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56章 风的另类用法

第56章 风的另类用法

        反击开始!

        这并不是光嘴上说说的,路放已经摆好架势开始运转元力了。

        看到路放的姿势,孟堡稍稍有些懵了。因为这是路放压箱底的元力技——“疾风龙卷”的起手式。这一招他在上周和容炽对战的时候使出过,后者当即被卷入其中亲身体验了它的威力,若不是拥有极致火之体,容炽也难以全身而退。而当时天元战队的所有正选队员也都对这一招有了大致的了解。

        “疾风龙卷”,名为龙卷,威力确实不是一般的元力技可以匹敌的。但缺陷也很明显,就是攻击范围有限,无法远程攻击。

        现在擂台上的情况是,对面的两位女队员距离路放和孟堡这边有着将近三十米的距离。在这样的距离下施放出“疾风龙卷”,风吹到她们面前所产生的威力顶多掀起她们的裙子(虽然她们都没穿裙子),压根就没有任何杀伤力,而路放也会在短时间内因为消耗大量的元力而导致战斗力大打折扣。如此吃力不讨好的行为,任谁都会感到奇怪。但孟堡还是选择相信路放,坚信战斗头脑出众的他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所以并没有出声阻止,更是做好了随时保护路放的准备。

        周澜也看出路放是在做施放“疾风龙卷”的准备。她也见过这一招,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心中有数如果自己被卷入其中之后肯定无法像容炽那样全身而退。她也很清楚这一招威力巨大但范围不大,而且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路放却选择在距离她们那么远的位置施放这一招,周澜实在搞不懂他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不过路放现在处在孟堡的势力范围之内,周澜也就不打算浪费元力出手阻止了。

        站在她一旁的何莲并没有见识过路放的“疾风龙卷”,但她能通过路放环抱在胸前的双臂之中不断旋转、渐渐聚拢的风之元力推测出他释放的元力技威力必然不小,于是她弯弓搭箭,金色的“裂空矢”又一次离弦而出。

        不过路放并没有因此中止“疾风龙卷”的施放,因为孟堡已经抢先一步控制路放脚底下的土地载着路放横移了三米,避过了一往无前的“裂空矢”。

        在“裂空矢”重击在擂台周围的元力同化装置上时,路放的双臂用力向外张开,怀中的风之元力剧烈旋转起来,慢慢向他的前方推移,同时形成了漏斗状的风圈,一上一下向两个方位延伸扩大,仿佛产生了一个小型的龙卷风。

        “疾风龙卷”卷起漫天尘土,使得路放和孟堡这一侧的空间如同被沙尘暴覆盖了一样一片灰蒙。

        不管是擂台上的三位还是擂台下的其他人,都感觉到后背上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推着他们的身体向那个小型龙卷风的方向吸扯过去。不过好在距离较远,这股吸力不是很大,他们还是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站在原地不受影响的。

        “这才过去几天时间,小放子这龙卷的威力好像增强了不少。果然凝炼出了一颗元丸之后,他的实力又有飞跃式的提升了。”亲身体会过“疾风龙卷”威力的容炽有些佩服地说道。

        包括站在擂台上的何莲在内的候补战队的队员们脸上神色都有些惊讶。虽然路放才刚刚成为元者一个多星期,但这一招的威力却比他们掌握的大多数元力技都还要强大。而且这个元力技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说明这很有可能是路放自创的,那他的天赋的确让人叹为观止。

        狂风呼啸,尘土飞扬。“疾风龙卷”一边缓慢地向前移动,一边卷起了大量的泥土。但龙卷移动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约一分钟之后,也才往前移动了不到十米,将将碰到水与土的边界,接着就迅速减弱消失了。而弥漫空中的尘土也渐渐尘埃落定。

        孟堡站在原地一声不吭,路放则立马盘坐在地上迅速回复着元力。

        整个场馆中,除了路放以外,所有人都一头雾水:这小子弄出这么一个声势浩大却毫无用处的小型龙卷风是为了干嘛?浪的吗?

        “小放子,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周澜不解地叱问道。

        路放盘坐在地上,双眼紧闭,岿然不动,嘴里淡淡说了一句:“注意头上。”

        此言一出,周澜和何莲立马抬头看向头顶,所有人也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她们的正上方。只见那片区域的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团黑漆漆的像云朵一样的物体,接着数秒之后,大块大块的泥土像雨点一样从天而降,向着两位女队员劈头盖脸地砸去。

        周澜连忙撑起水盾挡在了她和何莲的头顶处。泥土如雨纷纷而下,一小部分砸在周澜撑起的水盾上,大部分则掉落在了她们周围由周澜元力实体化形成的水中。

        原来,路放在使出“疾风龙卷”把地上的泥土卷上半空之后,又控制风之元力将这些泥土聚合成一片黑云,接着用元力在场馆内刮起了一阵风,将这片黑云吹到了周澜和何莲的头上,这才有了这场泥土雨。不过因为这一连串的操作,路放体内的元力也已接近油尽灯枯了。这还是在他已经凝炼出了一颗元丸的前提下。如果换作是上周,一个“疾风龙卷”就是他的极限了,他压根就没有一丝多余的元力可以进行之后的一系列操作。

        虽然有水盾防护,泥土雨并没能接触到周澜她们。但看着因为被泥土混入而渐渐变得浑浊的水面,天生爱干净的周澜顿时火冒三丈,指着路放骂道:“小放子,你个臭小子!居然拿泥土砸女生?你妈妈怎么教育你的啊!今天我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擂台下的人也都被路放这另类的一招给弄得目瞪口呆的,只有一个人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刘逸鸣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轻声说道:“胜负已分了。”

        擂台上还有一个人也看出了路放这招“八成是搞不死你,就是为了埋汰你”的真实目的,他就是一直把和路放的默契挂在嘴边的孟堡。于是,他行动了。

        路放制造这场泥土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埋汰两位女队员,而是为了在不动声色间将孟堡的领域扩张到周澜和何莲的周围。被混入水中的泥土,说到底还是孟堡元力实体化的产物,于是在孟堡的控制下,它们开始行动了。

        当周澜和何莲意识到这一点时,孟堡控制的土球已经快要将她们包围了。周澜凭借强横的实力突围而出,但何莲却没能幸免,被土球牢牢包住,然后向着擂台外飞去。

        土球碰到元力同化装置后消失了,但里面的何莲因为惯性的原因被抛出了擂台。

        “何莲淘汰。”刘逸鸣及时宣布道。

        此时,场上的周澜只能孤身一人面对孟堡和路放两个人。

        孟堡目送何莲离开擂台,然后转向周澜,笑着说道:“小澜,认输吧。本来你的实力就不如我,现在二打一,你没有胜算了。”

        周澜则毫不示弱,说道:“哼,小放子元力几乎耗尽,基本没有战斗力了。你应该也消耗了很多,我和你一对一未必没有胜算。废话少说,来吧!”

        孟堡无奈地摇摇头,控制混在水中的泥土和自己势力范围内的泥土形成土弹,向着周澜狂风暴雨般地袭击了过去。

        周澜在身周竖起三道水幕,阻挡密密麻麻袭来的土弹。土弹击在水幕上后劲全无,只有被水流冲刷成细末的命运。但是孟堡仍旧不住地施放着。只见溶在水幕里的泥土越来越多,透明的水渐渐变得浑浊。

        眼看周身原本清澈纯净的水几乎变成了泥水,周澜知道大事不妙,连忙身体一沉,扑入了脚底下自己元力实体化出来的水中。

        入水的周澜,不再担心受到孟堡土弹的攻击,开始运转元力反击。她双手一推,一条水龙破水而出,向着擂台另一端的孟堡咆哮而去。

        孟堡轻哼一声,卷起三道土浪围剿水龙。

        周澜立即应变,妙手一挥,水龙顿时分散成万千水珠,形成水箭,避开土浪向着孟堡扑面而去。

        但孟堡最强防御的名头不是盖的,一道弧形的土墙拨地而起,将水箭全部挡在了外面。

        周澜心里很清楚,一旦孟堡进入防御状态,自己的攻击根本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而时间继续耗下去,只会对她越来越不利,因为对面还有一个正在慢慢恢复元力的路放。一旦路放回复过来,二打一,自己是真的没有丝毫胜算了。

        于是她心念一转,卷起万千水箭,一部分继续击向孟堡,一部分则攻向了在坐在一旁的路放。

        但当她把注意力转向路放所在位置的时候,倏然发现原本应该在那里盘坐的路放却不见了。

        而就在这时,她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风啸之声。

        她立马循声看去,只见路放站在一道不知什么时候就延伸至她身边不远处的土舌之上,双臂抱环运转着风之元力,露出一脸欠抽的笑容看着她。

        她心中最后一丝争胜的希望破灭了,失声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恢复元力了?”