已,花点钱能让自己顺心,说到底还是赚的,华浓,我提醒你一句,这样的男人,别爱太满,你最好祈祷他爱你,胜过你爱他,否则一旦他对你没了兴趣,丢掉你是小事,被人算计的血本无归是大事。”

        华浓揉了揉鬓角。

        不好回答。

        过来人的肺腑之言让她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陆敬安不是我爸,”琢磨良久,这是华浓能想到的唯一反驳之言,

        他信任陆敬安的人品,就跟相信毛爷爷的钞能力一样。

        “松柏不会因为劲风的吹打而弯下腰肢迎合它。”

        .............

        “我找到了几家公司,但是对方对我们不是很信得过,都希望我们能拿出抵押物来,但目前我们没有可以抵押的东西。”

        他们来京港所有的事情和路途都是江晚舟事先安排好的,这会儿梁易想越过江晚舟去做这些事情,逾越不说,还毫无保障。

        旁人自然不会信任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哪几家?”

        苏简报出名字。

        梁易哼了声:“狗眼看人低,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身份。”

        “现在如果想短期内快速拿到钱,只能走非法通道了。”

        “什么非法通道?”

        “国外地下钱庄。”

        “但是他们的利息很高,如果规定时间还不上钱的话,可能还会面临麻烦。”

        “什么麻烦?”

        “被追债,不过我不建议走这条路,如果真的缺钱的话,可以跟夫人商量一下,看看...........”

        “有什么好商量的?”梁易打断苏简的话,他听到这话,脑子里最先想到的是江晚舟的那句他斗不过华浓。

        在她的眼中,自己斗不过华浓还斗不过陆敬安,说到底还是没用。

        越是觉得他没用,他就偏要做出一番成绩给她看看。

        苏简抿了抿唇,默不作声,心里实在是不理解,一个高官父亲和一个运筹帷幄的母亲怎么就生出了个这么沉不住气的儿子。

        罢了;他一个打工人,心里想想就行了,真说出来就是逾越了。

        “就从地下钱庄走,多久能到?”

        眼看着这几天盛茂的股份隐隐约约有回弹的趋势,错过这个机会,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最快三天。”

        “需要我做什么?”

        “需要您出面签字,录视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